分享

第四篇 軍形篇(原應為「形」篇)

原文:
  孫子曰: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
故善戰者,能為不可勝,不能使敵必可勝。故曰:勝可知,而不可為。
  不可勝者,守也;可勝者,攻也。守則有餘,攻則不足。善守者,藏於九地之下;
善攻者,動於九天之上,故能自保而全勝也。
  見勝不過眾人之所知,非善之善者也;戰勝而天下曰善,非善之善者也。
故舉秋毫不為多力,見日月不為明目,聞雷霆不為聰耳。古之所謂善戰者,勝於易勝者也。
故善戰者之勝也,無奇勝,無智名,無勇功。故其戰勝不忒。
不忒者,其所措必勝,勝已敗者也。故善戰者,先立於不敗之地,而不失敵之敗也。
是故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善用兵者,修道而保法,故能為勝敗之政。
  兵法:一曰度,二曰量,三曰數,四曰稱,五曰勝。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數,數生稱,稱生勝。
故勝兵若以鎰稱銖,敗兵若以銖稱鎰。稱勝者戰民也,若決積水於千仞之豁者,形也。
  此篇強調敵我雙方力量的對比是戰爭勝敗的關鍵,要隨時維持在「不可被敵人戰勝」的優勢狀態,
並保有戰爭主動權,等待時機發動攻擊,但一切的推測僅止於推測,勝利是無法強求的。
  最後一段回歸到始計篇中的"道"
度量數稱勝分別代表:國土、物產、兵員、實力對比、勝利
有了國土才有物產才有兵員才會產生實力對比才會帶來勝利
看是無形似有形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