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分享

留著最後一首歌,在你身邊

  
scrubb 最後一首歌 女向 創作
https://www.instagram.com/sunni_bright/

「經理好,不好意思,我明天……」
-
『Peggy, 客戶那邊好像還是有想修改的地方』 
「啊小雅不好意思,我沒聽清楚」 她拿下耳機放到辦公桌旁的角落,看向小雅手上的文件,耳機傳出的剩下詞句被恣意流淌著
『這次的客戶好像很難搞耶,一直退件回來,可能要再麻煩你更改Table2跟3的部分,分別用回先前的第六版和第四版,再麻煩妳了』
「好的,謝謝妳。」 她有點想嘆息,但又覺得習以為常,接過文件後有點恍神,直到感覺到肩膀被輕推了一下
『妳還好嗎?』
「嗯嗯、嗯?」 她顯得有點心不在焉,疑惑的看著小雅
小雅用眼神示意了她辦公桌上的桌曆,看著那被框起來的日期,也就是明天,但兩人並沒多說什麼。
『這杯咖啡給妳,打起精神來!』小雅給了她一個笑容,輕輕拍了她的肩
「小雅,謝謝妳」 她也露出了笑容,並接過了咖啡輕輕喝了一口
『跟經理請假還順利嗎?』
「嗯嗯,老大人很好,交代今天工作做完就行了,不過看來是要加班了」 說完瞥了眼桌上那堆文件夾,兩人相視而笑
-
『Peggy, 我先走囉,我得趕快去接我小孩下課了』 
「嗯嗯,路上小心啊」
『妳也是,不要拖太晚才下班啊,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再跟我講一聲』
「好~,謝謝妳,快去快去」
看著小雅離開的背影,她想著這種家庭負擔大概也是甜蜜的吧,並淡淡笑著。
終於將工作做完一段落,她深了懶腰起身裝水,發現目前也只剩自己在公司。回到位置發現,接著耳機的手機還在播著音樂,那首自己總無限單曲循環的歌曲,猶豫了片刻,她戴上了耳機,再次打開了那封封存的Email,並輕輕的唱著。
唱著那首她不曾學過的語言的歌曲,可她會唱
唱著那首她沒辦法抄寫歌詞的歌曲,可她懂其中的意義
「♪  請保留著最後一首歌 別聽
       請留著每一滴眼淚
       請保留到我回來的那一天
       請留在妳的身邊
   ♪  我們的心能繼續等待嗎?
       經過孤獨與懷念 
       有一天我們會再見面
       你能繼續等我嗎? 即使如此漫長
       看著我的雙眼,仔細聽我說
       等著我好嗎? 
       ……」
-
「老闆,一碗陽春麵,然後海帶、豆干,謝謝」 
找位置坐下後,她環顧了小吃店的四周,彷彿在找些什麼,或是想用力記住些什麼
『妹妹又加班啦? 來啦,這個滷蛋青菜也給你,我們也快打烊了。』老闆娘熱情的招呼
「啊哦,真的很謝謝老闆娘,常常受妳招待」 她有點不好意思
『客氣什麼,啊你的男朋友呢? 好久沒看到他了呢』
「哦他啊,出國工作去了」
『是哦,認真工作的男生很棒啊,那他什麼時候回來啊?』
「明天就回來了」
『真的啊? 恭喜耶』
老闆娘熱情的寒暄,使稍顯冷清的小吃店熱絡了一點
……
「謝謝老闆和老闆娘的招待」 她離開店前禮貌的道謝
『不會啦,男朋友回來再帶來啊,不過也別常常加班,身體也要顧啦』
「真的很謝謝,會的,那我先回去了」 她笑著道別
騎上機車,路上的車輛已經不多了,她用稍緩慢的速度前進著,街邊的路燈一晃一晃的經過。天氣已經快接近秋天了,不再那麼燥熱,她蠻享受這種吹風的感覺。等紅燈時,看見右前方閃爍的有點刺眼的霓虹燈,是新開的健身房,她想起先前原本好像是間美式餐廳,後來是家具店,現在又變成了健身房,意識到自己似乎也已經在這個城市生活了不少年,不知道自己的腳步是不是還有跟上,還是早已落到她自己也找不到的某處。
-
許是真的累了,回到家後,梳洗過後她不小心在沙發上睡著了,客廳只剩手機螢幕微弱的亮光,停留在她看的最後一個畫面,那封email。
“Dear Peggy,
      不知不覺的我已經在國外一年了,今天是我們在一起五年的紀念日,我有兩個禮物要送給妳,一個我不知道妳收到了嗎? 是我最近很喜歡的一張專輯,尤其是第三首,是我想對你說的話,希望妳能感受到我的心意,下面幫妳翻譯好了,有沒有更愛我一點呢?  
      其實,我還有想說,妳可以不用這樣等著我的,但是我很自私,我希望妳能一直陪在我的身邊,所以第二個禮物是,等我回去的時候,我們就結婚吧! I love you.
                                                                              Alden 2017.8.24”
除此之外,還有微弱的旋律環繞在寧靜的夜晚

“♪   請保留著最後一首歌 別聽
      請留著每一滴眼淚
      請保留到我回來的那一天
      我會和你一起唱
♪    請保留著最後一首歌 別聽
     請保留著最後一首歌 伴在你身邊
     請保留著最後一首歌 伴在你身邊
      ……“
「我好想你」 她在睡夢中囈語著…
-
第二天,她起了個大早,好好梳洗一番後,花了一些時間整理妝容,她換上一席水藍色的洋裝,咖啡棕稍微褪色的長捲髮散落及肩與背,噴上淡淡果香的香水,這是他們第一次相遇時她的樣子。
將已經整理許多天的行李箱拖出房間,她仔細檢查了一下各個房間後,最後在門口凝視了片刻,踏出了她的居所。
來到機場,她緩緩地走到出境大廳的休息區,坐了下來,掛上耳機,眼睛盯著出境口人來人往,看著那些團聚擁抱的人們,她的眼神卻似乎飄到了更遠的地方。
「喔天阿,搭十個小時的飛機真的超累,這個行李箱你幫我推。」 
「我跟你講,這一年我學到超多東西,我知道我接下來要做什麼了」
「你有在聽我說嗎? 欸,你怎麼還不走…. 欸?」
那天,她剛從美國留學回來,看見接機處站著穿白色Polo衫、戴黑色運動帽且低頭看著手機的他,以為就是她朋友,所以邊回覆手機的訊息,邊把行李箱丟給對方,並自顧自的走掉和講話,直到發現對方完全沒跟上,回頭一看才發現認錯人了,那個他當時就愣在原地。
「啊,對不起,我…我以為你是我的朋友」 她感覺無比的迫窘
『沒關係』
「……」她尷尬的笑笑
『嗯… 沒其他意思,但…妳的洋裝很漂亮』
這就是他們的第一次相遇。

回想起這段,她忍不住嘴角上揚,當時她就是穿這件水藍色的洋裝,她記得,她知道他一定也記得。
她站了起來,拖著行李箱慢慢走到入境大廳,盯著入境口。
腦海又襲來了畫面

『對不起,要妳等我』
「知道不好意思的話,時間到了就給我乖乖回來」
『一定』
他們相擁著
『要好好的,還有… 這個麻煩妳幫我保管了』 說完他悄悄把東西放在她大衣的口袋。
「什麼東西?」
,而他轉過頭對她露出溫柔的笑容,她永遠忘不了的那種。
她從口袋拿出一個小盒子,打開來是只鍍銀的戒指,周圍的鑲嵌閃閃發光,她愣住了。
「我會等你!」她不管旁人的對著入境口喊道,趁他還沒消失在她的視線裡
這是他們離別的那天,她邊回憶著邊輕撫著手上的那只光亮。

而後手機的震動聲打斷了她的思緒,她接起電話
『Peggy, 你在哪?』
「在機場」  沈默片刻
『妳…』
「我還要等多久呢?」 她打斷著問
『到此時此刻就可以了』 電話那頭回答著
「真的?」
『真的』
她掛上了電話,毅然決然的回頭,開始奔跑著,眼角噙著波光。
-
秋風瑟瑟的吹著,此時周遭瀰漫著草葉摩擦的聲響,陽光暖暖的灑在她水藍色的洋裝上,她靜靜站在一小片草原地,眼前立著一塊墓碑,上面是她再熟悉不過的名字。
她將耳機拆下,將手機放在墓前,播放著那第三首歌,除此之外,那張專輯也放在他的面前,而她的臉頰濕潤著。
「我都有乖乖聽你說的,在這裡等你回來,可是為什麼你沒有好好的回來,為什麼留我一個人在這裡? 你說… 你說… 叫我留著最後一首歌別聽,要等你回來一起唱,我… 我這三年來都乖乖聽你說的,為什麼你沒有遵守約定,為什麼?」
她蹲下來痛哭著,如同無數次在只剩自己一個人的家
「你怎麼可以這麼自私,把我綁在這裡,我連要去哪裡找你都不知道,就連…就連想要遠遠離開,也都沒有勇氣,我、我究竟要等到什麼時候、什麼時候你才會回來? 你告訴我啊,你告訴我啊」
什麼時候我才能好好放下你? 
什麼時候我才能好好放過我自己?
-
她哭得不能自已,而手機播放出的旋律卻停止了,她並沒有發現,直到陌生的旋律傳進她的耳裡。然而明明唱的是不懂的語言,她卻能夠明白歌詞的意思。
“♪ 缺席或存在,都沒關係
    晝夜會繼續的更迭
    並只看著你和我
    我們都曾一起等待著
    至少曾經歷過的一切會留下
    所以
    讓世界運轉
    讓時間過去
    讓世界運轉
    讓時間過去 
    ……”
-
小雅從經理辦公室走出來,表情看起來似乎有點惋惜,到休息間泡了杯咖啡後,緩緩地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來靜靜看著桌前那Peggy昨晚整理好的一疊資料夾,她微笑著搖了搖頭,想起一個多小時前的電話,還是覺得有點不太放心,正打算拿起手機,卻剛好傳來了訊息聲。
“小雅,我正要搭機前往曼谷了,我想我知道要去哪裡找他了,我決定我要去他曾經跟我分享過的每個地方走走,體會他的記憶。這是我設給自己的期限,等我走完了每個地方,我會告訴自己,到這裡就可以了,因為我知道,他也希望我能好好地放下。對不起,騙了妳只是跟經理請假,畢竟我真的不太擅長告別,謝謝妳這段時間一直鼓勵著我,還有早上的那通電話給了我勇氣,真的謝謝。“
『傻女孩』 小雅微笑著喃喃
“妳很勇敢!”
“記得要保持聯絡!”
小雅毫不猶豫地回覆著
飛機上的女孩看著窗外,戴著耳機聽著那最後一首歌,手指輕拂著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而窗外的光線撲在女孩的微微上揚嘴角,很美。
陽光照射在的還有經理辦公桌旁的那封辭呈,藍色的字跡顯得有幾分堅毅。
除此之外,還有躺在墓前的那張專輯,反射著太陽的光線,閃閃發亮著。
End.
#scrubb  #最後一首歌  #女向  #創作 
分類:藝文

Instagram: sunni_bright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