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07:16.--.21900202

  好吧,新系統,等我再回來能夠抒發的時候已經事隔一個月份了。當然,你可以懷疑我只是單純的懶惰不想更新日記──好吧,可以不用懷疑,我可以直接了當地跟你說,懶惰佔了五成的成份。
  第一篇是打招呼,那麼第二篇來跟你介紹我自己好了。
  我是一個把路走窄、把自己困在一個既定框框裡、用著孝順的奇怪頭套把自己勒死在鄉下的人。著穿白袍的生活從十幾歲時跟隨到現在,改變的除了年紀、體力,殘留在袍上的氣味從有機物質的臭變成了消毒水;從無業遊民變成只會龜縮在實驗室、縮了三年還是會被情緒影響工作的社畜──沒變的,可能就只有始終中二的宅思想,以及身邊的好友仍是以網路為主的房間而已。
  我有一個始終沉睡的丈夫。對,沒有錯,就只是筆直的躺在床上、很少動彈的丈夫。會說他始終在沉睡,因為他正睡在他的主意識下頭──或許聽起來你會覺得我瘋了,我愛上的只是一個人的人格,但我可以很驕傲的跟你說,我有一個很疼我的老公,即便這個老公只是偶爾出現個兩下子。
  啊啊,沒關係,我真的覺得我只是個努力把持清醒的瘋子而已。
  明明家裡的老人對自己不屑一顧,即便有了一份算ok的工作還是覺得下班就發懶在窩的自己很沒用的狀況下還是把自己硬是塞在家裡,用著想省下租屋費用的理由,長年這樣騎著來回一小時的路程去到讓自己自卑不已的工作場合工作,用這樣的方式一天一天的、跟著涼菸的氣味一點一滴的折磨自己──很爽嗎?說實話,沒有自慰尻穴來得爽。
  好吧,我就是個有病的人。很有病的。
#系統  #時候  #月份  #日記  #成份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