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頹頹日記】20歲

面對20歲,心情複雜。
心境上,我從以前就很想要達到這個被社會公認的「大人」年紀,因為一些變故,我變得比一般的朋友都來的成熟一點,無論是外表、個性和思考,無一不是希望自己能夠像個大人一樣,可一但到了真正的20歲卻又很排斥,因為20歲了我就得獨自面對許多事情,不再是父母背後的小朋友,可以依賴著他們。甚至在20歲這天,為了要有點改變要求剪了年輕的髮型,也被家人笑說像小朋友一樣。
因此我想過,「有沒有不長大的選擇?」
「如果我不長大,應該也不會怎麼樣吧?」、「長大真的好累」這種想法不只一次在我心中浮現,有時吃飯吃到一半也會想到這樣的問題,但其實仔細思考關於長大的優點,好像也不賴。法律上,20歲就是成年人,經濟可獨立,不再需要父母的同意就能自己做決定,但相對的也就代表我需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對於小時候只是去同學家,就被爸媽問東問西快被煩死的我,聽起來真的不錯。
於是我在之後一段時間思考了我是因為甚麼才這麼討厭「長大」這件事,我發現,自己認為「長大」好像就失去了對家人撒嬌的機會,做事要獨立思考要成熟,面對其他人都需要戴上一層面具來偽裝真實的自己,「活得很辛苦」我想這是我討厭長大這件事的主要原因吧。從國中開始就有這種想法,自己就好像那川劇變臉的扮演者,每天不斷地變換著面具,心中就像有棵樹,根是用過去種種所培養,樹幹是正在成長的我,樹葉與枝幹是我不斷生長的面具,當枝葉凋謝,掉落到地上成為新的養分,培養出更完美的面具。但這真的是「長大」嗎?
所謂的「長大」,到底是甚麼?
20歲,結果我煩惱到最後,根本不是選擇,想的是甚麼是「長大」?
我連這個都搞不清還能思考這個問題,我也是服了我自己。
但如果我能想清楚,或許我也不會煩惱這個了吧。

#心情  #心境  #社會  #大人  #年紀 
分類:心靈

敝人夢想,早晨被陽光喚醒,中午在庭園烤肉,下午在蓮花池畔睡死,晚上與家人暢談。常常做白日夢,也不錯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