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節點

又是腹背受敵的一晚,先是為呼吸衰竭的小孩插管、打上中央靜脈導管(CVC),接著衝進產房搶救臍繞頸三圈,出生後一動也不動的藍紫色嬰兒。插管、調呼吸器、打上動脈導管(A-line)、抽血,熟悉到近乎家常。搶救之下嬰兒的心跳和血氧恢復正常,卻還是一動也不動,小小的眼睛空洞麻木,彷彿靈魂沒來得及跟著身體傳送到這個世界。
嘆了口氣,推來低溫機和腦波儀,執行缺氧性腦病變的低溫治療(Hypothermia treatment)。這種相對不常見重症治療,住院醫師期間看過兩三次,這晚以總醫師身分第一次單獨一人全程上工。
忙完已接近子夜,跟學弟交代完該做的檢查,我回到醫師辦公室吃著早已涼掉的南洋咖哩飯。這可是經驗談,值班的餐點就是要重口味食物,這樣幾個時辰後涼掉了,又餓到累到不想加熱時,才有味道嚥得下口。
晚餐匆匆吞下肚後,接連幾通簽床橋床電話,安排妥當急診病患的去向。待一切告一段落,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值班室,躺在幽暗狹小的下鋪。經過這麼多事,自己血中流淌著內生性的Epinephrine,交感神經還興奮地四處放電,累歸累卻完全睡不著。回想是不是有盡力,在每個改變命運的節點上,把孩子們帶往對的方向。插管、設定呼吸器、矯正酸血症、安裝低溫機,電光石火幾秒鐘的決定和急救,決定孩子的命運。
戰戰兢兢,戒慎恐懼,原以為自己熬不過這樣的生活,畢竟來到了這裡。正因為看得到彼端的陽光,才得以咬緊牙關爬過佈滿尖石利棘的隧道吧。是的,我年底要離開了,夢想自由的日子,過上晚上能夠睡覺、正餐時間能吃飯的普通人生。這也是花了好大的勇氣,為自己決定的節點。在那之前,一定要撐住呀!
#醫院  #選擇  #急救 
分類:職場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