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寶塔上的王子

那一天相約吃飯,雷談到最近的一些自己的生活狀況, 他打趣地說: 你看我,一個人住在這頂樓加蓋的 6 樓,像不像一個困在城堡最高頂上的王子? 雖然我覺 得王子這個自稱有點誇張,但是還真有那麽一點意境, 突然間我也想到我的爺爺。
動蕩的 30 年代出生的爺爺, 不知道祖先來自哪里,有好多種版本流傳,可能是 通州移民, 或是東吳,也可能來自上海崇明島。他是獨子,沒有兄弟姊妹, 孤獨又 驕縱。年輕時輾轉於大上海蘇州, 喝了不少都市的水,一場青年支援農村的變故 又將他打回鄉下。
早婚, 17 歲生子,在鄉下不足為奇,43 歲長孫女出世(就是我),那一年隔壁徐先 生家生了第 3 胎並且夢寐以求喜得貴子, 他們同歲。記憶中的祖父,對於我跟弟弟2個孫子輩的態度, 沒有特別慈祥和藹,但也不冷淡或厭煩, 他總是靜靜的看著一邊玩耍的我們,更多的時間, 他自己獨處著。他不喜也不擅田間勞作, 因為 喝了不少都市水, 即便身處物資奇缺的鄉間, 也制造出那麽一點與眾不同。夏日午後, 油面撒子下入雞毛菜湯, 泡一杯茶, 南北通透的穿堂,他靠坐北門, 門外青 綠的田地, 涼風習習, 他打開收音機聽廣播, 那個時段是他最愛的評書, 主講人: 單田芳。
話說.......嘩啦啦啦啦啦啦啦,青蔥馬飛奔而去,卷起一路煙塵!
單老師一開口, 故事人物呼之欲出, 我想祖父也跟著進入那一種所謂的詩跟遠方.........
所以想到這個景象, 他何嘗不是跟小雷一樣, 是個孤獨的王子, 小雷被城堡困住, 爺爺被一望無際的田野困住了。
#油面  #王子  #通州  #東吳  #上海 
分類:親子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