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小說」折翼天使<1>

#青澀的筆觸,不做隻字修改
#紀念15年前的
#我的
#天馬行空
#以下正文
都市異能 天使 情感


  
佇立於孤獨金字塔頂端
迴盪在時間的流沙中
行走於死寂的城市裡
生 只是為了等死
殺 只是為了求生
風 在冰冷的臉龐吹拂
直到那天
遇見天使
無法解釋
漸漸失控的
心情
===========
寧靜的夜空,繁華的城市,因夜晚的降臨而漸漸歸於平和的沉靜。
風,一陣陣溫柔吹拂;天上月光皎潔、繁星點點。今夜注定安靜且美麗,彷彿使人覺得任何動作、聲音,對這片難得的寧靜都是種無禮的褻瀆。
此時此刻,兩個人影一前一後,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追逐著,毫不留情的將這片寧靜打破;月光…被烏雲掩蓋……
前者彎進一條巷子,卻被眼前的死胡同打住了腳步,欲回頭卻見後者已氣定神閒的站在巷口。月亮…好奇的探出頭。將光芒灑在兩人身上。
隨著少年話語的結束,大漢像台戰車一樣,直直的衝上來,一拳揮出!
後者為一看似十八、九歲少年,身材瘦長,臉不紅、氣不喘,背手而立,眼神透露著冷靜…或該說……冷酷………
「惑心偶…寄生於生人體內,以寄主的精氣為食,寄生之後,會引導寄主所有的潛力來保護自己,直到吸盡寄主精氣……」
少年冷哼一聲:「不自量力。」
巷道狹小,根本不容許少年左右閃躲,但他卻依舊面不改色。
拳頭狠狠砸下,擊中的只是殘影,柏油路印上一個清晰的拳印,被打成碎塊的柏油往四周飛射,大漢還來不及反應,就覺頭頂一陣風吹過,接著就感到一隻手掌貼在自己的後腦杓上……
「殺…只是為了求生。」
『轟』一聲,爆破聲隨著少年話語結束後響起,大漢頭部產生爆炸。
煙霧散去的同時,他失去站立的力量而倒地……
少年的掌心,貼著一張撲克牌…
【黑桃2:黑色火藥】
一個巫毒娃娃般的木偶,從已倒下的大漢身體裡浮出半空,搖晃的向巷口飄去,此時,另一張撲克牌在空中畫出個漂亮的半圓,俐落地閃到惑心偶眼前。
少年伸掌向前:「想跑?」
轉掌為爪。
風…開始以惑心偶為圓心,聚集成一個小型龍捲風,轉眼,龍捲風被壓縮成一個球體,完完全全地將惑心偶包覆於其中…
握拳。
少年前方的風球,好似受到無形壓力般扭曲變形,瞬間爆裂消失!其中的惑心偶也跟著煙消雲散…曾經存在的證明,也已被完全抹殺…
【黑桃3:風牢鎖】
少年收回撲克牌,拍拍身上的塵埃:「十隻了…任務結束…」
他看著倒在地上的大漢:「惑心偶的寄生對象,十之八九不是好東西,乖乖躺著,聽從命運的安排吧。」
然後,轉身沒入黑暗的巷道…
遠方,傳來警車鳴笛的聲音……
夜晚的來臨,可說是代表另一種生活的開始,尤其是夜生活普遍的台北鬧區,隨著太陽西下,市內的夜店一間間開張…
這裡是鬧區的邊緣地帶,走下一段樓梯,經過一段長長的隧道,一間隱密的酒吧,孤獨的佇立於此。頭上的招牌寫著:Night Angel
推開大門,十幾張圓桌整齊的排列在角落,五成的座位坐滿了人,酒吧內的顧客見到少年推門而入,皆露出笑容,有的行注目禮,有的舉起酒杯致敬,少年對這樣的場面似乎斯空見慣,逕自向吧檯走去。
穿過吧檯,酒保輕拍少年肩膀以示歡迎,少年點了點頭,走進吧檯後方的一道暗門………
關上暗門,所有的聲音都在那瞬間停止,四周鴉雀無聲,只剩下少年走路的聲音迴響,眼前又是一道門,而這次,少年不再打開,而是伸手在門上輕敲了三下……
「進來。」一個聽來蒼老但沉穩的聲音,自房內傳出。
少年推開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張辦公桌,桌上滿滿都是文件,一個頭髮灰白的老者,戴著一副半月型金框眼鏡,忙著在文件上振筆疾書。
老者抬頭,停下手邊的工作:「我就想到是你,藍冥。坐…」
少年名喚藍冥,隨手抓來一張椅子便坐了下來。
「怎麼樣…工作還順利嗎?我記得你之前接下的任務是…………」
藍冥不等老者說完,抽出黑桃三,放在桌上。
老者推了推眼鏡,手指撫過撲克牌表面,湊到眼前…
「嗯…沒錯,這是惑心偶的粉末,幹得不錯。」
老爹慈祥的笑了笑,輕輕的點了點頭…
收起支票,藍冥轉身欲離,正要開門的同時…緩緩開口:「老爹…您年紀也不小了,工作量少一點,小心身體。」
語氣少了冷漠,多了一絲絲的…關心……
『喀』
門被輕輕的帶上。
老爹拿下眼鏡,按摩眼睛周圍…看著藍冥離開的那扇門……
「八年了……」
當年,因為自己追捕妖魔時的一個致命失誤,讓無辜的藍冥一家慘遭屠殺!當他趕到時,只來得及從妖魔手上救下尚年幼的藍冥;基於愧疚以及補償心理,老爹將死裡逃生的藍冥帶回,並當自己孩子般撫養。
沒想到藍冥身上竟浮現驅魔師天資,經過訓練,他引領藍冥入行…但到現在四年過去…每當他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這位老者總是會自問:這樣的抉擇…是對還是錯………?
「好吧…今天就做到這裡吧……」
回到吧檯,藍冥隨意找了個空位坐下;才坐定,酒保便送上一杯調酒。
她看上去與藍冥年紀應相差不遠,留著一頭清新的短髮,胭脂不沾卻白裡透紅、笑容自然顯得落落大方、看上去活潑開朗卻不失分寸。
藍冥輕啜一口,單手杵著額頭,闔上雙眼;漸漸地…似乎能感受到在他四周的溫度正緩緩回升,當他張開眼,眼神中流露的冷酷…已悄然無蹤……
抬頭只見方才的酒保坐在面前,雙手托著下巴,嘴角牽出一個漂亮的弧線,笑著…
「喬姊…妳沒其他的事情可做嗎…」藍冥無奈的說著。
「知道你要來,所以工作都…做完啦。冥弟弟-」
他瞄向吧檯內,只見一個實習酒保進進出出,忙到焦頭爛額,不時還向這邊投射哀怨的眼光。他無言………
彷彿察覺到他的視線,名喚喬姊的酒保連忙開口:「哎呀──那些小細節就別在意啦-別在意──這次接了什麼工作啊?」
藍冥不語,只是將黑桃二、三放上吧檯:「猜啊。」
「『黑色火藥』和『風牢鎖』,提示一共有兩個,而事實的真相永遠只有一個!我以『他』爺爺的名字發誓!兇手就是………………惑心偶!」她指著藍冥的鼻頭道。
藍冥右手撐著臉,又是無奈的搖搖頭:這個漫畫狂…………
「為什麼是他爺爺?」
「這樣就算我猜錯,我也沒有任何損失啊!」
「…………」
接下來一杯酒的時間,兩人就這麼聊著。雖然聽到的幾乎都是喬的聲音,但她依舊樂此不彼…
抽回支票,藍冥聳聳肩,嘴角弧度微揚:「調酒很棒,結帳吧。」
藍冥喝下杯中僅存的酒水,放下酒杯:「不多……」
「支票拿來我看看。」他將支票遞出,喬低頭一看,雙眼瞪的老大:「不多?!四個零耶!你腦袋有毛病嗎?」
「臭小子!敢給我岔開話題?本來想說這杯算我的,現在…………一千塊!」
藍冥聞言歪了一下,但還是抽出一張鈔票,放到喬的手中。
「謝謝惠顧!歡。迎。再。來!」
看著藍冥離去的背影,喬的笑容消失,眼神中帶著深邃的落寞,用著只有她能聽到的耳語說著…
「殺…只是為了求生…………是嗎……」
喬的年紀虛長藍冥一些,她對藍冥也一直相當照顧,可以說是除了老爹外,最了解藍冥的人。
幾年來,她看著藍冥在行內的成長。
早期,藍冥的任務完成率就很高,但卻和重傷率呈絕對正比,甚至高過任務完成率。
或許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吧,一想到自己的親人皆是遭自己的『獵物』屠殺,他就好似不要命的往前衝,專接些自殺型的任務,就好像…是在為自己的死…尋找藉口
那時的他…比現在更加冰冷…
直到有次,喬怒氣沖沖的闖進病房,當著老爹和房內所有人的面,對著包的像木乃伊的藍冥狠狠就是兩巴掌,不等他有反應,就抱著病床上的他嚎啕大哭起來。
至此,藍冥終於重拾內心的溫暖,他了解到自己並非孤獨,世界上還有人…能夠真正為他擔心…
從此…藍冥的重傷率,越來越少……
而他的名聲…也越來越大……
#都市異能  #天使  #情感 
分類:藝文

找一個沒有人認識自己的地方,只留下自己的文字,構築一個世外桃源,是有人欣賞也好,孤芳自賞也罷,放下世俗的煩憂,只為讓自己的心靈,獲得片刻寧靜.我是Yii,七年級中後段的小中二,來者皆是客,歡迎光臨裡面請,喝杯茶休息一下,如何?

評論
下一篇
  • 「小說」折翼天使<2>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