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小說」折翼天使<2>

 
#青澀的筆觸,不做隻字修改
#紀念15年前的
#我的
#天馬行空
#以下正文
都市異能 天使 感情


  
東方泛魚肚白,城市自睡夢中醒來;白天,藍冥就只是個平凡的學生,通車,就學。
大學的生活十分自由,有課就上,沒課就到處晃,這樣的生活,倒也十分寫意。
隨著下課鐘聲的響起,藍冥輕呼口氣,闔上課本,看著窗外已是夜幕低垂……
此時,一人坐到他面前的空位,用懶散的語氣抱怨著…
「爛課表!一天一地的兩堂課,中間都是空堂,我靠……」
藍冥拉上背包拉鍊:「不是中間滿堂,不錯了。」
「也是啦…對啦,等下要不要一起去吃……」
『轟隆!』
一道閃電在瞬間照亮大地,一場傾盆大雨,毫無預警的落下…
「靠!下雨?我沒帶傘耶!」
藍冥望向窗外,眉間也露出迷惑,方才空氣中的溼度在轉瞬間升高,接著就下雨了,這……職業病的緣故,讓他認為…事有蹊蹺。
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打亂了出門在外的人們。
街上,只見人們倉皇的奔跑,試圖找到一個躲雨的地方;反觀藍冥,卻是一臉悠閒的在大雨中漫步;再次細看,他周身包覆著一層薄薄的風,落到身上的雨滴不是被彈開,就是瞬間颳成氣態,看著他掌中的黑桃三…不禁讓人火大…這小子,作弊還這麼大搖大擺,夠囂張的了…
此時,一團黑影快速的掠過他腳邊,起初藍冥以為是貓,所以並不怎麼在意,但走沒兩步他卻發現異狀。
「嗯?不對……」見他回頭,加快了腳步,隨著氣息沒入一個巷道,一連拐過幾個暗巷,碰上了個死胡同,方才見到的黑影如今瑟縮在角落,看著全身髒兮兮又渾身傷的『牠』,一時也讓藍冥認不出是什麼。
平常藍冥是不會這麼做的,但是不知道今天怎麼了,他張開自己的折傘,放在『牠』身旁。
感覺到雨停,『牠』微微抬起頭,一見到藍冥,立刻用盡最後一絲力量弓起身軀,惡狠狠的朝著藍冥低吼,但卻因牽動到全身的傷勢,『碰』的一聲倒在地上,只剩下一雙眼睛不服輸的死盯著藍冥。
「狐狸啊……」藍冥彷彿視若無睹的靠著牆,坐到牠身旁:「也別這樣看我,我又不是………!!」
話沒說完,他猛地站起,看著自己前來的方向,一陣凌亂的腳步聲後,三個著黑色風衣的人閃現在自己面前。
為首的黑衣人眼神掃過現場,開口:「小子,沒事就請離開,你會妨礙到我們。」
打量眼前三人,手上青一色配著一支短棍,及一支造型怪異的手槍,他回過頭,小狐敵意的目光已轉到三人身上。
至此,藍冥已看出三人來歷。
「這年頭的反派怎麼突然變禮貌了?」他心裡念著。
打定主意後,他緩緩開口:「你們…是妖魔獵人吧」
另外兩人聞言,『喀嚓』一聲將槍管指向藍冥!
妖魔獵人是種相當骯髒的職業,基本上就是完全為錢賣命,滿足市場的供需平衡,專找些稀有值錢的妖精或魔獸等等,加以捕捉並且轉手換取天價,諷刺的是…銷路很好。
有的魔獸被咒法抽掉意識,淪為唯命是從的工具,絕佳的看門犬等等…
有的則淪為一些富豪的玩物或寵物。
更慘的…可能直接當補品就…吃了……
總之都沒有好下場…
這是一種破壞世界平衡的動作。
早期藍冥就接過一個救援任務,一名富商不知從何管道購得一名妖魔少女,並加以圈養狎玩凌虐致死!導致女妖雙親上門血洗富商上下一百零一條人命。
趕到的藍冥與已趨瘋狂的兩妖大戰一天一夜!
戰鬥結束後,那是第一次…藍冥在下殺手時,闔上了眼睛……
「對不起…一路好走……」
如果不是妖魔獵人的存在,或許這一切都不會發生…所以!藍冥對眼前三人可沒什麼好感。
被槍指著的他彷彿視眼前如無物,繼續說道:「凡事講個先來後到,就算我不讓,你們又奈我何?」
為首的黑衣人壓下兩人的槍,低聲說了幾句。兩人收起槍械,隨即揮棍殺了上來!但就在接觸的瞬間,只見藍冥身形一晃,兩人竟已倒地,生死未卜。
領頭那人惡狠狠的『啐』了一聲,接著……拔腿就跑!?
藍冥愣在當場,只覺頭上似乎有烏鴉飛過,呈備戰動作的他瞬間覺得自己像個白痴……
一張撲克牌飛旋至小狐頭頂,罩下一個六芒星的陣法,白光一閃,小狐感到自己的傷勢好的七七八八,至此,牠更疑惑了……
「相逢即是有緣,我能做的也只有這樣,道行不夠就別輕易入世,我走了。」
看著藍冥離開的身影,小狐猶豫了一下,撐起身子,搖搖晃晃的跟了上去。
推開Night Angel的大門,藍冥馬上受到喬的熱烈歡迎。
「唷──我的好弟弟啊!什麼風把你吹來啦?」
藍冥坐上吧檯,指指外頭:「這場雨,我沒帶傘。」
「原來啊…反正都來了,就吃點東西再……那是什麼?」
隨著喬的眼神,藍冥看向自己的腳邊,赫然見方才的小狐狸坐在那裡望著自己。
「……順便把牠弄乾淨吧。」藍冥將小狐托上吧檯。
「是沒問題啦…不過……怎麼回事啊?」
藍冥把黑桃三墊到小狐身下:「不會害你,不要亂動。」
小狐看著藍冥,有靈性的點點頭。
喬將雙手放在小狐身旁,一彈指,桌上瞬間冒出一個水龍捲,將小狐包覆,藍冥只稍等片刻,也將風牢鎖啟動,不同於戰鬥,現在的風,溫柔的流轉著。
片刻,兩人收回力量,風與水連決消失,剩下的,是已經被洗乾淨的小狐,純白的毛色頓時展露無疑。
「哇─好漂亮喔──」
喬取出一把梳子欲梳理小狐的毛,誰知小狐身子一縮閃進藍冥懷裡,喬臉上的笑容一僵,只好把梳子交給藍冥,一個人到角落去畫圈圈。
「我比藍冥沒親和力?我竟然輸給那個冰塊?嗚嗚……」
藍冥無奈一笑,一手護住小狐,拿著梳子在牠身上來來回回…
「為什麼跟上來?」面對藍冥的問題,小狐只是看著他。
他放下梳子:「要跟我走嗎?」
小狐點點頭,藍冥摸摸小狐柔順的毛,小狐閉上眼睛,一付十分受用的樣子。
「好吧…」似乎下了什麼決定,藍冥眨了眨眼。
聽到這,喬馬上結束畫圈圈的動作:「你要收留牠?你啥時變得如此善心啦?」
「緣分罷了…」藍冥聳聳肩,將小狐挽起:「我走了。」
看著藍冥的離開,喬呆在當場,久久不能言語,直到感受到一隻手掌搭上她的肩…
「老爹?」
這位長者看著大門,流露出慈祥的笑容;喬的心中似乎也明白了什麼,也露出欣慰的笑。
鑰匙轉動,站在自家大門前的藍冥卻遲遲不肯進門。
原因?
他發現屋裡有人。
身為驅魔師,總有些『非人』的仇家,在圈內名氣不小的他更是如此;因此各驅魔師總會有他的一套方法守護自己的家,藍冥即是發現屋裡的風向有變,代表他下的其中一個禁制被破。
只見他手一晃,扣著一張撲克牌,推門而入!
但亮燈後,映入眼簾的景象卻讓他不知道做何反應。
破碎的落地窗,玻璃散落一地,就像遭受極大的衝擊一般,窗簾被風吹的颯颯作響,外頭的雨也不停的夾帶進來。
碎玻璃間,一人倒臥在地,藍冥上前察看,而小狐則是啣了一張牌走到他身邊。 
「是什麼力量,竟然能把『壁』給撞破……」
他將牌接過手,隨手向落地窗的方向彈去。
【黑桃10:光鏡壁】
牌化為點點光粒子佈滿落地窗,接著一閃即逝,但外頭的風雨,已不再吹入。
低頭,藍冥才開始認真檢視眼前的…咦?女人?
「不對吧…妳是人嗎?撞破我的鏡壁不說,這裡是七樓耶……」
一頭烏黑長髮遮住她的臉龐,一襲白色連身衣被雨水打濕,秀髮的縫隙間隱約能看到她肩頰骨部分,有兩個對稱的燒灼痕跡。
藍冥扶著將她翻了過來,長髮在空中劃出一圓,看清她臉旁的那瞬間,藍冥他…看呆了………
「……好…漂亮……」
眼睛是靈魂之窗,明亮的眼眸能使人看上去更加動人。
而眼前的女人,雖然雙眼緊閉,但已是近乎完美,極佳的五官組合,畫出一張勾人心弦的容顏,似乎這世界上找不到任何形容詞,能形容如此驚世動人之美。任何讚美的詞語套在她身上,竟也變成一種侮辱,她的美,讓世上所有語言的讚美,都失去意義。
「唔…我失神了…?」
藍冥不禁想著這樣的女人,應該擁有什麼樣的雙眸,搭上她的容顏…套個常用語,大概會正到破表吧…
「啊…我想哪去了……」
結論…這傢伙淪陷了……
雖然稱不上非常紳士,但是他也知道,今天晚上,他床舖的主人…要換人了……
「還要處理她背上的傷…玻璃碎滿地…地板全濕…這下麻煩了……」
同時間,美國加州一座山林的上空,雲被映成火紅色,一顆燃燒的隕石落在山林正中央,大火在瞬間蔓延;沒人發現,火源中心似乎有個人影緩緩站起,下一刻卻消失在原地,只留下延燒七天七夜的森林大火。
幾天來,藍冥一直在家守著這位不速之客,直到她醒來的那天。
「尤莉雅…」甜美的聲音,足以使下至七歲,上至七十歲的雄性生物神魂顛倒;迷濛的雙眼,雖是東方臉孔,卻有一對如瑪瑙般翠綠的雙瞳,勾勒出半月弧線的唇瓣,微笑著:「是我的名字,你呢?陌生的驅魔師。」
「…冥…藍冥……」
此時小狐躍上他的肩膀:「牠是小狐,撿來的…唔…」
聽到後面,小狐哀怨的看了他一眼,而尤莉雅則是若有所思的看著小狐。
「嗯?」此時藍冥腦中突然有兩條線連結:「妳看出我是………妳…不是人類吧。」
「你說呢?嘻嘻…」尤莉雅翻開棉被坐起身:「交換過名字了,我們當朋友吧,第一次來這,帶我出去走走好不好?」
「怎麼…突然變活潑了…」藍冥心裡嘀咕著。
「好不好嘛?」
「這…唉…走吧……」
實在拗不過,再看看尤莉雅已經破破爛爛的白衣,藍冥只好帶她出門,可是他忽略一個非常重要的重點:尤莉雅的絕世容顏。
這個疏忽導致他們當天所到之處,車撞車、人撞人,連電線桿都被撞凹好幾根……
可真是所謂的:紅顏禍水啊……
夕陽西下,一臉獲益良多的尤莉雅和藍冥並肩走著…
「嘻嘻…好奇怪喔,今天到處都是撞來撞去的人們,這是什麼儀式嗎。」
藍冥不語,內心卻在想著該怎麼向神懺悔……同時看著手上的大包小包,又搖搖頭,不管是不是人類,血拼好像都是女性與生俱來的天賦……可憐他今天竟然刷爆三張卡……
不過說到這個…
「尤…莉雅…妳到底是……什麼?」一時找不到合適的詞語,藍冥開口後不覺自責的皺眉。
「用『什麼』來形容喔?真失禮,嘻嘻…我啊…」她快步跑向前,接著停下腳步。
夕陽為背景,長髮隨風飄動,她手放背後輕彎腰的回頭一笑:「我是天使喔──」
看著眼前的景象,藍冥又…看。呆。了……
下一刻,尤莉雅跑回藍冥面前:「嘻嘻…今天都沒看你出現什麼表情耶,笑一個好不好哇?」
看著她勾人的雙眸離自己越來越近…
結果……
「啊……你臉紅了!」
「…………」
當天晚上,打著地舖的藍冥才意會到…
「天使…?不會吧……」
#都市異能  #天使  #感情 
分類:藝文

找一個沒有人認識自己的地方,只留下自己的文字,構築一個世外桃源,是有人欣賞也好,孤芳自賞也罷,放下世俗的煩憂,只為讓自己的心靈,獲得片刻寧靜.我是Yii,七年級中後段的小中二,來者皆是客,歡迎光臨裡面請,喝杯茶休息一下,如何?

評論
上一篇
  • 「小說」折翼天使<1>
  • 下一篇
  • 「小說」折翼天使<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