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長篇】瓶蓋(一)

   這樣應該就夠了,畢竟我也沒有什麼可以再留下來的。她看著桌上的信封,腦中反覆思考是否有什麼被遺漏,像個隔天要出遊的孩子,在腦袋中反覆一次又一次的勾選清單,餅乾帶了嗎?飲料帶了嗎?濕紙巾呢?面紙多帶幾包吧!這次是一趟很遠很遠的旅行,一趟回不來的旅行,但她只準備了一套輕便的衣物,一張她精心挑選的大頭照,整齊的擺放在床鋪上。
 「鈴鈴鈴⋯⋯」床頭邊的鬧鐘準時響起,長針不偏不倚指在晚上十點,她順手關掉鬧鐘,拉開書桌前的窗簾,月光沿著縫隙灑進書桌。
  正好是滿月。那天也是滿月,在她們簇擁而上的間隙中,月娘也是溫柔的,輕輕撫摸她的黑紫色的右臉頰,應該要因此被治癒的部分,沒有任何反應,但她其實感覺得到她不是一個人,她是李白,只是沒有舉起杯,沒有水光,只有她和月娘,這樣就夠了。
  她拿起垂掛在椅背上的紅色皮帶,或許什麼都可以選,就是不可以選擇這條皮帶,這條皮帶是住在台中的表姊送的。那時候她才小學五年級,大她五歲的表姐只要一來桃園就會帶著她坐公車,往中壢的方向去。媽媽家這裡的親戚除了她和表姐之外就沒有女生,她的兩個哥哥又不了解女孩子的玩意,雖然也是總吵著要跟,媽媽都不讓去。
  裝飾繽紛亮麗的服飾店在中壢徒步區,儘管只有火車站前短短兩個街口,但除了店面式服飾店,店家前的騎樓下也三五步就一個攤販。但她因為年紀小,媽媽給的錢不多,算一算,吃了精緻又不好吃的中餐之後,再加上搭公車來回的錢,身上的錢總是只能買騎樓下攤販的小飾品,有時候陪著表姐逛下一天,帶回來的戰利品只有一雙耳環和一雙痠痛的腳底板,而表姐卻每次都大豐收,左右手提著不同店家的袋子坐上回程的公車。
  「台中不是也有一中街嗎?這些東西台中沒有賣嗎?」有次她忍不住內心的疑惑。
  「都有賣呀,但是我喜歡跟妳一起逛街的感覺。」表姐這樣說,用她一貫的笑容。
  那次送別的時候在火車站,表姐和阿姨在走進月台前突然轉過身衝向她,
緊緊的抱著她。
  「我放在妳的書櫃上了,回去記得拍照用msn傳給我,下次見。」她還來不及說話,表姐一說完話就跑回阿姨身邊,提著行李走進月台。
 後來⋯⋯就沒有後來了,也許表姐真的有來找她,也許當她一躍而下的時候,有想著快樂的事情,彼得潘帶她到她一直心心念念的那個地方,訓練一批娘子軍,不再只是一群小男孩,外表絕對是乾淨的,也許還有化上漂亮的眼妝,瞪著一顆又一顆的大眼睛,用裝可憐馴服虎克船長,那裡說不定已經變成用可愛就可以統治的世界,所有的小男孩都成為暖男,不再野蠻,彼此相愛。
   客廳的電視聲佐兩位哥哥們誇張的笑聲刺進房門內,刺耳的歡樂沒有因此動搖她的決心。
  走吧,表姐在叫我了。
#小說創作  #長篇小說 
分類:藝文

你好,我是阿鯊,沒事寫寫文章,抒發身為鯊魚的一點想法。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