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失足古代8-5

   「半夜三更?他那個時候就離開罡昊大堡啦?」郁兒吃驚的問,怎麼會這麼匆忙。
   小喜點點頭「是啊!顏府傳來急訊,所以老大馬上就啟程了。」
   「喔!」郁兒舒服的靠在椅背上回應,又陷入沈思中。
   小喜橫眼看著情緒起伏不定的郁兒,自己實在是不清楚她在想什麼,反正自己是猜不透她的想法啦,倒不如趕快回去工作好了。
   「郁兒我要走了。」
   郁兒回神的看著小喜「你要走啦?不多留一會?」
   小喜哀怨的回答:
   「我才不要呢,留下來又沒人可憐我,我還是走好了。」
   「要人可憐你?你找大麥安慰你啊!小倆口的,多好。」郁兒打趣道。
   小喜更哀怨的回答:
   「還找大麥?那隻呆頭鵝根本就不會安慰我,更何況我也好久沒見到他了,原想今天去找他,結果又跟老大去了顏府,根本沒時間見面。」
   「好久沒見到大麥?怎麼回事?他不是都在堡內嗎?」
   「林家村的事剛結束,老大就派大麥南下辦事,昨晚才剛回來就又出去了。」不悅的說著。
   「真是可憐。」郁兒右手托著下巴「你怎麼不跟大麥結婚啊?」
   小喜臉紅的開口「郁兒,你說什麼啊!我們又沒到那種關係,真要有喜事我想帳風蹟那傢伙會比較快。」
   魏郁兒點點頭,有股惡作劇的念頭產生,壞壞的問:
   「那你想不想跟大麥結婚嘛?說不定我可以幫你。」
   小喜原本就紅的臉更紅了,不作聲的端著餐盤走到門外,才又回頭看郁兒一眼。
   「臭郁兒,你好壞。」說完就迅速離去。
   魏郁兒好笑的看著小喜,一個壞壞的主意在心裡成形,說不定可以幫幫小喜和大麥,順便惡整一下帳風蹟,誰要他讓自己聽到他有心上人的事。
   回想起來這一陣子常跟他在一起,現在只剩下一個人還真有些孤單,好像跟他交往才幾天的事,可是卻已經習慣有人陪在自己身邊,有人呵護著自己,疼著自己的那種感受。
   昨天自己還跟他在房內共進晚餐,天南地北的聊著,他說著年少時遠遊所發生的趣事,自己則好奇的聽著,然後…
  「怎麼了?怎麼不說下去?」郁兒好奇的看著突然停口的司馬罡昊。
  罡昊嘴角揚起一抹微笑:
   「我說了這麼多,也該換你說了吧。」
   魏郁兒怔然的望著司馬罡昊,不知道是不是要把自己的事說出來,可說出來又如何?他能幫的了自己嗎?不過就是多增加他的煩惱。
  司馬罡昊見郁兒不語,心裡有股失落,怎麼她還是不願說出她的一切,難道自己不能完全的進入她的內心,難道自己不能跟她分擔她的憂慮。
  罡昊站起身,走到郁兒的身邊,雙手圈住郁兒的腰,將她抱在自己懷裡。
  魏郁兒面對他突如其來的動作,並沒有很吃驚,反正也習慣他動不動就抱著自己了,反而還很舒適的靠在他身上。
   「仍是不願意告訴我?」罡昊聲音低啞的問。
   「唉~」郁兒嘆氣的回答「告訴你又如何?有些事並不是你所能掌控的,說出來只是徒增困擾而已。」
   罡昊拉開了些倆人的距離,仔細的注視著郁兒。
   「難道我不能與你一起分擔你的困擾嗎?」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