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失足古代7-4

罡昊大堡內,司馬罡昊正鐵青著臉坐在自己房內,這女人怎麼到現在還不回來。
   這幾天她常下山自己是知道的,也知道她去了哪裡,不過就是想避開自己,自從那件事發生後,她就一直躲著自己,也不常來自己的房間了,除了想沐浴的時候,還會特地選自己不在的時候過來,要是自己一直待在房裡,只怕她是不肯踏進這裡一步。
   偶爾在其他地方遇上了,她也是連招呼都不打的快速離去,像是在逃難似的,最近更是常下山,不到天黑是不會回來,看樣子是連跟自己偶遇她都在減少這機會,自己也是不想逼她逼的太緊,讓她害怕自己,才沒制止她這麼做,現在就更離譜了,以往再晚也會在晚膳前回來,現在都子時了,還不見她的蹤跡,怎麼,她是不想回來了嗎?這樣下去她會不會就這麼離開罡昊大堡。
   想到這,司馬罡昊的心猛的縮緊了一下,她本來就不屬於罡昊大堡,如果她真的要走,自己是沒什麼立場要她留下來,不行,自己不能讓她就這麼從自己生命裡離開,司馬罡昊猛的起身,往魏郁兒的所在地出發。
   當罡昊怒氣匆匆的推開瓔珞的房門時,郁兒早拉著瓔珞上床休息了,郁兒的生理時鐘一向很準時,所以十二點一到,郁兒就自動的爬上瓔珞的床睡著了,還強拉著瓔珞陪她睡。
   瓔珞一向很淺眠,因此當司馬罡昊推開她的房門時就醒過來了,只是郁兒的雙手抱著自己,自己無法起身,只好靜靜的看著朝自己走來的人。
   司馬罡昊沒多看躺在床上的瓔珞,強行拉起沈睡的郁兒。
   「起來,誰說你可以睡這的。」
   魏郁兒張著惺忪的睡眼,眼睛的焦距還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誰,一隻手揉著眼。
   「喔~別吵我睡。」咕噥的說著,又闔上眼睛。
   司馬罡昊見她睡的這麼沈,便把她抱在懷裡,郁兒也順勢的靠在他懷裡睡著了。
   瓔珞此時已經坐起來了,柔婉的開口「你就是郁兒口中的小氣鬼?」
   罡昊看著眼前讓郁兒沈迷的女人「你為什麼留她在這?」
   「這是青樓,客人說想留下,我沒有拒絕的理由。」彷彿是在挑釁眼前的人,說話的語氣仍是柔柔的。
   罡昊青筋暴出,忍著怒氣的問:
   「別告訴我說你不知道她的真正身分。」
   看了郁兒一眼「她是我這輩子最欣賞的人,我喜歡她。」
   「她可是貨真價實的女人,你別想打她什麼主意。」
   瓔珞掩嘴淺笑「怎麼?斷袖之癖只能是男子嗎?」
   罡昊忍著漸增的怒氣「你說什麼?」
   「郁兒是喜歡我的,不然她不會三番四次來找我,還主動說要留在我這。」
   罡昊瞪著眼前的女人,怒聲的說:「我不會再讓她踏進這裡一步。」
   「你做的了主嗎?她可不是你的物品。」瓔珞輕聲的回應,不把眼前正發著怒氣的人放在眼裡。
   「她是我的女人,我不會讓她再來這種煙花之地。」更生氣的開口。
   「你認為郁兒也這麼想嗎?這事可不能一廂情願。」瓔珞雙眼瞥向郁兒。
   司馬罡昊沒開口,拒絕回答這個問題。
   瓔珞見他沒開口,主動的說「你坐吧,我不喜歡抬著頭說話,會很累。」
   司馬罡昊沒開口,也沒移動的站在原地看瓔珞,想猜透她存著什麼心態。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