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失足古代5-7

   當司馬罡昊散著頭髮的倒在地上時,魏郁兒的人也壓在他的身上。
   魏郁兒慘叫的爬起來「啊~你沒事吧?」小心翼翼的審視他的表情。
   司馬罡昊按著後腦勺坐起來「沒事。」
   「真的?」擔心的看著他。
   見他沒有回話,郁兒連忙再問「頭暈不暈?眼花不花?想不想吐?快看,我伸出幾根手指頭?」
   罡昊伸手抓住她在自己眼前不斷晃動的小手,緩緩的站了起來。
   「我說我沒事,你安靜點,讓我休息一下。」
   魏郁兒看著他那一副不像沒事的臉孔,跟著他坐到榻上,伸出沒被他抓住的手,輕輕的揉著他的腦袋。
   「對不起,我沒想到會弄成這樣。」郁兒自責著說。
   罡昊轉頭看她「不,我沒事。」
   「嗯。」郁兒應了聲,動手幫他綁起髮束。
   司馬罡昊神色複雜的看著郁兒,低啞著嗓音:「你不該這麼做的。」
   魏郁兒困惑的看著他「什麼意思?」
   「男人的髮束只有妻子能挑開及綁上。」直視郁兒。
   魏郁兒不明白的問「可是你也幫我綁了頭髮啊?」
   「那是我一時疏忽,我不該這麼做的。」
   盯著他還握著自己的右手「我以為你不會在乎這些繁文禮節。」
  罡昊順著她的眼光,看到自己還握著她的手,連忙放開。
   「對不起,我失禮了。」
   魏郁兒怪異的看他「你今天怪怪的,有什麼心事嗎?」
   司馬罡昊站了起來,往前廳走去,也察覺今天自己怪異的行為,自己雖然重視堡內的規矩,但是對於其他的繁文禮節可不怎麼放在心上,只是這次怎麼會因為她碰了自己的髮束,引起內心的騷動,實在是太奇怪了。
   魏郁兒跟著走到客廳,坐到椅子上。
   「林家村這次的事情發展如何?」郁兒問著。
   「事情有些眉目了,真正種不出稻米的農戶只有四家,其餘的農戶收成都相當不錯。」
   「為什麼會種不出稻米呢?今年的雨量不算少,其餘的農戶也收成不錯啊!」
   「嗯!而且這四家農戶還不是在同一地段,是分散開的,可疑的還是個別為在東西南北方。」
   「這麼說果然有問題了。」郁兒點著頭說。
   「但是還察不出為什麼會種不出稻米。」
   魏郁兒突然想到那村長「這村長當多久啦?」
   司馬罡昊聽到這問題愣了一下:「他?今年才剛上任吧!去年年尾老村長過世了,就由現在這村長接任,他做的也還不錯,之前的貨品全按時繳交。」
   魏郁兒一手托著下巴,思考著。
   罡昊又開口問「勵路最近過得如何?」
   「他?忙死了,最近常叫苦連天,說那林家村長常來問候他,還一直問勵路何時要下山做調查,也常邀勵路下山去他家做客,害得勵路常怪我為什麼要這樣陷害他。」
   司馬罡昊沈思了一下:「你告訴勵路,如果還有這種事出現,讓他下山一趟,這林家村給了他什麼好處,就全收下,但事後要報告。」
   「你是想降低戒心嗎?」
   「這麼做也許會更快取得線索。」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