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失足古代5-6

   郁兒開始往回走,想到又要走這麼遠的路,不禁在心裡唉嚎起來,今天睡覺的時候肯定要抬腿了,不然明天會痛死,不過,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把鞋子做好,讓自己早早脫離苦海。
   其實魏郁兒拜託人家做的懶人鞋就是溜冰鞋,可是說是溜冰鞋他們大概也聽不懂,一定又要解釋一番,那太累了,叫懶人鞋多顧名思義啊!
   回帳房巡視各人工作情況後,郁兒進入內廳休息,順便喝口茶,實在是太累了,這麼走著就花上四個小時的時間,肚子也餓了,可是離午飯時間還有一個小時,轉了轉眼珠,郁兒往司馬罡昊房間走去。
   義務性的敲敲門,不見反應,還是把門給推開了,進入房內的郁兒也不幹嘛,就往食櫃走去,雖然自己房內也有食櫃,可是自己就是懷念他的食櫃,自己一直小心眼的認為,廚子對糕點也有主僕之分,不然他的糕點為什麼特別好吃,取出幾塊糕點後,又轉身往中廳走去,想邊泡澡邊吃東西,多棒的享受啊!
   在澡堂泡了將近三十分鐘的魏郁兒,終於起身穿衣,因為要去和小喜共進午餐了,濕著頭髮的走出澡堂,不怎麼在意的走到榻上擦拭著自己濕了的頭髮,沒注意到客廳有人,因為每個廳與廳之間都有屏風隔著。
  司馬罡昊一回房就察覺不太對勁,可是又說不出來哪裡不對,走入中廳時才看到魏郁兒坐在榻上擦拭著頭髮。
   「你怎麼來了?」司馬罡昊訝異的問。
   「閒著沒事,才來泡澡,我還吃了你的糕點喔!」不在意的說。
   「帳風蹟不在,妳做了些什麼?」
   「原本想去看看那個大火爐,可是人都到門口了,還是進不去,悶吶!」
  魏郁兒不敢跟他說自己拜託工房做事,怕他又跟自己摳錢,這男人小氣的很,反正自己的確是想看看那大火爐,可是人家根本沒回應自己,看樣子是不給看了。
「工房內有罡昊大堡的隱私,哪能讓你說看就看。」罡昊笑著回覆她的不悅。
  魏郁兒的眼睛一亮「隱私?那不就是祕密了嗎?工房內會有什麼祕密啊?」
  拍拍郁兒的頭「都告訴你是隱私了,怎麼能再多說呢?」
   魏郁兒聞言皺起臉「小氣。」
   魏郁兒沒再多問,用雙手充當梳子的梳順自己的頭髮,準備綁起來,可是怎麼抓也綁不好,這也是郁兒每天早起來最頭疼的事。
   司馬罡昊看著她不怎麼流利的動作,伸手接過她的秀髮幫她綁了起來。
   「怎麼綁個頭髮也不會。」這句話並不是在責備或嘲笑郁兒,而是充滿了無奈的感覺。
   「我沒綁過啊,我也是最近才開始學的,你怎麼可以嘲笑我。」郁兒無法體會他的想法,不高興的回應。
   「我並沒有嘲笑你的意思。」
   司馬罡昊綁好她的秀髮,仔細審視一番,看有沒有哪沒弄好,最後把散在面前無法綁起來的頭髮撥至耳後。
   「幫別人綁頭髮比較簡單啊,不然我幫你綁頭髮,我綁的也不錯啊。」
   魏郁兒站在榻上,伸手拉他的髮束,想把他的頭髮放下來好證明自己的手藝也不錯,只是用在自己身上就差一點了。
   司馬罡昊看到她的動作,反射性的向後仰,想閃避她的手,魏郁兒卻因為已經拉到了他的髮束,被他往前拉,重心不穩的往前倒。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