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失足古代5-4

   魏郁兒原本看他不馬上離開,還走到一旁,有些不滿的臭著臉瞪他,但是看他幫自己設想的這麼週到,害得自己有些亂感動一把的,也開始不好意思自己一直這麼小心眼的看他。
  「好,我知道了,謝謝。」郁兒笑著點頭。
   司馬罡昊這才走出門外,回去看那些未看完的帳冊。
   魏郁兒關好門後,就開始盡興的的洗澡,還真的在裡面游起泳來,陣陣的笑聲由隔音不怎麼健全的木門傳出。
  司馬罡昊在外查帳,但郁兒在浴池的笑聲,聲聲盡入自己的耳裡,害得自己無法專心查帳,只好走至中廳,躺在榻上假寐。
  魏郁兒在裡面玩夠了才步出浴室,說真的,這是身平第一次洗澡洗的這麼好玩、愉快、盡興,心中決定以後也要常來,誰規定一天只能洗一次澡。
  在外頭假寐的司馬罡昊聽到木門的聲音就知道她出來了,但是沒有馬上睜開眼睛,如熟睡般的躺在榻上。
  魏郁兒一出來,就見到他躺在那大床上,心想:原來那是拿來休息的,可有自個的床不睡,躺在這做什麼。
  小心的走近他身邊,輕聲的喊「喂!你睡了嗎?不蓋被會感冒喔。」
  看著毫無反應的他,郁兒惡作劇的又開口「我是被派來殺你的殺手,你再不睜開眼睛我手上的刀就要砍在你脖子上了,不讓你有機會喊疼喔。」
  魏郁兒見他還是動也不動,心想:難道他真睡著啦?那還是不要吵醒他好了。
  郁兒轉身往司馬罡昊的臥室走去,所以看不到躺在榻上的罡昊在自己轉身往內走時皺起眉,但是郁兒沒在裡面多留,很快的又走了出來,司馬罡昊趕緊鬆開皺緊的眉頭。
  魏郁兒將手上的棉被小心翼翼的蓋在他的身上,怕一不小心就會吵醒他。
  「好啦!我回房去了,是你自己要睡這的,半夜被蚊子咬可不關我的事,我有幫你蓋被子,算是對你不錯了,明天可不要怪我沒叫醒你,我有恐嚇說要殺你也不見你有反應,我看你大概真的累了,所以才不吵你的,那我要回去了,晚安。」
  魏郁兒蓋好被子後,在他耳邊小聲的說著,也順便聲明自己的立場,雖然這麼自言自語的有些可笑,但是自己就是覺得他會聽到。
  才打算要走,又俯身在他臉頰上輕吻「這是謝你把浴室借給我。」
   在魏郁兒離去後,躺在榻上的罡昊睜開了雙眼坐了起來,但是睜開的雙眼充滿複雜的思緒。
  魏郁兒,你到底從何而來?你又為何出現在我身旁?是否當真無任何企圖。罡昊撫上自己臉頰,上頭還留著她嘴唇的溫度,當她之前說自己是殺手時,自己還真以為是真的,也隨時準備要動手殺了她,但是她沒下手,轉身入自己睡房時,也以為她想盜取物品,結果卻是要幫自己蓋被,怕自己生病,還在自己的耳邊留下那些話,以及這個吻。
  司馬罡昊實在不想承認,但她確實讓從未心動的自己,引起陣陣心波,還接二連三的吻自己,是不敢多想的認為她喜歡自己,畢竟她這幾次的親吻都是因為感謝,也許這是她的家鄉表示感謝的做法,倏的,罡昊變了臉色,一想到她也會對別的男子這麼做,自己的心就靜不下來,還不自主的怒氣橫生。
  不敢再多想,這些自己從未接觸過的思緒太複雜了,自己一下子無法承受,得需要時間來好好適應,進入浴池準備沐浴卻又不禁想到她方才也在這待過。
  罡昊猛的狂笑起來,笑著:沒想到介意共用澡堂的竟是自己。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