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失足古代2-7

兩個時辰過後,魏郁兒伸伸懶腰,揉揉自己發酸的兩眼,她一定要讓腦袋好好休息一下,嗯~終於知道隔日休的定義了,若不這麼做,這群老男人遲早會因為這些數字導致腦神經衰弱而亡。看著前方早已做完自己的事還被郁兒拐來幫忙的勵路,實在是有點可憐,其實是可以不用覆算的,只是第一天工做,還是不要留下不良記錄比較好。
   「做完了。」郁兒對著勵路高興的說。順手拿起剛做完的那份帳本交給他。
  「拜託你了,我要去逛逛。」
   「這是你的工作,為什麼我還在這,而你先走了。」勵路哀嚎的問郁兒。
   「拜託,讓我好好休息吧!我快瘋了,剩下的你不想幫忙就算了。」瀟灑的與勵路揮揮手,正打算出門的郁兒因看見剛進來的人而停下腳步;帳風蹟愕然的看著站在門口似乎正準備出來的魏郁兒,不禁皺起眉頭,這傢伙又想蹺班了嗎?中午出去一次,現下離他進來做事也不過兩個時辰多一點,他又想去哪了?
   魏郁兒站在門旁呆立,見這傢伙似乎想杵在這門口當門神,一點移動的念頭都沒有,他到底知不知道他擋著她的路啦!
   「對不起,借過。」郁兒皺著眉頭的盯著那立在門口的門神。
   「你想去哪?」不悅的問著。
   「去逛逛啊,我還能去哪。」郁兒不削的回答。
   「不能去。」帳風蹟生氣的制止。
   「為什麼?為什麼我不能去?」魏郁兒聽他這麼說,火大了。
「你以為你在做什麼?自己的事都做完了嗎?」看這臭小子一再出言不遜,帳風蹟也生氣了。
   「做完啦!不然我會想出去走走嗎?」
   也許是兩人都在氣頭上,對話的情緒越來越火爆。
   「是嗎?」帳風蹟不信的回答。
   「你以為我會在某人威脅我,並準備嘲笑我的時候,給他這種從天而降的機會啊。」魏郁兒皮笑肉不笑的說。
   「你帳簿拿來。」
    魏郁兒不滿的踱步到勵路身旁,將已被勵路驗算過及未驗算的帳本收齊,將那些疊起來快半個人高的帳本抱起走到帳風蹟身旁,正準備要交給他時。
   「等一下,你抱著帳本跟我來。」帳風蹟丟下這句話,轉頭就走。
   「喔!」要死了,這些東西這麼重,竟然要我抱著它們走路,我的天啊。
   雖然心裡這樣嘀咕著,還是很認命的抱著那疊帳本跟著帳風蹟直走。
   就在郁兒因為手酸而準備破口大罵之際,帳風蹟已坐下。
 魏郁兒環顧四週,這裡是帳房內堂,如果她沒記錯這裡是眼前這男人辦公的地方。瞧他已經坐好,連忙將手中的帳本放到他的面前,再不放下這些帳本她的手就要斷了,眼看沒自己的事,正打算走時,又被叫住了。
  「你去哪?」皺著眉的看著要出去的魏譽洏。
   「沒事啦!所以我要出去了。」
   「坐下,我有事問你。」指指自己面前的椅子。
   魏郁兒聳聳肩,認命的坐下,看來這男人是和自己對上了。
   「還有什麼事?」
   「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語氣有些冷然,並且面無表情的隨手翻起一本帳簿。
  「是啊,哪不對了?」這男人是什麼意思?懷疑我嗎?
   「剛才勵路為什麼翻你的帳簿?」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