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涸沢カール & 奥穂高岳 — Day 2

涸沢カール & 奥穂高岳 — Day 2

涸沢カール 05:44

前一天跟鹿內女兒(以下簡稱鹿內桑)約6點在涸沢ヒュッテ會合,我們打算天氣好的話就一起走奧穗高。
下整晚的雨在半夜三點後漸漸停了(為什麼我知道?因為我根本沒有睡著),清晨一出帳篷,看到的是漫天濃霧還有迎面而來的冷冽空氣。
6點,在ヒュッテ的談話室見到了鹿內桑,她覺得再觀望一下天氣比較保險,等到七八點再出發。我完全同意,因為我正坐在談話室的暖爐前回復昨晚失去的體溫而變得昏昏欲睡,有點能體會為什麼冬天的暖桌會讓人變成廢人這句話。
7點,外面看起來是不會下雨了,我們決定出發。

七點準備出發之際,在談話室書櫃裡發現這本怪談,決定回來後好好看一看

從涸沢ヒュッテ出發前往穂高岳山荘有兩條路線,一是パノラマコース的尾端,另一個是從涸沢小屋上去。
※之所以說是尾端,是因為パノラマコース最有名的是上高地~涸沢這段,雖然是近路但很不好走。
兩條路會在パノラマ分岐會合,接著開始爬岩稜上去穂高岳山荘,概念上的路線大概如下圖(從涸沢ヒュッテ的角度)。

涸沢ヒュッテ往穗高岳小屋(這是第三天拍的照片)

整體來說上山過程並沒有預期中危險,一方面是天氣越來越好,視野也越來越開。只要注意腳步還有與前後人的距離(小落石),這邊的岩稜沒有太大危險性。
比較讓人印象深刻的是這個岩稜彷彿像是一條專門通往稜線的路一樣,從山上看下來,岩稜的四周都沒辦法行走,只有這個岩稜延伸到稜線。
09:51,越來越接近三角形的支架(到現在還是不知道是什麼),山勢也慢慢趨緩,已經開始走在稜線上了。這個高度已經突破霧區,能看到藍天白雲,興奮的鹿內桑不斷驚呼這裡好像在拉普達(Laputa)上,來到一個與世隔絕的世界。
隨後我們看到了穂高岳山荘。

穂高岳山荘

穗高岳山荘(2996m)一樣是比我想像中高級很多的山小屋,這邊也有營地,方便度跟涸沢ヒュッテ不相上下(食物的售價也是),同時這邊還是看日出的好地點,視野非常好。

穂高岳山荘 內部

山荘內儼然就像小咖啡廳一樣,不過吸引我注意力的是這邊才有的「穗高の天命水」。聽說這是從右方的涸沢岳(3110m,日本第八高峰)的山頂直接引下來的融雪。

穗高の天命水

實際裝來喝之後,除了「哇這真的好冰喔」之外沒有感受到特別的氣息。
從穂高岳山荘到奧穗高岳約莫50分,我跟鹿內桑決定先上去再回來大休息,畢竟山上天氣變化莫測,要把握藍天白雲的時間登上山頂。
通往奧穗高岳這段路開始有危險性,地圖上描述的這段路是「絕壁」以及「需要注意落石」。

奧穗高岳的岩場

默默戴上頭盔(¥1000)後開始起走不久,我在岩石背陽處發現了奇怪的東西…
居然是積雪啊我的天啊
雖然現前找資料時有看到這邊10月初下了初雪的消息,沒想到昨晚似乎又下了一點,也難怪我沒有辦法睡著,這裡的晚上已經是零下了(※早上十點從穂高岳山荘看到的目前氣溫:4度)。

奧穗高的積雪跟冰柱

11:00,我們總算抵達了奧穗高岳山頂(3190m,日本第三高峰),同時也是穂高神社的主祭神「穂高見神」降臨的地方。

奧穗高岳頂上

雖然身為佛教徒的我這麼說怪怪的,但來到這邊好像能依稀明白為什麼這裡會被稱為神降地。真的是一個壯闊到讓人屏息的地方。
奧穗高岳 11:15
從奧穗高繼續往西走會通到西穗高岳,號稱日本最難縱走的路線「ジャンダルム」就在這邊,需要熟練的攀岩技術才能爬過這段岩稜,一個失誤就直接登出了(這邊有大量事故)。
光從奧穗高看過去ジャンダルム就感到畏懼的我,還是暫時到這裡就好,畢竟春宵苦短,我不想還是單身就孤獨地離開這個世界啊。
下山的路程對我來說比上山吃力,右腳踝韌帶的舊傷讓右腳掌不太穩定,每一步踩在石頭上都要格外注意。回到穂高岳山荘後山荘外頭的人開始變多,可能大家看到好天氣後陸續從涸沢上來,氣氛頓時熱鬧了起來。
穗高岳山荘 12:17
簡單吃了點東西後我們準備下山,雲霧散開後我們才發現從穗高岳山荘能直接看到涸沢圈谷全貌,然後才意識到自己真的是走了蠻遠的,從圈谷底部走到稜線,同時也感受到涸沢圈谷之大。
涸沢カール全貌
下山回涸沢的腳步輕鬆許多,一方面是此行的目的已經完成大半,剩下的就是平安回到上高地而已;另一方面則是大好的天氣讓人心曠神怡。
走著走著,開始不自覺地哼起歌來 — 《太巴塱之歌》。不知道為什麼,明明走在冰河的遺跡之中腦袋卻迴盪熱帶島嶼的歌。記得去年四國遍路的時候,走在第20番鶴林寺跟第21番太龍寺之間森林的我也唱著這首歌。
今年九月,經過上野公園的「文化台灣」活動時正好聽到陳建年彩排 《太巴塱之歌》,原本我是邊錄影邊走過去舞台的,但越靠近舞台,鏡頭就抖的越不像話,真的是隨著年紀越大淚腺也越鬆了。
隨著我們一路下切,原本還很小的營地變得原來越大,這時候的我只想趕快回去ヒュッテ坐在暖爐前看《山怪》。設想一下在寒冷的山裡,悠閒地在暖爐前看著跟山有關的怪談然後晚上要在黑暗中的帳篷過夜的那種幸福感(只有你才這麼覺得吧)。
14:28,我們平安回到營地,鹿內桑去跟她媽媽會合,我則是回帳篷整理行李,接著就背著炊煮工具跟午餐食材蹦蹦跳跳地過去ヒュッテ。
除了煮午餐跟聊天外,整個下午的時間大多都在暖爐前度過,怪談也順利看完。

悠閒的下午

19:12,回到帳篷裡煮晚餐,沒有下雨真的是太好了。吃飽趁熱走了出去,涸沢的夜晚真的很漂亮,帳篷像燈籠一樣散佈在圈谷裡,遠方涸沢小屋的燈光散發溫暖的氣息。

涸沢カール 19:39

今晚雖然沒有下雨,但溫度比昨天更低。天空非常清澈,看得到很多高星等的星星,更不用說在頭頂展開的夏季大三角(牛郎、織女、天津四),非常之明顯。
往上能看到夏季大三角
拍完照之後快速鑽回帳篷裡,憑藉著晚餐喝的700cc熱湯(晚餐是どん兵衛的きつねうどん),相信今晚一定能睡的比較好。剛躺下時感覺不錯,手腳都還是熱的,可惜好景不常,兩三個小時候又被冷醒,睡袋裡又呈現無溫度狀態。反反覆覆睡到半夜越來越火大,一氣之下煮了熱水才終於睡的比較安穩。

一個人在半夜憤怒地煮水 02:07

而除了很冷之外,另一個睡不著的原因則是期待明天清晨冰河圈谷特有的「那個東西」,打算04:30為了「那個東西」起來去拍縮時攝影,這又是第三天的故事了。
涸沢カール & 奥穂高岳 — Day 3
涸沢カール & 奥穂高岳 — Day 1 (下)
涸沢カール & 奥穂高岳 — Day 1 (上)
涸沢カール & 奥穂高岳 — Day 0
分類:旅遊

俗稱深山竹雞,是台灣本島的特有物種,主要棲息於深山茂密森林。

評論
上一篇
  • 涸沢カール & 奥穂高岳 — Day 1(下)
  • 下一篇
  • 涸沢カール & 奥穂高岳 — Day 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