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手放開

這是到台北工作時期的事
教育訓練之後(其實比較像是討論會),幾個人到瑞安街上的Diner去吃晚餐。
啃完漢堡後大家閒聊,聊工作玩手機笑著鬧著。突然好友問說可不可以問我個問題,開口的時候她自個還笑個不停。
「什麼問題?」我說。
「就是你跟之前女朋友分手的原因是什麼?」她說。
ps..這邊的女朋友指的是到台北工作之前,新竹的那一位。順利的話應該已經是有夫之婦了。
真是個很跳Tone的問題,不過倒也沒什麼不能說的。我這人的好處就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而且就算是難過的事情,過去了,我覆述的時候也可以講得跟笑話一樣。而且還可以連沒問到的都自己講出來。於是我就跟她說說其中的緣由。
坦白說,分手是一個狀態,一個事實,當下不一定會有什麼可以說服群眾的理由,有可能是一時的不耐或是持續的醞釀。只是在一段時間之後再回過頭來看,對於這件事情,當時怎麼會發生,說出來的話就全都合理化了。
另個朋友所說過的一句話讓我印象深刻,他說那時候他在證券公司上班,交往八、九年都訂婚了的女友嫌他工作不穩定分手了。
「她說我工作不穩定。屁啦,這個工作都做五、六年了,真的覺得不穩定早說了。不愛就不愛了,說這麼多幹麼。」
我很贊同這句話。不愛就是不愛了,幹麼找那麼多理由或藉口。
愛或不愛很容易對比出來。相愛的時候什麼缺點都成了優點,相反的當看什麼都討厭,覺得不耐煩了,也就是愛開始變質的時候。就跟起司開始發霉一樣。只是有些人會把發霉的部分切了吃裡頭那更加美味的部分,有的人則是認為已經整塊發霉不能吃了就給扔了。而我的狀況比較像是切了之後發現發霉蠻深的所以就扔了這樣。
我可不是把對方比喻成發霉的起司喔,我指的是兩人之間的感情。也許會說這不是我自己判斷就算準,也應該問問對方或是找找其他人來幫忙看看是不是真的霉到不能吃了才客觀。只是這種事情太私人,所有的客觀也其實只是每個人的主觀的結合,所以這事情並沒有什麼對不對,只有自己覺得好不好而已。「喜歡的,就是好的。」這個人主義式的發言似乎很不負責任,卻才真實反應出愛情的本質。
「人從出生就被劈成兩半,然後終其一生都在尋找另外一半,而且老是找錯」(記得沒錯的話這是柏拉圖說的)。那是要怎麼樣才會找到對的?我也不知道。不過有人邀約而那人也還不壞的話就別拒人千里之外,這也算是個開始。
文章定位:
分類:生活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