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時家小鬼(4)

 
第四章
酈桂袋裡揣著入學通知回家,過於燦爛的笑容在踏入家門後立刻微調角度,對上愁容滿面的方梁生帶著些微心虛的笑容,「方叔,你怎麼這時間過來?」
方梁生看到酈桂遮遮掩掩的動作,忍不住說道:「小少爺,李迪說他找了整個下午都找不到您,您別又是跑去找那什麼靈異事件,還有那什麼假感應者了。老爺已經說過您再折騰那些假鬼假怪的事,他會把您關起來。我覺得老爺這次是認真的,小少爺您就聽話點,找點別的興趣什麼的⋯⋯」
酈桂早就知道方梁生有多嘮叨,他直接拿起入學通知放在方梁生面前,打斷他的話,「方叔,你就別擔心我了,我打算去這裡上學。」說罷,酈桂拿起手機打給李迪,對付方梁生除了打斷他的話以外就是別找到機會讓他囉唆。
「李迪,我已經到家⋯⋯對,方叔也在這裡⋯⋯不用,晚上不用過來,好好休息。」李迪算是酈桂的助理兼保鏢,助理的成份多於保鑣,畢竟酈桂常跑到外頭探索靈異事務,他需要的是可以甩掉的保鑣,李迪還是他千挑萬選出來的,能辦事又有點武力,這樣他才能杜絕家裡人的意見。
邊和李迪通話,酈桂邊趁著方梁生專心看他的入學通知時,往客廳逃跑, 就算要被碎念,他還是希望能舒服點,例如,坐在沙發上之類的。
方梁生仔細看完入學通知,皺著眉擺出憂愁的表情正要開口就發現前方沒人,他也不驚訝,擔憂的表情不變,拿著入學通知走到客廳,看到小少爺渴極的灌完一大杯水,像今天跑了很多地方才累成這樣似的,他心事重重的開口,「小少爺,您是不是又被人騙了?這間學校我從沒聽過,學費雖說也不貴,不過說不定是那種一入學就要求學生繳一堆學雜費,而且還規定住宿,誰知道學校的環境好不好,而且入學時間也太趕,叫人根本沒時間準備,說不定⋯⋯」方梁生把騙術之類的話吞下,小少爺雖說脾氣好,但對這種事情上確倔得很,方梁生怕說多了把酈桂激的離家出走。
酈桂自然曉得方梁生未盡的話指的是什麼,不過方梁生沒說出口他就當不知道,從方梁生手上拿過入學通知,小心翼翼的把它收好。酈桂在回來的路上已經把入學通知上的內容背起來,除了基本表格外,重點也只提到幾樣。
報到日期、學費、住宿什麼的,前兩樣對酈桂不是什麼問題,至於強制住校這點,才是讓酈桂最頭痛的事,不過酈桂相信自己可以憑藉熱情解決這件事,至於怎麼應付方梁生⋯⋯
酈桂狀似煩惱的望向方梁生,「方叔,後天麻煩你跟我一起去報到,這是我第一次住校,要麻煩你幫幫忙。」
方梁生連忙答應,轉身開始盤算該替小少爺準備什麼東西,住校這種團體環境很現實,東西帶太好容易被同學當作凱子,準備不好會被人瞧不起,總之他得好好想想。
越想越覺得時間太短,方梁生和酈桂打聲招呼後就急匆匆地往外走。完全忘記他原本是想勸說小少爺回復理智,或者當自己阻止不了小少爺時,得打給老爺讓他來管管小少爺。
酈桂是方梁生帶大,整個家就他知道而且也只有他會糊弄他。至於酈家的當家主,也就是他親生父親,雖然最後他一定會知道,也肯定會大發雷霆,但瞞個兩三天還是有辦法。不然那個掌握不住他行蹤的李迪,怎麼可能當的上他的保鑣。
酈桂抓著手機打了幾句話,手指輕鬆一滑,訊息就傳給他大哥。
訊息的內容當然不是央求他大哥幫他守密,他大哥拼了命想讓他失寵,拜託只會有反效果。所以他的訊息全都在表達對父親的關心,還有他聽說父親這兩天會回國,想為父親接機,他還準備了禮物⋯⋯等等,十足是個貼心的么子。
沒多久,他就接到大哥的回訊。
內容訊息對他長篇大論對父親的敬愛沒有任何表示,只簡單的說父親臨時遇到老友,會在國外多待個幾天,歸期暫未定妥。
在酈桂滿心期待下,後天終於到了,在集合時間前,酈桂已經領著拎著大包小包的方梁生跟李迪抵達集合地點。
等父親回國後,他都入學住校,父親也無法可管。
有期待就有等待。酈桂知道他要去的學校太特別,網路也搜尋不到,準備的東西好像不夠又怕太多,他個人在入校前還有些事情得處理。短短兩天,酈桂覺得自己忙得暈頭轉向,卻還是覺得時間過太久。
方梁生跟著酈桂穿過一棟又一棟舊辦公大樓時,理智突然回籠。把不能放在地上的行李交代給李迪,方梁生皺著臉走近酈桂,低聲說道:「小少爺,您⋯⋯這⋯⋯真的是集合地點?我看這都沒其他人,而且這附近只有幾棟舊大樓,沒聽說重新規劃去蓋學校的樣子,我看⋯⋯我們還是先回去再查查?」
方梁生聽說很多傳銷公司或是非法團體因為舊大樓租金便宜常會駐點在這裡,而且因為老舊和廢棄建築比較多,居民也比較複雜。剛才他們一路走來,途中已經被很多人盯著瞧了,如果他們真被不法分子困在裏頭,別說逃出去,走沒幾步就被趴皮了。
酈桂完全不在乎方梁生的擔心,揮揮手表示繼續走。
不是他心大,而是他根本沒看到方梁生看到的一切,什麼街角拿著刀的小混混;巷子裡的打扮俗艷的酒家女;倒在地上嘔吐的醉鬼,他視線範圍內只有一條杳無人煙的道路而已。
酈桂帶著方梁生跟李迪兩人很快就到了集合地點,也就是酈桂之前來過的大樓。
服務台還是同樣的那人,不同的是他這次不玩手遊,慎重地接過酈桂的入學通知,確認他的身分,抬手指著上次酈桂走過的木門,衷心的笑道:「恭喜。」
「謝謝。」酈桂同樣笑著回應。
跟上次相同厚重的木門,在那人手指劃過後,邊緣透著翠綠的光芒,不同上次的沉寂,反倒給人欣欣向榮的喜悅感。
一路抱怨的方梁生在酈桂跟那人交談時保持著良好管家素養,穩重的站在小少爺身後,在跟著酈桂走近木門期間,他的表情沉重,像要去打一場戰爭似的。
#BL  #小說創作  #小說  #耽美 
分類:藝文

歡迎入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