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虛谷

 
吟唱一首,關於虛無的歌謠。
所有的目的都沒有終止的音符,所有的意義都像打散的拼圖,許多畫面交織在一塊,已經拼不回原先的模樣,從前我所遵循的教條,像十戒一樣維持著我生命的氣息,如同手上唯一支撐自己平衡的鐵桿,如今我望向眼前那巨大的深淵,峽谷中無底且巨大的黑洞,從下往上的風猝不及防地吹向我單薄的意志,我不自覺地鬆開手,鐵桿就這樣輕易地墜落,只留下最後撞及岩壁的聲響,像是在嘲笑著之前的我,嘲笑著那莊嚴膜拜所謂意義的渺小靈魂。
    在那虛無的峽谷之間,我沒有任何依靠,只能任由命運的氣流左右,我在原地無法動彈,光是維持平衡就已經使出渾身解數,所有以往的,所擁有的,那些拚奏成"我"的意義在這裡只會跟隨重力,失衡地跌落。在前方也沒有新的所謂的,目的。
沒有新的"我"。
我只是不斷地被打散,不斷地重組,不斷地試著讓自己有形狀,不斷地讓自己能夠"固定",但是每往前一步。後面的我就消散了,開始分解,恐懼促使我加快腳步,以為越快,自己就可以越有重量,只要能證明自己是往前的,我就是在目的的那條線上。
     當我停止動作,和深淵對望,我有多少次,渴望就這樣與它融合一起,既然沒有自己的形狀,不如成為那虛無的一部分,停止一切關於"自己"的意志,停止思考,掙扎。
    是否就會從這無邊無際的夢中醒來,如薛佛西斯最終獲得自由。
分類:心靈

評論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