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藥罐子25。

楚焉是一件一件地將九九身上的衣物扒落,九九心有不甘,死命地推著楚焉,但不知是否楚焉體內毒性未退完全,對於九九的反抗亦是粗暴,疼的九九眼眶都軋出了淚來,九九便也不客氣地朝楚焉拳打腳踢。 
或許九九也想藉機情緒發洩,眼前這人最近都冷落著他,讓他認為『挖心臟』的告白事都只是泡夢幻影,可現在又怎麼了?蠱蟲不是死了嗎?為什麼這魔爪又朝他伸了過來? 
他一手摀著楚焉的紅唇小嘴,對於楚焉接續下來想做的事情完全不同意,但楚焉不論武功或內力都勝過沒習過武的他,沒一會楚焉更硬是扭疼他的手腕,然而將已衣衫不整的他反壓在床。只見楚焉扶上他的腰來,他的屁股便對著楚焉蓄勢待發的地方,只能含著淚趴於床上的他,咬著下唇,不甘心地喘著氣。 
「你不需要我了不是嗎?」少年說起話來有著些許鼻音,但氣勢逼人,絲毫對男人沒有一絲的懇求。 
楚焉看著落淚的九九,也無同情,僅是下身蹭著九九的股間,彎身貼著人兒的背脊,在九九耳邊笑問:「你想我只要你一人嗎?」 
他就知道楚焉會如此不正經地回話,「我想你我就到此為止!」 
「別氣了,算我認錯,我今後就只疼你一個。」楚焉咬著少年的耳垂說。 
「你傻了嗎!為什麼就是聽不懂我說的話!」 
「你才瘋了,只有瘋子才會在我入魔的時候留下來。」 
九九愣了一會,就見楚焉將他翻過身讓他平躺,那張貌美如花的面容便印在少年的眼裡。楚焉笑了笑,也乾脆地將重量壓在九九身上,趴在少年耳邊說話。 
「我不曉得在你見過九七之後,你是否會聯合九七來對付我,所以這陣子我暗中觀察你,也順道找來舊識,替我調出能讓我氣血經脈走火入魔的藥,以便對抗未來九七的復仇。」楚焉蹭著少年的頸肩說道。 
「你這是玩命。」少年不屑地說。 
「但你來救我了,也算是讓我確定了你的立場。」楚焉慶幸地說。 
九九難得雙眼與他對視,可眼中卻不少怨對,大概是對於楚焉對他如此反覆的態度感到不信任。他可體諒楚焉的立場,但並不苟同楚焉的做法。若想支開他或者探測他,不需要坐擁女人之中,見到他時還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吧……? 
當少年心底這麼想時,眼眶的淚水也一併滑落,這陣子所受得滿腹委屈幾乎是一同傾瀉,看得楚焉心頭直揪,頭一次對少年腹黑不了。 
九九摀著眼,壓根已不在乎橫在他身上的男人想做些什麼,僅是咬著牙哭,氣自己對楚焉竟有了小牛所稀罕的那種感情。若是九七知道了,他大概死無葬身之地吧?若是九六還活著,大概就此不與他往來了吧?為何偏偏是眼前這人入了他的心,為何自己就不能如九七一樣恨著他? 
少年哭得沒法說話,但也哭得很安靜,除了喘氣聲與些微的哽咽聲,聲音都不算大。 
原來眼前的人兒性子屬強悍,楚焉示愛那麼多次還是第一次看見少年哭成這樣,可惜他一點頭緒也沒有,更別說該如何安慰起。 
男人只能遮掩自己心中微恙,輕吻著少年的臉頰,低聲道:「別哭了。」 
九九意外沒推開他的溫柔,雙手擦了擦淚水,紅腫的雙眼便是直愣地看著楚焉。 
「怎麼了,突然哭成這樣,是覺得喜歡上我太委屈是不?」楚焉一把抱起九九,九九便順著他的意跨坐在他腿上,難得乖巧。 
裸著身的人兒雖哭得有些失意,但也不忘用手遮蓋住腿間無任何蔽物的小傢伙,垂著頭似是害羞,也似為難。 
楚焉身子內的毒已好了大半,方才那股衝勁也逝去了一半,尤其看見九九那滿是委屈的淚水後,他徹底猶豫自己是否該如往常一樣,說上就上,不管人兒要或不要。 
一陣情緒過後,九九也覺些許尷尬,且目前這姿勢又不上不下,搞得他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能繼續嗎?」楚焉終究厚著臉皮說。 
九九眨著泛痠的眼,沒有接話。 
既然問話問不出個結果,那麼也只有行動才能知道九九到底願不願意了。 
楚焉這回少了粗暴,是緩緩湊去九九的唇上,由淺而深地品嚐九九的小嘴。九九竟無反抗,破天荒地任由楚焉予取予求,最後還嘗試地回應楚焉,即使做得不好,可倒也挑起楚焉不少興致。 
待情慾的火苗被點燃,楚焉也變得不矜持,再次將九九壓至床,盡情地索討他最想要。 
這一做不知過了多久,縱然舒服了,但時間太長九九的身體也耐不住楚焉的情潮,最後九九是狠心拒絕楚焉第五次的索討,裹上了被子便是翻過身懶得理會。 
楚焉特喜歡九九此種忽冷忽熱的態度,雖平常特別冷漠,可每回自己有難之時,九九卻總是露出擔心的臉龐,第一時間陪在他身邊,讓他有了前所未有的溫暖。第一次有人能如此接近他並非因為利益關係,且說來也慚愧,本該恨他的少年,卻比誰都要容忍他,就算自己不愛少年,那也總得好好照顧人家一輩子,以答救命之恩才是。 
「九九,我都以身相許了,就原諒我吧。」楚焉摟了人兒,親了親九九的後頸道。 
「原諒什麼?」 
「幾日前我左擁右抱,視你於無形。」楚焉誠實地說。 
九九徹底無言,但不可否認,楚焉這話聽上來確實暖心,也讓他不想反駁。 
「能答應我一件事嗎?」九九輕聲說。 
「你說。」 
「能別殺九七他們嗎?」 
楚焉沉默約半刻,笑道:「也許是我死也不一定。」 
九九翻過了身子與他相對,眼神相當堅定地說:「我不會讓你死。」 
楚焉沒過問少年有何法子,僅是一口吻上,久久不能自已。 
H又失敗啦~ 
分類:藝文

腐女,喜歡BL ,看別人幸福,自己也覺得幸福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