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我們只是剛好不是遊民而已」...

 
我認為「我們只是剛好不是遊民而已」,畢竟沒人生來想當遊民,當你想的不夠多,而不可抗因素又迎面而來時(也許是老又沒小孩、也許離婚被趕出來、也許經商失敗破產導致債務龐大,導致精神在崩潰邊緣),我過去認為我不可能成為遊民,畢竟我是願意工作的,但那些成為遊民的人,在成為遊民前不久,應該也沒想到自己會淪落街頭吧,不然怎麼會放任事態繼續發生。
事情發生在前幾天凌晨我在外送熊貓餐點,有位客人聯絡不上,照公司標準等候十多分鐘,公司最後把我的這單取消,169元的拉亞漢堡套餐,公司讓我餐點自理。
我就想說最近剛好有看一些遊民議題的影片,我就想說等我下班把他拿去給遊民吃好了,於是下班後,我直接往新竹火車站騎過去,路途中間許多想法跑出來,像「我平常吃100初頭就嫌貴,遊民需要吃那麼好嗎?」「這是員工餐呢,平常都自己吃掉,這次確定要給別人嗎?」
這種想法確實讓我當下想直接回家,但我還是決定先去看看凌晨兩點多的新竹火車站再說。同時,另外一個內心聲音很明確的知道遊民也是有感受的,他們跟我們一樣是活生生的人人的階級只有在資本與精英社會才會凸顯出來,而有人賺錢就勢必有人要虧錢,所以必須有人要當貧窮者,只是我們的教育跟成長環境,讓這情況剛好不是我們而已。
心裡百感交集,又在想著政府四年花4000億購買軍用設備,也不願花8億普篩,儘管他們只要公布,說要全台抽樣篩檢的政策推出,都會讓人比較安心,不管哪任政府,許多花錢的效益都像是大撒幣一般,該拿到錢的弱勢申請不到錢(或社工單位資源不足),就覺得可能因為能到那麼弱勢,那一定是少數,不管的話,也不會影響到自己從政之路。
而且現在社會避稅的訊息那麼普及,我是沒很清楚到底是什麼方法避稅,可能有些合法,有些不合法,但我覺得應該也許多人轉而去投入某些特定金融商品去免稅或者錢放到海外,但他們不知道的是財富重分配是資本主義的基礎,阻擋財富重分配會導致金融蕭條,像是一個死循環。
想到這裡的時候我也差多到了新竹火車站,我看到地下道有不少遊民,沒搶到地下道睡的就直接睡在廣場上,大概有五六個,我覺得我一份餐點,雖然微薄,但假設能幫助到一個是一個,我又想到他們也許真的很餓,比我餓太多了,但想著想著我又頓時覺得很餓。於是最後我還是沒能把我的那一份餐點給遊民,我才覺得可能教育或成長環境造成的吧,讓我意識到純然的付出真的需要練習 !
無力感加上我最後一刻退縮,讓我當晚很沮喪。
遊民 社會問題 資本主義 花生PNUT 新竹

#遊民  #社會問題  #資本主義  #花生PNUT  #新竹 
分類:生活

你看我在追求中庸,我卻是在追求不定義的和諧。當你受了階級壓迫之苦,我幫你遞上文字構築成的奶酒。

評論
上一篇
  • 資策會統計2019行動支付普及率達6成 !?
  • 下一篇
  • 好好的生活就是解決社會問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