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2020磺溪文學獎:歸

  「叮鈴叮鈴——」鍾馗滿臉肅穆搖響銅鈴腳踏七星步,他則捧著繩子緊跟鍾馗前行。
  還有一行七八人,有人抱著繫紅布的雞,有人執竹竿,有人推手推車載著許多金銀紙並法器,另有兩人手捧媽祖和三山國王的神像。
  自他十三歲發現有陰陽眼,不知多少次廟公希望他成為乩身,但他不願意。
  並非排斥宮廟,實在因為中風的父親和重鬱的姐姐讓他負擔不來。廟公曾說家人是他的業障,當乩身能化解。他只相信二十年前被母親拋棄的這個家不能沒有他。
  由於他能看見無形,每回法師都派他捧繩,讓他藉由繩子安撫自殺亡靈,勸他們去該去的地方。這是他唯一能為神明做的事,也算積陰德。
  這次他沒看見亡靈,只聽到身後的人竊竊私語。
  他們在討論死者家庭有多淒慘,什麼「憂鬱症拖垮家人」之類的,饒是音量壓得多低都能傳進耳朵。
  他覺得憤怒。
  沒人比他更懂身為憂鬱症家屬的壓力。但那不是病人的錯,姐姐很想努力好起來,雖然總哭著說死了就不會拖累他。他說有一天你和爸爸都會好。
  所以我們要一起活。
  「叮鈴叮鈴——」鍾馗手裡的桃木劍指向下犁路,讓大家往南。
  他也經常走下犁路沿著番雅溝堤岸去海邊,因為他愛海,開心看海傷心也看海。他覺得人類的家鄉是海洋,有天他死了會回到海裡。
  所以他很樂意幫忙把每個被悲傷打倒的人送回海洋母親的懷抱,雖然他替死者惋惜,聽說才28歲,和他一樣太年輕了。
  他們在海邊架起半人高的鐵絲網圈焚燒金紙。捧繩的他想著,這條年輕生命為什麼不留下來看看這麼美的夜空和海洋呢。
  「是啊,為什麼不留下來?」
  他轉頭看見鍾馗充滿憐憫地看著他,嘴唇卻絲毫沒動。
  「或者你有更想去的地方?」
  他手上的繩子不知何時不見了,又看到一人小心翼翼把一條繩子往火堆送。
  他忽然明白了什麼。
  才想起那天晚上六點告訴姐姐由於疫情丟了工作,十點他聽見家門外一聲巨響,姐姐摔爛了自己,他跑到爸爸房間,發現爸爸已經先被姐姐送走了。
  他對鍾馗無聲微笑,朝大海的方向看去,他看到爸爸與姐姐站在海裡招手。
  他一步步頭也不回地,走向屬於他的海洋。
#送肉粽  #彰化 
分類:藝文

奇幻寫手,偶爾寫寫文學獎,現在只有力氣寫極短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