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2020 後山文學獎:家

  「怎麼了?沒胃口嗎?」看我拿著筷子把一碗玉里麵攪個亂七八糟,就是沒有打算要放進嘴裡,母親的眼中充滿關心,但我只覺得煩躁。
  明知故問。我們從桃園搭柴快顛簸四小時,好不容易到達玉里再轉搭計程車才到玉里高中,柴快的柴油味燻得我剛走出車站就吐老半天。慘白著嘴唇進考場試教及面試,根本記不得自己到底對評審們說了些什麼。酷暑中長途跋涉讓我頭痛暈眩,就算硬撐完這場考試,也只是為了不愧對報名費。說起來八月還有教師甄試可以考,身為流浪教師應該要感謝老天爺和開缺的學校。可惜我這破身體,千里迢迢來到好山好水的花蓮,卻沒福氣好好欣賞玉里高中綠意盎然的校園與艷陽下的東台灣美景,只能對著一碗玉里麵生悶氣。
  要不是父親驟然去世,我也不必草草交出畢業論文,從台北回到桃園陪我媽住一年,安慰她喪偶之痛。也不會錯過一年前許多教甄缺額,到今年只有寥寥幾個缺,不得已地必須全台考透透,哪邊有缺哪邊去,跑這麼遠參加一場百中選一機率極低的考試。我不知道我是在氣我爸,我媽,這個人生,還是我自己。
  眼淚就滴在這碗玉里麵裡頭,猝不及防。
  母親沒再說話,默默吃著麵。好一會兒才說,要是考上這裡,我們一塊搬過來吧。你從小就吃不慣外面的食物,最愛吃我煮的麵。
  我低著頭沒有回答。
  那年我終究沒考上玉里高中,以備一落榜,命運安排我在家附近的學校當老師,讓母親不必陪我搬到玉里。錯過美麗的花蓮雖然遺憾,但我知道,有母親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無論是桃園,還是玉里。
#花蓮  #柴快  #玉里  #玉里麵 
分類:藝文

奇幻寫手,偶爾寫寫文學獎,現在只有力氣寫極短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