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4

分享

我的醫院二三事 順子

著者 小太陽的星與心
文字創作、各種名稱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醫療 散文 創作 護士 診所

2020.2.11
匪夷所思的事情太多,但我第一個想寫的就是順子。
當年我空降部隊,初來乍到,大家都認為我是靠裙帶關係進來的不要臉的傢伙。
順子是晚我一年來的護士,面白容貌姣好,體態婀娜,對待病人輕聲細語,也常被院長稱讚,我們這鄉下診所何德何能,在這護士荒的年代,還能請到如此高明的人才。
美麗溫柔的順子背後隱藏著不為人知的故事。離婚,前夫的糾纏;再婚,酗酒的丈夫。3名父不同的子女養育壓力,無形的巨大的壓負在她身上。在會計室向我詢問薪水,變成每月月底的風景。即使如此,她也不吝惜嶄露笑容,常在茶水間和我們聊天喝茶,表面上看來一切如此和平且美好。
直到有一天,突然聽到診間裡院長大喊一聲, 「要吵去外面吵!全部給我滾出去!」三名護士落寞寞地走了出去,留下病人們在診間面面相覷,訝異表情難掩於色。
順子和另外兩名資深的護士吵架了。吵架的原因,眾說紛紜,有人說,因為順子總愛炫耀以前在大醫院的經歷,引來這鄉下老護士的不滿;也有人說,順子總是自以為是,也不想想自己初來乍到,常欺負計時的護士,所以引起老護士們的大團結,眾所一心抵制順子。
這對我來說,其實都只是想欺負人時的藉口而已。在我心裡的順子從來不是這樣的人。
順子在診間變得綁手綁腳,沒有人願意支援她的工作。美麗的順子眉頭皺起來了,溫柔的順子開始大聲小聲了,當她在我事務電腦機器旁無助地自言自語時,我知道她受傷了,我知道她需要安慰,我很想跟她說些甚麼,但到口邊的話總是又吞了回去。這西瓜靠大邊的道理,讓我不敢跟他伸出援手。
我知道這只是人龜縮求自保時的懦弱藉口,但當時自身且難保的我沒有勇氣為她介入護士間的鬥爭。就在我漠視著裝沒事人一樣的某一天,突然聽到她要離開的消息。
她最後一天來打卡的時候,經過我的身邊,整個院內風聲鶴唳,沒有人跟她說句話,她的存在彷若空氣。我最後按耐不住,起身跟她說,「不管別人怎麼說,我都很喜歡你…」。她突然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我很訝異,因為我們的交情也沒好到相擁的地步。
這個世界原來已經殘酷到,就算是不熟悉的人,只要一句短短的話語,就能融化內心的冰山。
就這樣,順子離開了。
到了茶水間,我會想起她泡的茶,不怎麼好喝,但就像她當年短暫的存在一樣苦澀且尷尬。到了月底,我會想起她酗酒的丈夫,經濟困難的窘境。到了換衣間,我會想起她苦中作樂時說的,什麼內衣掉下來的無聊笑話。
我利用職務之便,默默記下她的地址電話,但始終也沒能鼓起勇氣去拜訪她。問她一聲,你好嗎?我知道,這一輩子我心裡永遠會惦記著她,這是對我當年沒有對她伸出援手的懲罰。
我必須花費很大的力氣才能從順子帶給我的衝擊中走出來,因為她的離開並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模糊,反而時間像是催化劑,在我心中轉換成一個無法彌補的遺憾。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才慢慢發現,我遺憾的不是對順子的同情,而是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悲哀。
#醫療  #散文  #創作  #護士  #診所 
分類:藝文

定居日本的喜歡言承旭的假太陽。興趣是寫作與天馬行空式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我的醫院二三事   我的北齊診所
  • 下一篇
  • 我的醫院二三事   順子 後記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