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情緒容量滿載

半年前因為疫情回到了臺灣。計劃被打亂的同時心情也被打亂。
島內蠻像是有個巨大保護罩。回來之後總覺得很疏離;有移動的自由、正常營運的商店和娛樂,千里遠發生的事也不再那麼迫切。停課封城囤貨排隊社交距離瓦干達打招呼首相直播口罩大眾運輸秋季開學疫苗節節攀升的死亡率。
地理上的距離,影響心理上還有時間上的感受。走路二十分鐘到捷運站在這裡我不太願意,在那裡我可以走了一個多小時只為了要到公園坐著。人體實際佔據空間以及人體延伸出去的空間感受,是受限的;如果把我的身體還有我的意志視為一個容器,最近時常意識到這個容量是有限的。而電腦旁的我的手機像是一個在源源不絕榨乾我的怪物。滑,喜歡,截圖,快轉,兩倍速播放,下單。儲存一堆我以為我可能會用到的圖,拍攝看起來大同小異的照片,需求量從32GB變64GB再變128GB。習慣快轉和兩倍速播放,不然沒有進電影院不可能好好看完一部電影,然後看更多的影片或聽更多的幹話。
開始有意識地刪除,用上傳取代儲存,反正24小時之後就會在某個雲端。所以想要保留的瞬間可以用比較不佔位置的方式留下來了,可是訊息和新聞動態卻必須照單全收,包括想看到的和不想要看到的,情緒的容量常常在滿載的邊緣。
來自社群媒體上片段式的內容,迅速地造成波動,情緒上的。感覺到情緒無法控制的時候比感覺到快樂的時候多。這個時候我真的覺得我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常常我覺得我很矛盾。想要分享但又想要藏起來,融入又抽離,喜歡又忽然討厭。感受就是感受,我沒辦法決定我要什麼樣的感受之外,要誠實面對自己在矛盾中的感受也很難。我從什麼時候有這麼多感受,又是從什麼時候消化不了這些感受。甚至開始想辦法要決定演算法,或是討好演算法。每一個我的喜歡,倒讚,分享,都是我的面向,自以為可以因此決定自己要看到什麼。
刪了又裝,裝了又刪;無限的循環承載我的脆弱、渴望、迫切,和逃避。社群戒斷終究是失敗。一九八四的溫斯頓想不起來被黨統治前的日常,二零二零我也想不起來在進入網路社群之前的社交。
#情緒  #社群  #戒斷  #日常 
分類:日記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