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桂殿秋

眺遠景,倚斜闌◎階前冷月映光寒◎離人遠去情思起,卻見天邊星也殘◎
----------------------
      初秋,夜微涼。望著遠方那一抹隱在黑暗中的朦朧山色,凝神,仍然看得見山的輪廓。他擲了手中的酒壺,濃濃地嘆了一口氣。
      明明已經約定好,下次見面時只有刀劍相向、沒有所謂朋友情義了,怎麼他還是忍不住要登這樓,兩人曾經把盞言歡、義結金蘭的小樓。那時他不出名,只是個江湖上默默無聞的小子。他也並不得意,只是個小地方裡頭不受重用的小衙役。怎麼知道那時結成知己的無名小卒和小衙役,到最後竟然會演變成為幫派首領和庶守京畿剿平叛黨的將軍這個對立的局面?
      「你知道我們沒有反叛的意思。」
      「但是吃六扇門的飯,我不得不。」
      六年了,畢竟六年的時間不算短啊。彼此都改變了。也或許,真的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罷。
      「喝了這盅,你我就此別過,恩斷義絕。戰場上各為其主,死而無怨。」
      選擇了這唯一的一條路,他知道他也心痛,但是,人各有志。一個選的是浪跡江湖卻不能瀟灑自在;一個選的是獻身為國卻只好聽命於人。
      已經離去的朋友,是永遠無法挽回的嗎?
      下回,是否就只能選擇將手中的獨吟劍插入他的胸膛,或者讓他的龍嘯刀劈開自己的身體呢?
      兩道劍眉,在他的臉上糾結,結成一個不可解的憂鬱。
      十八的夜晚,月雖缺但仍然皎潔,映照著石階,映成了半透明的琉璃天階。他懷想,是否可以藉此步步登上天際,然後掬起河漢的星水,啜飲。呵!順著階梯仰望而上,才發現,月明星稀,天邊只殘了顆欲明卻暗的星子,在悄悄地吐露它微弱的呼息。
      那顆殘星,最終總也是孤單啊!
      他笑,又對著星子發了一會兒愣,才緩緩拾起身邊的劍,步下這小樓。
      這一去,此生他就不打算再登樓了。
#宋詞唐詩 
分類:藝文

奇幻寫手,偶爾寫寫文學獎,現在只有力氣寫極短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