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歸自謠

燭影曳◎簾幕深深窗兒閉◎難眠長夜披衣起◎
三杯淡酒人不醉◎揮清淚◎相思欲寄無從寄◎
 --------------------
      徹夜輾轉難眠,長吁一聲,他披衣坐起,打算今夜不睡了。反正已經過了三更,離天亮,也不會太久。
      不曉得自己是怎麼了。從來沒有這樣的情況,往常不論在小鎮客棧、在野外人家的柴房馬廄甚至以地為床以天為被,總是一倒頭就沈沈睡去,心上完全沒有什麼好罣礙的。今夜不同,翻來覆去的,就是睡不著。
      他不想承認,是因為那雙眼眸的關係。
      其實也沒什麼的。不過就是那日他為了趕赴清河鎮辦一件要緊的事,策馬正好經過城西一座極大宅院的圍牆邊。他心急,也沒注意路上是否有人,誰知馬兒忽地一聲長嘶,他才倏然發現路上站著一位姑娘,馬兒險些就要踩踏過去了。他急轉馬頭,避開那姑娘,回眸一望,才看清那姑娘似是想把牆邊的柳條採幾枝下來,手上還掛著一個尚未編完的柳條小籃子。她的臉上沒有驚惶的神色,倒是望著他出神,那雙美麗的眼眸,帶著迷濛與困惑。
      他沒時間停下來,就算有時間,他也不會像一般的登徒子一樣,唐突佳人。不過就這麼一回眸,他的心卻受到了極大的震撼。有些魂不守舍地處理完清河鎮的事情,他回到城裡,徘徊在那姑娘走入的院落附近,只為他確定那姑娘也與他有一樣的,似曾相識的感覺。他又怕自己的貿然會嚇到那姑娘,一個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俠士,竟然變成一個畏首畏尾只敢躲在暗處默默凝視著姑娘家的思春男子。
      不過每回去守候,他總是失望而歸。因為自分別那刻起,他不曾再見過那姑娘。就連見一面都不可得,更不用說知道佳人芳名了。
      怎會如此呢?他整個晚上就這麼燃著將熄未熄的燭,沈默地喝酒,一杯又一杯。難道這就是所謂的男女之情?這是他下山幾年以來,前所未有的感覺。心上像是懸著什麼似的,睡也不是醒也不是。仰頭灌入剩下的最後一杯酒,他笑自己癡,把獨吟出鞘,細細又揩抹了幾回。輕彈劍身,劍鳴像從遠處傳來一般,幽幽地震動他的耳膜,似斷若續,綿綿不絕。
      無從表白的相思,最是折磨人哪。凝視著翻起魚肚白的天,他低聲喟然地一嘆。
#宋詞唐詩 
分類:藝文

奇幻寫手,偶爾寫寫文學獎,現在只有力氣寫極短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