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三臺令

風驟◎風驟◎昨夜小亭依舊◎有人亭上倚闌◎獨望星稀月殘◎殘月◎殘月◎知我相思難別◎
--------------
      粗糙的風刮過臉上,有種刺刺麻麻的感覺。秋風一日比一日緊了。時節快進入冬天,他的傷初癒,此時此刻不該在這小亭上吹風的。
      若是她見著,又要蹙著秀眉對他埋怨不愛惜自己了。想起她,他的心頭一陣甜,然而旋即又是一陣酸楚。既是真心相許,為何兩人仍然不能廝守終生?難道眼前這些阻礙真的是無法抵抗、不得不從的嗎?
      「走!」他情不自禁大吼,握緊了拳憤然站起,復又想起什麼似的頹然坐下。不可能。即使他有萬夫莫敵的勇氣,她也不可能真的丟棄一切,隨他遠走高飛。她是那麼的為別人著想,寧可自己不好過,也不願負別人一分一毫。
      不對,不對。他知道她心裡是極願意與他走的,假若可以把事情完滿的解決,她未必不會隨他離去。
      ──但是,倘若真的那麼輕易可以解決,她卻又怎會在他提起時眉尖若蹙、泫然欲泣呢?
      抬頭望,中秋剛過,月已殘了。獨有一兩顆星子掛在天邊,無力地閃爍。明知道兩人的感情恐怕今生無望,又何必在此苦苦糾纏?他一拳擊在柱角,牆壁碎屑簌簌而落。他的劍眉更加深鎖,臉色更加抑鬱了。饒是他武功再高,也解不開這道無可轉圜的難題。
#宋詞唐詩 
分類:藝文

奇幻寫手,偶爾寫寫文學獎,現在只有力氣寫極短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