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失眠治療:聲韻學入門簡易版筆記大放送(二)

  【溫馨小叮嚀】本文適用於臺師大國文系林香薇老師所講授之「聲韻學(一)」課程,可作為期末考試的複習參考資料。 以下是自己以前根據課堂筆記、考試範圍和考古題所整理出來的濃縮版筆記,建議搭配董同龢《漢語音韻學》一起服用。 
思考題一:試比較「國語與《中原音韻》」以及「《中原音韻》與《洪武正韻》」的差別。(包括語音系統、分類方式、作者、編排等)
(一)國語與《中原音韻》(下簡稱《中》)之比較
1、相同處:
(1)無濁塞音、塞擦音。(原因:元代已經過濁音清化,濁音平聲字演變為送氣清音,濁音仄聲字則變為不送氣清音)
(2)聲母 p-  p'-  m-  f-  t-  t'-  n-  l-  相同。
2、不同處:
(1)國語入派四聲,《中》入派三聲。(不過,《中》的聲調分陰平、陽平、上、去四聲,與國語相近)                            
(2)國語的微母字為零聲母 ϕ ,《中》為 v-。
(3)國語的疑母字為零聲母 ϕ ,《中》為 ŋ- 。
(4)國語的顎化已發生,《中》未發生。(原因:《中》的聲母 ts、ts'、s 及 k、k'、x 可配細音[ i ],但國語不能)
(5)國語的捲舌音(tʂ、tʂ'、ʂ、ʐ)於《中》皆唸舌尖面音 tʃ。
(6)國語無-m尾,《中》則保留該陽聲韻尾(見於侵尋、監咸、廉纖三韻)。

(二)《中原音韻》(下簡稱《中》)與《洪武正韻》(下簡稱《洪》)之比較
1、《中》乃元代周德清為當時製曲需要而作,表現實際語音;《洪》為明代官修韻書,編者有宋濂、樂韶鳳等11人,多為南方人。
2、《中》先分韻類,再分聲調;《洪》則據傳統韻書體例,先分聲調,再分韻類。
3、《中》的聲調分陰平、陽平、上、去四聲,入派三聲;《洪》則分平、上、去、入四聲,無入派三聲,似《廣韻》。
4、《中》入派三聲;《洪》入聲獨立,完整保留-p、-t、-k尾,與陽聲韻-m、-n、-ŋ相配。
5、《中》濁音清化;《洪》保留完整的濁塞音、濁塞擦音、濁擦音。
6、《中》有19韻目;《洪》平、上、去共66韻,分為22韻目。(《洪》之「齊」「灰」分韻、「魚」「模」分韻、「蕭」「爻」分韻,故較《中》多出3韻目)
聲韻學 漢語音韻學 語言學 中文系 國文系

Photo by Steven Su on Unsplash

思考題二:請舉例說明反切本身的錯誤與系聯條例本身的局限。
(一)反切本身的錯誤可歸結出以下兩種情形:
1、介音的錯誤:古代造反切時,不慎忽略了夾在聲、韻之間的介音所致。
(1)開合之誤—舉例:迥韻「茗,莫迥切」,誤以合切開。
(2)洪細之誤—舉例:東韻「豐,敷空切」,誤以洪切細。
2、傳抄的錯誤:反切初造時不誤,經輾轉流傳後才發生錯誤。
(1)錯在反切上字—舉例:真韻「真,側鄰切」,《切三》作「職鄰切」。
(2)錯在反切下字—舉例:脂韻「尸,式之切」,《切三》作「式脂切」。

(二)系聯條例本身的局限:
1、以「聲同韻必不同」或「韻同聲必不同」來離析可以系聯的某類,而判別某個切韻是錯的,此方法不一定可靠。
 【舉例】上聲五旨的切韻下字「癸、誄、軌、洧、美、鄙」原本可以系聯,現舉前三字說明如下:
「癸(居誄切)」→遞用→「誄(力軌切)」→遞用→「軌(居洧切)」
根據分析條例,「癸」、「軌」上字同用「居」,聲母相同而二者韻母不同,是確定的。不過。由此出發,可言「癸」下字用「誄」是錯的,因為「誄」、「軌」可遞用而系聯,然「癸」、「軌」不同類而無法系聯,出現矛盾;又,亦可言「誄」之下字「軌」用錯了,因為「誄」、「癸」可遞用而系聯,然「癸」、「軌」又碰上不同類而無法系聯的問題,再次出現矛盾。在這兩種情況下,無法判別孰是孰非,甚至有另一種可能——即此二情況皆非,因為反切上字可能有未經發現的錯誤
2、有些無法系聯的兩類,是因「韻母不同」或「兩兩互用」,有時也難以判別。
 【舉例】《廣韻》下平聲六豪之反切下字,「袍、毛、褒」為一類,「刀、勞、曹、遭、牢」為一類,無法系聯。然而,陳澧因上聲三十二皓和去聲三十七號皆只有一類,而依據補充條例(平上去入四韻相承者,其每韻分類亦多相承)把它們合併為一類。陳氏忽略了一點,即「袍、毛、褒」所切皆是唇音字,但豪韻唇音字的韻母讀法可能和別的字有所不同。
3、《廣韻》「又切」之音全是抄錄前人的音切,例外比正切還多,更往往與正切矛盾而出現錯誤。陳澧面對此一情況,常訴諸主觀來進行系聯的判斷,很有可能把不相關的字給系聯起來,得出不正確的結果。
聲韻學 漢語音韻學 語言學 中文系 國文系

Photo by Vladislav Muslakov on Unsplash

思考題三:請舉例說明陳澧《切韻考》系聯條例。
(一)基本條例
1、若切語上字與所切之字為雙聲,則切語上字之同用、互用、遞用者,聲必同類。(以下符號 ═ 表同用、 ↔ 表互用、 → 表遞用)
(1)同用—舉例:冬(都宗切)═ 當(都郎切),同用「都」字。
(2)互用—舉例:當(都郎切) ↔都(當孤切),「都」、「當」二字互用。
(3)遞用—舉例:冬(都宗切) →都(當孤切),「冬」用「都」字、「都」用「當」字。
2、若切語下字與所切之字為疊韻,則切語下字之同用、互用、遞用者,韻必同類。
(1)同用—舉例:東(德紅切)═ 公(古紅切),同用「紅」字。
(2)互用—舉例:公(古紅切) ↔紅(戶公切),「紅」、「公」二字互用。
(3)遞用—舉例:東(德紅切) →紅(戶公切),「東」用「紅」字、「紅」用「公」字。

(二)分析條例(重要前提:《廣韻》同音之字不分兩切語)
1、兩切語下字同類者,上字必不同類。
【舉例】紅(戶公切)、烘(呼東切),下字「公」、「東」已由基本條例聚合為同類韻母,則上字「戶」(匣母)、「呼」(曉母)必為不同類的聲母。
2、兩切語上字同類者,下字必不同類。
【舉例】公(古紅切)、弓(居戎切),上字「古」、「居」已由基本條例聚合為同類聲母,則下字「紅」、「戎」必為不同類的韻母。

(三)補充條例
1、切語上字若同類而無法系聯,乃因切語上字「兩兩互用」之故。
【舉例】
多(得何切)、得(多則切) → 「多」、「得」互用為上字
都(當孤切)、當(都郎切) → 「都」、「當」互用為上字
結果:如上兩組反切上字無法系聯。
解決方法:考《廣韻》一字兩音者,互注切語,其同一音之兩切語,上二字聲必同類。
【解決方法舉例】
一東:「凍」,德紅切,又都貢切;
一送:「凍」,多貢切,又音東。
 →「都貢」、「多貢」同音,則「都」、「多」二字實同一類,均為端母。

2、切語下字若同類而無法系聯,乃因切語下字「兩兩互用」之故。
【舉例】
朱(章俱切)、俱(舉朱切) → 「朱」、「俱」互用為下字
無(武夫切)、夫(甫無切) → 「無」、「夫」互用為下字
結果:如上兩組反切下字無法系聯。
解決方法:考《廣韻》平上去入四韻相承者,其每韻分類亦多相承。
【解決方法舉例】
上聲三麌(音同「餘」)和去聲四遇均只有一類,故參考上、去聲的情況,將平聲一虞的 「朱、俱、無、夫」全部系聯為一類。
聲韻學 漢語音韻學 語言學 中文系 國文系

Photo by Kate Stone Matheson on Unsplash

思考題四:請說明魏晉、六朝、隋、唐、宋代韻書的沿革。又目前所知,唐代增訂《切韻》的著作有哪些?它們各做了哪些修改?
(一)魏晉、六朝時期
1、魏:李登《聲類》為一般認定之韻書鼻祖,全書凡11520字。唐 · 封演《見聞記》言其「以五聲命字,不立諸部」,可知該書無劃分韻部。
2、晉:呂靜《韻集》開始劃分韻部,共分為「宮、商、角、徵、羽」五卷。
3、六朝:主要代表作有夏侯該《韻略》、陽休之《韻略》、周思言《音韻》、李季節《音譜》、杜臺卿《韻略》,今皆已亡佚。亡佚原因有二:其一,隋代陸法言《切韻》問世;其二,語音流變,失去參考價值。

(二)隋代:陸法言《切韻》(學術貢獻:集六朝韻書之大成!)
1、《切韻 · 序》中的幾條重要介紹和線索:
(1) 「昔開皇初,有儀同劉臻等八人,同詣法言門宿。 」
(2)「與會學者:儀同三司劉臻、外史顏之推、著作郎魏淵、武陽太守盧道思、散騎常侍李若、國子博士蕭該、蜀王諮議參軍辛德源。」
 → 僅蕭該為南方學者,其餘皆為北方人。
(3)「吳楚則時傷輕淺,燕趙則多傷重濁;秦隴則去聲為入,梁益則平聲似去。」
(4)「因論南北是非,古今通塞。欲更捃選精切,除削疏緩,蕭、顏多所決定。」 
 → 劉臻等八人的分韻原則是「論南北是非,古今通塞」,力求包羅古今方言的許多語音系統。(南北朝以來的韻書多記一地的方言,無法兼顧各地以達到實際的需要與運用;加上古今語音變化,造成使用的困擾與流通上的阻塞。)
2、根據各家載錄及今存殘卷,可知《切韻》內容如下:
(1)以「平、上、去、入」分卷,平聲字又分上、下卷,全書共五卷。
【注意】《切韻》將平聲字分上、下卷,只是因為字多而分卷,並不代表分陰平與陽平!
(2)全書凡193韻,較《廣韻》少13韻。
①平聲上:26韻;平聲下:28韻 → 少3韻
②上聲:51韻 → 少4韻
③去聲:56韻 → 少4韻
④入聲:32韻 → 少2韻
(3)所收字數約12000字左右。

(三)唐代:對《切韻》的增訂本
1、王仁煦《刊謬補缺切韻》
(1)增訂緣由:刊正訛謬、增字加註。
(2)對陸氏原書的韻目次序未太大更動,僅於上聲、去聲各多分出一韻,全書共分195韻(193+2=195)。
(3)現存版本: 
①敦煌殘本(又稱「王一本」)—195韻
②故宮全本(又稱「全王本」)—195韻
③故宮殘本(又稱「王二本」)—193韻
兩個故宮本是上、下平聲韻目不自為起訖,兩相銜接。
2、孫愐《唐韻》
(1)書名又稱「廣切韻」,或略稱「切韻」、「廣韻」。
(2)版本:開元本、天寶本
①開元本:韻目次序大致與王氏《刊謬補缺切韻》相同
②天寶本:較陸氏《切韻》之平聲多出3韻,上、去聲各多4韻,入聲多2韻。
(3)孫愐《唐韻》(天寶本)與陸法言《切韻》之韻目比較
①《切韻》:嚴○○業 → 《唐韻》:嚴儼(+琰)(+豔)
②《切韻》:真軫震質(開口) ┃ ○○○○(合口)
→《唐韻》:真軫震質(開口) ┃ 諄凖稕術(合口)
③《切韻》:寒旱翰曷(開口) ┃ ○○○○(合口)
→《唐韻》:寒旱翰曷(開口) ┃ 桓緩換末(合口)
④《切韻》:歌哿箇(開口) ┃ ○○○(合口)
→《唐韻》:歌哿箇(開口) ┃ 戈果過(合口)
【小整理】
①孫愐《唐韻》(天寶本)與宋代《廣韻》同為206韻(193+13=206)。
②孫愐《唐韻》(天寶本)比陸氏《切韻》之平聲多了 諄、桓、戈 3韻,上聲多了 琰、凖、緩、果 4韻,去聲多了 豔、稕、換、過 4韻,入聲多了 術、末 2韻,總計多出13韻。
3、李舟《切韻》
(1)今已亡佚。
(2)特色:整理韻部次序時,將有音近關係者排在一起。

(四)宋代:《大宋重修廣韻》
1、簡介
(1)年代:北宋真宗大中祥符元年(1080)
(2)編者:陳鵬年、邱雍等,奉敕編撰,屬於官修性質的韻書
(3)目的:提供時人應試作文之用
2、價值
(1)《廣韻》之體制和音系均承襲《切韻》。陸氏《切韻》上集六朝韻書之大成,下開唐代韻書之先導;《廣韻》承之,集唐以來韻書之大成,開宋以後韻書之先導。
(2)有助於今人推定中古音系、推溯上古音之起點、譜出中古至現代的音變規則。
3、編排
(1)收字26194字,注共191692字。
(2)依平、上、去、入四聲分為五卷,平聲字因較多而分上、下兩卷。
→先分聲調,再分韻類
(3)全書凡206韻。(平聲上:28韻;平聲下:29韻;上聲:55韻;去聲:60韻;入聲:34韻)
(4)每韻之內,將同音字類聚在一起,並在頭字下方註明反切,以表這群同音字的共同唸法;反切之下又註明了同音字的數目(如:「東」字下註「德紅切,十七」)。
(5)《廣韻》是押韻的參考書,而押韻不需顧及聲母,故其聲母之先後排列次序就不加講求了。
(6)《廣韻》中,每個韻都有一個名稱,叫作「韻目」(以易識字表之),韻目的來源恰好是各韻的領頭字
聲韻學 漢語音韻學 語言學 中文系 國文系

Photo by Mpho Mojapelo on Unsplash

思考題五:《廣韻》四聲之分韻為何參差不齊?
(一)原因一:陰聲韻與入聲韻不能相配。
1、一般而言,陽聲韻-m(雙唇)、-n(舌尖)、-ŋ(舌根)與入聲韻-p(雙唇)、-t(舌尖)、-k(舌根)皆是輔音收尾,且發音部位整齊,二者發音性質相近,故相配。
2、陰聲韻因以元音收尾,故與輔音收尾之入聲韻無法相配。
(二)原因二:去聲多出「祭、泰、夬、廢」四韻,無平、上、入聲與之相配,僅有去聲之調型。
(三)原因三:某韻之字少,附入它韻。
1、《廣韻》中,凡有3個以上的音,才能獨立為一個韻部。少於3個音(字太少)的韻,《廣韻》將之寄放於附近的韻部中,有以下四種情形:
(1)冬上→腫:冬上僅2音3字,編入腫韻
(2)臻上→隱:臻上僅2音3字,編入隱韻
(3)臻去→震:臻去僅1音7字,編入震韻
(4)痕入→沒:痕入僅1音5字,編入沒韻
2、補充—獨立而收字少的韻部:
平聲:臻韻(3音34字)、嚴韻(4音11字)、凡韻(2音9字)
上聲:很韻(3音8字)、等韻(4音6字)、駭韻(4音14字)、儼韻(3音10字)、拯韻(4音8字)、黝韻(3音12字)
去聲:恨韻(4音7字)、幼韻(4音5字)、釅韻(4音7字)
入聲:櫛韻(3音13字)、乏韻(6音12字)
聲韻學 漢語音韻學 語言學 中文系 國文系

Photo by Manki Kim on Unsplash

思考題六:《廣韻》分類龐雜的原因?
原因一:先分聲調,再分韻類。
→若不計聲調的差別,實際僅有61個韻
原因二:往往因「介音」的不同而分韻。
→例1:「冬韻」和「鍾韻」為洪細之不同(uoŋ / juoŋ)
→例2:「灰韻」和「咍韻」為開合之不同(uɒi / ɒi)
原因三:因古今南北之不同而分韻。
→承襲陸氏《切韻》的分類方式,使得分韻更為細密而繁多。

#聲韻學  #漢語音韻學  #語言學  #中文系  #國文系 
分類:學習

評論
下一篇
  • 09/20桃園到上海浦東:機場+篩檢+隔離+開銷細節大公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