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關於體罰, 我想說的是

 
海苔快滿四歲了, 不管是老外說的"Terrible 2" 還是"三歲小孩, 貓狗都嫌", 我都已經結結實實的領教過. 為人父母一定是一種修練, 不用說不管有沒有師父引進門, 修行總是在個人. 在他成長的這段頑皮階段, 我曾經用過各種不同的方法, 也包括體罰, 我打小孩手黑的程度不是蓋的, 一個印子帶著好幾天不是甚麼特別的事情, 但現在我已經告誡自己不再動用體罰, 也堅持了好一陣子. 也是這樣, 我覺得關於體罰這件事情, 我多少可以在自己部落格這裡說上兩句
小孩頑皮的原因很多, 大凡聰明健康的孩子沒有不好奇的, 這也是兩歲孩子正常不過的行為, 這是他們探索世界的方式, 但是小孩成長的環境, 也就是大人打造的家有很多時候並不適合這樣的"探索"活動, 小孩爬高, 我們怕他危險, 再三告誡無效, 於是打; 小孩玩水, 我們一樣要繃緊神經, 打; 小孩碰電器, 廚房刀具, 餐具, 甚至學大人關門把自己反鎖住, 我們一樣要打. 打是一種制約, 希望他記住要遠離這些危險的行為, 但是這其實是最便宜行事的一種作法, 如果我們可以想辦法減少家裡的危險因子, 這些小時候會害他被打的事情其實可以減掉大半.
我曾經在打完小孩後感嘆, 如果我的房子大一點夠他們玩, 小孩子也許可以少討點打. 當然換大房子這個難度太高了, 但是要我不打孩子卻是相對容易得多不是嗎? 就更不提暴力或疼痛式的制約只能讓小孩保持害怕卻不用去試著思考這些事情的危險之處
等到孩子再大一點, 大約三歲之後, 你會在意他的行為是不是符合禮節, 你教導他要在公共場合輕聲細語, 在餐廳端坐不吵鬧不跑跳, 結果一但無效, 我們一急起來就罵, 就打, 我們用語言的聲調文字的暴力加上身體的疼痛當作培養一個有禮節的小孩的工具, 說實在也真的很諷刺. 我無法說服自己相信用一種不文明的方式可以教育出文明的下一代, 有太多時候我覺得自己只是害怕在那種場合當一個"無作為"的父母而悖於社會大眾對於一個家長該要好好"管教"自己小孩的期待, 說白話一點就是為了面子打孩子.
孩子是我們的寶, 也因此當他讓我們受傷的時候那種痛是加倍的. 但孩子終究是個孩子, 我們不能忘記這些都是一個過程
體罰不是不能當作工具, 就像栽種一棵樹苗, 我們細心呵護給他日照澆水, 也為他抓蟲除草, 你當然可以下農藥, 但每種工具都有它的效果和副作用.
對於繼續把體罰當作一種選項的父母, 我不能說他們是錯的, 但我發現他們常會強調自己的孩子有多麼特殊多麼皮多麼難管教. 其實越傑出的孩子當然是越特別的, 就更不用說如果父母認為自己的選擇是對的, 大可以不用在乎別人的看法. 之所以會這麼強調, 很顯然的自己其實感到很在意, 這不也是一種矛盾?
前陣子我甚至看到有"零體罰害死台灣人"這種文章
我相信任何時候, 只有當我們徹底放棄或是衷心否定一種選項, 我們才會用心去尋找其他更高品質的答案, 而答案是人找出來的, 只要你夠了解你的孩子, 一定能找出溝通的方法. 我把這個當作是自我要求, 而我會繼續這麼作. (有文為證)
現在, "打"小孩在我家顯然還沒有完全絕跡, 我偶爾還是會"打"他, 但是孩子很聰明, 當他被打的時候他會小聲對我說: 你輕輕打我是不是要警告我的意思?
這樣, 我覺得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教育這件事情要的, 從來就不在於眼前效果而已, 過程的品質與日後的影響, 同等重要. 
我還能朗誦出小學時某一課的課文是因為當初被逼而記住的, 但是那樣的"訓練"並沒有讓我變成一個文學家或是熱愛學習的人, 顯然當初老師也並沒有打算讓我一輩子記得這一篇課文. 我希望這樣的親身體驗, 足夠讓我對低品質的體罰永遠保持清醒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file. 036] 恰到好處的經典 -- Kodak Retina IIa (Type 016)
  • 下一篇
  • [file. 035] 曾經叛逆 -- Praktina IIA (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