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橫看成嶺側成峰

 「我們就很像在跟魔鬼做交易,魔鬼就是電腦;我們要的東西全部都在電腦手上,我們不知道怎麼跟他拿,深度學習大概就是跟他溝通的方式。」
被心理學薰陶(荼毒)了10餘年,我無法代言心理學,但多少能領略80年代心理學的浪漫。心智看不見摸不著,更完全抵抗任何客觀描述,居然能在心理學中被塑造出一套大敘事。大家跟著這套敘事走,訊息處理、感官、記憶、長期短期、外顯內隱、詞彙觸接、注意力、抑制、調控、訊息整合、表徵轉換--所有潛在變項,都在這套架構中變成外顯理論。
只是橫看成嶺側成峰,都是內隱變項了,怎麼可能會有唯一一套大敘事。可是,如果不努力防衛堅守這套大敘事,心理學怎麼可以有科學方法、科學理論。很多問題在這套大敘事中捉襟見肘:什麼是心理辭典?它長什麼樣子?科學心理學描繪的心理辭典,大概就是有一些概念,但能不能用一套非常嚴謹的公理系統來描述,就…見仁見智,看要公理到什麼程度。反倒語言學裡的WordNet和FrameNet各自具體發展出一套心理辭典的樣子。兩邊都很美麗,卻是各自的桃花源。
那以經驗現象為師呢,我們就從資料端直接逆流溯溪吧,看看這個世界的原始資料跟我們說什麼。可是,人畢竟是活在自己的感官世界,我們只能精通感官跟我們說的事情。其他的,這世界所有的種種「資料」,跟我們格格不入:大量文本、影像、溫度、大氣風向、氣壓、粒子對撞,人頂多只能負荷其中滄海一粟。我們眼巴巴地望著電腦,希望窺見天機。它卻冷冷地丟給我們deep learning,叫我們自己參透。
我們可能真的再跟魔鬼作交易,拿人類的概念符號-或者,某種浪漫意義下的人性尊嚴-換取向量空間的洞見。可是,天曉得電腦有沒有興趣扮演魔鬼,或者魔鬼可能只是某種形式概念的低維度投射,我們只是在做某種未知語言的田野調查。把人類概念符號當踏腳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我很想解釋人類心智,我也深深同情心理學的大敘事。
這不見得是交易,只是第一次接觸。 
#桃花源  #魔鬼  #電腦  #東西  #深度學習 
分類:學習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