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1

分享

因為紐西蘭而開始的旅程,因為疫情而被打亂的行程

會去澳洲打工度假,只能說是因緣際會,因為澳洲打工度假的選項,最初壓根就沒有出現在我跟女友原先的安排裡。
原先是想去紐西蘭打工度假的,只是紐西蘭每年發放的簽證都有名額限制,命又不好,搶不到當年的名額。為了不虛度光陰再等一年,於是採用了備案:
先去澳洲打工賺錢,再去紐西蘭度假當大爺。
於是才有了後面在澳洲開始第二人生的故事。
紐西蘭 澳洲 打工度假 疫情 背包客

Photo Credits

對紐西蘭的嚮往

紐西蘭對我來說,打從過去以來就只是地理課上的一個國名,即便成年,頂多也只想去東南亞各國看看,從不在我想去的名單中。
最初會動了想去紐西蘭打工度假的念頭,是在2018年初還當替代役的時候,離半年才退伍的我,宅在宿舍追YOUTUBE《晓说》時,主持人高曉松介紹兩集紐西蘭的歷史、人文與地理,輾轉得知紐西蘭也有開放打工度假簽證。
  

目前YOUYUBE已找不到該影片,有興趣的人可以在google搜尋關鍵字:
曉說 第108期:中土世界紐西蘭(上)
曉說 第109期:中土世界紐西蘭(下)
高晓松《晓说》:中土世界新西兰仍然是有影片跟音檔的版本可以收看或收聽。

「紐西蘭不錯欸!想去紐西蘭打工度假。」
「蛤?!」
當天晚上跟女友聊到自己的想法,把影片丟給她看。
「紐西蘭感覺好棒!」
沒過兩小時,就決定一同前往紐西蘭打工度假。於是接下來的日子,開始著手追蹤簽證申請日、申請條件、行前準備等,以及安排她的離職日、我退伍之後的準備計畫。
「那就認命,在台灣找下份工作。」
「同進同退,申請到的那個人就不要去,兩人平均分擔簽證的費用。」
「那如果兩個人都沒有怎麼辦?」
「那就改去澳洲打工度假?」
在女友畢業後,被職場殘害三年的職業倦怠下,只求離開有毒的職場環境,休息一段時間,為自己的後青春期喘口氣,而非再次馬上投入職場,繼續厭世人生。因此也有了如果紐西蘭簽證沒搶到,就改去澳洲打工度假的共識。
有了澳洲的備案後,表示退伍後開始算起,至少未來一年的規劃就是到南半球展開背包客生活。資料的準備上,就更能專注在澳洲、紐西蘭以及背包客工作與生活的主軸去收集相關資訊。
紐西蘭開放打工度假簽證才沒幾年,相對於澳洲打工度假的資料,紐西蘭的的資料相對不齊全。當時整理資訊後,釐清出幾項重點:
  1. 紐西蘭很美。
  2. 澳洲是台灣人出國打工度假,人數最多的國家。
  3. 澳洲的基本時薪比紐西蘭高出一些;紐西蘭的整體物價比澳洲高出一些。
  4. 澳洲的工作機會比紐西蘭多,產業類別也比紐西蘭多元。
  5. 紐西蘭打工度假簽證有名額限制,僅有600位名額,每年的六月多開放申請。
  6. 澳洲打工度假簽證沒有名額限制,只要簽證下來,隨時想去就去。
有了初步的理解後,對於去兩個國家的打工度假可以設定的可行目標也有了些眉目,分別設定以下目標:
如果去紐西蘭打工度假
存不了多少錢,因此打工存下來的錢就全當作紐西蘭環島的盤纏,只求初期投資損益兩平,不打算留錢回台灣。

如果去澳洲打工度假

既然人都到了澳洲,除了紐西蘭外,打工閒暇之餘,也要到澳洲各處見識見識,等澳洲打工度假結束之後,回台灣前在去紐西蘭環島當作收尾。
為了達到我們這趟來澳洲打工度假的目的,即便是高所得,在澳洲也必須省吃儉用。存下來的錢除了撥一部分當作紐西蘭的旅費外,剩下的就帶回台灣。
最好是澳洲打工完,紐西蘭旅遊完,還能存筆小錢回台灣。
畢竟要把耽誤到去紐西蘭的時間成本考量進去。因此,如果天註定要讓我們先去澳洲打工渡假,再繞道去紐西蘭,我們的目標必然是要貪心一些,將耽誤的時間給補回來。
  

就跟信用卡帳單一樣,這一期沒繳,累積到下一期就要另外多付一筆利息;去澳洲打工度假耽誤一年的紐西蘭之旅,對我們而言,那筆利息就是「多存一筆小錢帶回台灣」。

最後在六月搶簽證名額的時候,豪無意外的雙雙槓龜,只好認命執行我們的B計畫:
改去澳洲打工度假,待澳洲打工度假的時間結束,存一筆小錢當旅費,再去紐西蘭當大爺。
最好是旅遊完後,還有一筆小錢能帶回台灣(菸)。

紐西蘭,原來我們的緣分這麼遠

紐西蘭 澳洲 打工度假 疫情 背包客

Photo Credits

半年前因為疫情的關係,在準備飛往紐西蘭的前兩周,紐西蘭緊急宣布入境者一律隔離14天,等於原先預計為期45天的環島之旅,壓縮到只剩一個月。
  

前提是前面的隔離天數,還必須有飯店願意收留隔離者才行。

更重要的是,沒辦法保證隔離14天後,外面的世界變化會如何。倘若紐西蘭變成疫情重災區,演變成封城鎖國的情形,最後困在紐西蘭也是什麼都玩不到、去不成,卻還是得待在當地燒錢。
考慮再三後,我們被迫放棄紐西蘭之旅。當時留給我們的只剩兩個選項:
  1. 留在澳洲繼續打工存錢,等疫情狀況好轉,再決定要去紐西蘭或回台灣。
  2. 趁澳洲疫情還沒大爆發前,回台避風頭,先保住小命,紐西蘭之後再說。
因為這波疫情爆發,也才知道原來西方世界跟東方人眼中的防疫觀念是有多南轅北轍。
歐美國家對戴口罩的人歧視,認為有病的人才需要戴口罩,絲毫沒有防範於未然的概念,這樣的觀念即便是多元種族文化寬容的澳洲也不例外。配合新聞媒體的大幅渲染,初期甚至被認為只有亞洲人會得新冠肺炎,網路媒體也不時會出現戴口罩的亞洲人被歧視、霸凌,更嚴重的還有不被公司上層諒解,導致失去工作的情況發生。
當時墨爾本的疫情,從原先的零星案例,直到我們準備離開前一周,每天確診人數都在逐漸增加,已經到一天多出兩、三百個確認案例。
我們最害怕的,並不是每天增加一兩百的案例,而是哪天忽然確診案例急遽驟升,確診案例呈倍數、甚至是指數型增長,每天都是千例、萬例的增加,等那時候封城鎖國,就真沒機會出逃了。
當時還面臨台灣的國際航線大幅砍班、合併班次的情況發生,一堆人分享自己班機停飛、改機場、改班次等情況。
最後,基於
  1. 澳洲的防疫觀念落後、
  2. 墨爾本確診案例逐漸上升、
  3. 飛往台灣的航班大幅減少
這三項因素,最終我們選擇方案二:回台灣避風頭。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因此,除了被迫將紐西蘭的機票取消外,一邊改訂同一天回台的班機。
好景不常,準備飛回台灣的前一周,墨爾本的疫情有了爆發徵兆,許多背包客都在討論該不該回台灣,過程中得知隔週回台灣的班機被取消,當下心情宛如晴天霹靂,心頭一直冒出「怎麼會這樣!」的念頭,但是老天沒給我們太多時間思考與猶豫去留,因為每天的確診人數再逐漸增加,誰都沒法保證下周到底會不會直接演變成全境封鎖。
沒有多餘的時間思考,一個上班的休息時間,我們就直接決定改成當周就走,而且越快走越好!(當時才發現道華航已經把票價拉了一倍多,有夠#^&*%!)
突如其來的巨變,也讓原先隔週離職的我們,變成隔天就是最後一天上班天,提前離職也讓主管詫異不已,也來不及跟同事一一道別,很突然的就離開待了一年多的番茄廠。
許多事物都來不及善後,車子沒賣、冰箱食材沒吃完、行李沒打包,也導致離開前最後幾天,都再做離澳的善後處理跟找人將車賤價出售。
最後的澳洲倒數,整個都在恐慌的邊緣渡過,每天繃緊神經關注疫情變化,還有航班會不會再次被取消。直到最後順利搭上回台班機,才在飛機上鬆一口氣,哭著跟澳洲的一切道別。
因為新冠肺炎,紐西蘭之旅被迫取消,回台班機無預警被取消,最後還買了特貴的回台機票,那段時間總覺得全世界都在跟我們作對。來不及好好跟澳洲的一切說再見,也無緣一見號稱「世界最後一塊淨土」的紐西蘭。
回台灣,除了要面對居家隔離14天,還要處理紐西蘭的機票、租車、住宿;在澳洲帶不回來的行李,也因為疫情的緣故,至今還滯留當地寄不回來;澳洲的帳戶、稅號、退休金等,至今也尚未處理完畢。
第二人生就此告一段落,重拾熟悉的一切,重新回到台灣社會的軌道上,在異鄉重新開始。
上了軌道,就不知道再次提到澳洲或是紐西蘭,又會是何年何月。
我們的澳洲打工度假,就在疫情狂妄的背景中匆匆結束。
紐西蘭,終究是一樁我們未解的遺憾。
文末,容我嘆著氣說:
紐西蘭,來生我們有緣再見。

 後記

不論是起心動念,決定要去紐西蘭打工度假,還是因為籤運不好,只好繞個彎路,先去澳洲打工度假,在轉去紐西蘭環島旅遊,紐西蘭一直都是我們這次打工度假的終點。
為了做一個HAPPY ENDING,早在前半年,我們就著手積極準備規劃紐西蘭行程的安排,以及回台後剛好銜接畢業季的找工潮。
光是在初期的景點探勘,就花了我三個月的時間(延伸閱讀:我用三個月的時間,在Google Maps上環了紐西蘭一圈),每天花二到三小時對紐西蘭南北島的大小景點、美食慢慢踩點後,才開始著手安排我們46天環島的行程規劃與預算花費。(延伸閱讀:紐西蘭自駕北島14、南島32天的行程規劃與預算花費
當我們以為事事順利的時候,神來一筆不知何時平息的「疫」外,
期待兩年的紐西蘭之旅無限期延後。
疫情早不來晚不來,偏偏等到準備離境、出發紐西蘭的時候來,嚴重懷疑根本預謀犯案。前置作業的辛勞(與心勞)全部打水漂,回台還必須跨國處理機票跟住宿、觀光門票等退費。
打工度假是我們最有空閒、最沒包袱的時候。如今回歸台灣、步入職場後,想要找到彼此可配合的時間就難矣。
總之,紐西蘭就隨緣吧!現在先努力賺錢,適應職場ING。
#紐西蘭  #澳洲  #打工度假  #疫情  #背包客 
分類:旅遊

「進步,從不說明天開始」,內心燃燒著工管魂的企管人,要求自己人生不設限,並尊重社會多樣性,興趣是廣泛閱讀,夢想是當Serial Entrepreneur

評論
上一篇
  • 讀後感:目標不一致是組織內最嚴重的損耗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