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高教實驗,到底在實驗什麼?真的創新嗎?

我們對自主的定義是一樣的嗎?

前情提要

目前台灣的高教實驗分為兩種,分別為:大學法與教育部各式計畫下(註1)下的「教育實驗」,以及實驗教育三法下的「實驗教育」,依照的是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註2)。
高教實驗 教育創新 交大百川 特殊選才
然有些報導的描述易讓人混淆,如「交通大學首創實驗教育型態的百川學士學位學程」、「清華大學首辦大學實驗教育」,讓人容易誤以為他們是實驗教育三法下的實驗大學,然並不是,台灣目前尚無學校申辦實驗大學,特此釐清。

全文分成五大段。含圖表文字約10,000字,略過圖表細節只看文字約6,000字。歡迎直接跳至感興趣的地方看。

1. 台灣現行的高教教育實驗(2019)
2. 以學習者的視角看高教實驗的問題
3. 視角背後不同的教育哲學
4. 重新思考:高教實驗要實驗的是什麼?
5. 國外另類/ 實驗大學案例

01

台灣現行的高教教育實驗(2019)

大學法本來就賦予各大學課程規劃等自主的權利,除了畢業學分需滿足128學分是大學法施行細則第22條的原則性規定外(註3),修業方式是由各校自行規劃。
因此目前的高教教育實驗,即是各校於大學法與自訂章則容許之範疇下,所嘗試進行之相關創新作為。再加上台灣的行政機關(如教育部)向來喜用計畫推動實驗,故有了現今所見的各類嘗試。

目前高教「教育實驗」主要分類

高教實驗 教育創新 交大百川 特殊選才

(小提示:以下資訊並非全部,僅為部分資訊整理。具體操作細節不作描述,有興趣歡迎自己Google。)

  • 不分系/ 大一不分系
  1. 東華大學 大一不分系
  • 不分系/ 學院不分系
  1. 清華大學 各學院都有不分系學士班
  • 不分系/ 四年不分系
  1. 清華大學 實驗教育方案
  2. 臺灣科技大學 全校不分系學士班
  3. 雲林科技大學 未來學院 前瞻學士學位學程(校內招生)
  4. 中山大學 人文暨科技跨領域學士學位學程(校內招生)
想知道更多歡迎參考:
教育部 大專院校一覽表
大學選才與高中育才輔助系統
  • 自主學習學程與課程
  1. 中正大學 客製化學程
  2. 輔仁大學 自主學習學分
  • 跨域學院
  1. 臺灣大學 D.School
  2. 交通大學 ICT 創創工坊
  3. 台北醫學大學 行動學習學院
  • 跨域學程/專長
  1. 臺灣大學 跨域專長
  2. 交通大學 跨域學程
  3. 臺北教育大學 跨域專長
  4. 師範大學 學分學程
  5. 政治大學 學分學程
  6. 暨南大學 學分學程
  • 通識課程自主學習
  1. 逢甲大學 微學分學程
  2. 雲林科技大學 慕課平台
  • 微學分學程/課程
  1. 參考上述跨域學院
  2. 成功大學 Trevi揪課
  3. 屏東大學 微學分課程
  • 學生自主學習行動小組
  1.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 學生學習社群
  • 其他
以上多是參考國外行之有年的系統,歡迎參考:適性探索與知識統整:國內外大學前段不分系制度探討
補充
高教瘋迷「微學分」學生微成效?
拼湊「微」學分 — — 創新契機還是便宜行事?

02

以學習者的視角看高教實驗的問題

這些嘗試、實驗看起來很棒,比傳統的制度還要彈性,讓學生可以更為「自主」。但對我(作為其中的學習者)而言,它存在一個很底層的問題。
高教實驗 教育創新 交大百川 特殊選才

(我期望你們都是獨立、創新的批判性思想家,並且會按照我所說的去做。)

這幅圖顯現的根本矛盾,是我認為高教實驗目前的問題之一。而這個問題,少有人提及。
以我就讀的交大百川為例,其招生簡章上所述「希望招收具備『跨域學習』、『批判』、『創新』、『領導統御』、『自主學習』等能力的學生」,然校方與我對自主學習的定義其實非常不一樣,舉例來說:
高教實驗 教育創新 交大百川 特殊選才

(假設中間那個物體是自主學習)

  • 從校方的角度而言:
將必修學分比例降低、每學期有一堂讓學生自行設計的專題,即為讓學生自主學習。如果還想要更加自主,可於每學期前提出自主學習課程申請(最高4學分),或是去修線上ewant開放教育平台的課(不一定有學分),還有參加學生自主學習社群(沒有學分)。
  • 從我的視角而言:
學習選擇上看似開放,其實自主權仍相當受限。選擇以套餐選項(跨域學程)為主,部分可選擇自助餐(彈性選修),少數可以自己創造一道料理(學期專題、自主學習課程)。以我個人而言,我希望並以為的自主是從備料到自己創造出一道菜,甚至是自己種菜、研發新品種,而非只是選擇自助餐。我希望能更為自己決定、為自己負責。
從這兩種視角中,便能看到兩者對「自主學習」的定義並不相同。
我們落到百川的制度設計來看,「百川跳脫現有學系框架,整合校內外資源,建立彈性、跨學科、跨場域的新型學習生態系統。」(出自108學年度百川特殊選才招生簡報)。然實際上,當我的學習不僅限於大學內、學習對象不僅限於教授的時候,認證學分的方式和評斷標準就變得窒礙難行。因爲看似彈性開放的系統,其實仍暗藏各式潛規則。
高教實驗 教育創新 交大百川 特殊選才
我們再回到前述的自主學習,當你實際想要自主創造自己的學習時,在百川所會面臨到的問題:
高教實驗 教育創新 交大百川 特殊選才
自主學習的選項看似多元,但將其成轉換學分的方式並不彈性,現有的方法是將自主學習轉換成專題,然每項學習並不一定能配合學校的學期時程,譬如須在3個月前提出學習規劃、於一個學期中結案…..等,這些設計本質上某種程度也與創新違背:上述的思維模式,都限在「規劃」裡頭,但要創造新事物,真的可以透過規劃而產生嗎?(很多時候,創新是因為突如其來的激盪或機會而產生碰撞,可能因此修正大小方向,這要怎麼在開始的計劃書裡頭呈現呢?)
延伸思考:當我們限制了學生自主的可能性,是否也限制了他的能動性?那我們如何期待,學生能創意/創新/自主的發想建立新事物呢?
當自主學習的的學分認證方式被限定、面臨諸多限制時,學生為了畢業的學分,勢必得將時間心力優先放在學分上。這看似合理或正常,背後潛藏的問題是:學生的思維易變成「我做的事情能不能得到學分」而不是「我做的這件事能不能得到我想要的學習」,漸漸的為了符應學分(得到學分),而放棄掉不能得到學分的學習機會(如果不放棄就是讓自己爆忙)。我入學第一年最深刻的體會便是:我對學習資源的想像,從社會不斷縮限到學校內,只為了得到畢業學分。
直到我放棄追求畢業學分這件事(因為學分無法證明你學了什麼,學歷也無法完全證明你的能力),我才感到解脫,不再囫圇吞棗的吃進別人規定我要我吃進的東西(必修課程),而是精挑細選我喜歡的食物(領域)、自己思考我真正需要的營養(能力)。(同時我也是個素食者,我覺得這有點像別人告訴你不吃肉會沒有營養喔,但我一輩子都沒吃過其實一樣活得很好也長得很高)
我們再進一步看百川(或一般大學生)會面臨到的具體問題
高教實驗 教育創新 交大百川 特殊選才
上述制度中反映出的問題,便是我在學習過程中感到痛苦與矛盾的根源。學校明明說「希望招收具備『跨域學習』、『批判』、『創新』、『領導統御』、『自主學習』等能力的學生」,但實際上運作的方式即「我期望你們都是獨立、創新的批判性思想家,並且會按照我所說的去做。」
當我真的跨出學校場域去學習、跨出學校現有的學科領域去學習、批判了現有的學習制度設計、自主設計自己的學習模式…… 然後呢?我還是得回到既有的制度下,在有限的專題下…… 彈性空間的缺口沒有打開、有時打開了一點、有時甚至會倒退縮限更多。
類似的限制與矛盾問題不只在交大,同樣出現在清大實驗教育方案裡,細節暫不贅述,因為內容是一篇文章的篇幅,只先稍微舉例:實驗教育方案的修改次數。
目前清大校方規定實驗教育方案
■ 可大修一次:改變目標方向(譬如目標從資工改到音樂)
■ 可小修無數次:不改變目標方向,僅改變課程規劃
然實際上,有位學生因為新的學期接觸到同領域但不同的學習資源,重新規劃課程後,被學校視為大修。先不論校方的定義與執行上的落差,回到實驗這個概念本身,不就是不斷迭代的過程嗎?實驗不就是應讓學生有更多彈性機會調整方向去嘗試嗎?怎麼實驗方案反而限定了方向只能調整一次?
推薦閱讀:未來並不悲觀,但我仍然焦慮(出自清華實驗教育方案學生)
這些制度設計的背後,反映的是制度設計者的思維模式。

03

視角背後不同的教育哲學

以上述自主學習為例,我們能看到兩種(教授與我)視角中,對「自主學習」的定義十分不同。其所帶來的矛盾,背後隱藏的是教授與我在「教育哲學」上的認知落差。一個人所相信的教育哲學(信念與價值觀),會影響他在教育上的具體行動(如下圖),這些信念與價值觀包含:
  • 教育的目的是什麼?
  • 應該如何對待學生?
  • 什麼知識最有價值?
  • 誰應該決定值得學習的內容?
  • 課程應包括哪些內容?
  • 教師的角色是什麼?
高教實驗 教育創新 交大百川 特殊選才

請想像這是一個冰山模型

以目前主要的教育哲學分類來看

高教實驗 教育創新 交大百川 特殊選才

引自:Armstrong, D. G., Henson, K. T.,& Savage, T. V. (2015). Teaching today: An introduction to education(9th ed.). Upper Saddle River, NJ: Pearson.

以我目前為止的接觸,多數教授相信的教育哲學,以永恆、精粹和行為主義為主。因此他們所形塑出的教育範式/典範(Education Paradigm),便是以教師、知識……為本位,少有考慮學習者的興趣和需求,其影響小至教學內容、形式與評量方式,大致設計出來的規章制度。所以即便上述各式計畫強調由學生自主學習,但自主學習計畫審核皆須通過教授核可,而教授更偏向作為知識權威與決策者,會由他的(專業學術)觀點審核學生的學習方向、而非從學習者的需求與興趣出發作為引導。教授們也傾向認為,學習必須按照某種模式循序漸進,譬如必須先學A再學BCD,否則學不起來。我對於不同領域的學習模式不甚熟悉,但對此觀點抱持懷疑:因為我自己的學習模式就不是ABCD。用順序式的學習必有其優勢,但我想同樣具有劣勢:人們的思維易同化,缺少不同角度的思維模式。
我並不反對或認為上述的模式應該被完全取代,可是當高教實驗說「透過百川學程的彈性設計,實驗教育出生的孩子,不會被系所綁住,從小培養到大的創造力和學習動機也不會『死掉』。」(出自百川的新聞報導)我以為高教實驗要實驗的便是與上述不同的思維模式、教育哲學,可實際體驗後,我發現似乎不是。(內心os:坦白說,大一上開學一個月後我就開始厭學到難受的程度,學習動機非常低落,完全不想上學。)
這讓我不禁懷疑:
高教實驗的目的是什麼?
高教實驗的定義究竟是改善高教、還是再造(重塑)高教?
高教實驗 教育創新 交大百川 特殊選才
根據英國的教育創新研究者Charles Leadbeater,他將教育創新劃分為四種模式(註4)。
(1)正式+持續性創新 = 改善:圍繞學校系統,優化改進現有的教育體系,包括教學內容、方式等。
(2)正式+破壞性創新 = 再造:重構教育系統,看起來是學校,但很多地方發生根本性地變化。
(3)非正式+持續性創新 = 增補:更好地發揮家庭、社區等非學校的機構在教育中的作用。
(4)非正式+破壞性創新 = 轉化:社會化學習的理念,即「學習在窗外、他人即老師、世界是教材」(註5)。
現今國內看似有多元高教實驗,實則多落在「改善」既有教育範式下的限制與問題,試圖打開一點點開口,並非改變對教育範式默認的假設、甚至進一步再造、創造。

04

重新思考:高教實驗要實驗的是什麼?

高教實驗要做的只是改善現有的教育哲學思維及其形塑的體制?
還是提供新的可能性、從其他教育哲學的角度思考並再造體制?
坦白說我不知道,可我傾向再造。
「在原有大學法下本來就能做、但你一直有沒有做,稍微開始嘗試做了,就叫實驗嗎?」有天我和學教育行政法的朋友聊到,「實驗的定義到底是什麼?在現有法規下能做卻從未做過的事情,就叫實驗嗎?」其實在大學法之下,大學能做到的彈性是多的,只是過去(和現在)教授們對教育範式的既定認知,形塑了現今的高教制度。在這樣的思維下,所謂的實驗偏向改善現有的制度。
高教實驗 教育創新 交大百川 特殊選才
然在現今社會快速變化、進入VUCA時代的狀況下,我們的思考方式卻無法應對這樣的環境,因為我們的思考方式是LAMO的(引自康乃爾大學認知/系統科學教授 Derek Cabrera):
高教實驗 教育創新 交大百川 特殊選才
我們從規劃到執行的思維方式都與實際情況不匹配,因此常遇到「計劃趕不上變化的」的問題。回到大學本身,目前大學學科的劃分、教授們所擁有的知識,真的能幫助學生面對未來嗎?去稍微改善現有的制度,真的就夠了嗎?
根據學習科學研究的發展,《劍橋學習科學手冊 The Cambridge Handbook of the Learning Sciences》裡提到學校(從國小到大學)與學習科學間的不相容性,譬如:
高教實驗 教育創新 交大百川 特殊選才
「在接下來的10至20年間,所有知識社會面臨的任務是將學習科學轉化為教育實踐。或許學習科學中出現的最核心的發現將是,如果學習科學僅僅徘徊於教育系統邊緣,依然置教授主義於中心,是無法觸發大變革的。」書裡頭提到。
Roger C. Schank也在書裡提到大學與學習科學的基本問題 (The Fundamental Issue in the Learning Sciences),以下節選自書中內容(唯有課程時數改為台灣的案例以做更清楚的說明):
高教實驗 教育創新 交大百川 特殊選才
如果目前大學的基本假設正面臨不得不變革的階段,那所謂「實驗高教」是否能真正創造改變?
如果特殊選才、高教實驗的背後是我們真的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社會有責任讓每個人的才華都被發揮,那我們是否能真的實現、創造友善開放的空間讓每個人都能自我實現?讓各式各樣、擁有不同需求的學習者,讓相信進步主義與存在主義的人們,也擁有更多自由的學習環境與空間?讓真正的實驗與多元價值,在台灣被落實。
高教實驗 教育創新 交大百川 特殊選才
希望我們能重思反思這一切,包含學習評量/ 評鑑的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是為了監督學習者?還是讓學習者更知道他下一步怎麼學得更好、讓教學者反思自己的教學行為?(推薦閱讀:對於創新教育的評價,要拋棄下意識裡的工業時代思維)而課程體系/學習內容/ 知識的建構,背後反映的又是什麼思維?(推薦閱讀:知識與控制:教育社會學新探
前幾日,一個朋友聽了韓國的體制外大學分享後說:「我感受到台韓關鍵的差別是,台灣的思考點是如何更有效的跟上社會的『進步』,但韓國的思考點是大學肩負改變社會的責任,應該看見社會型態的病態,成為一個更理想社會的實踐場域與社造中心。」
聽完後我十分心動,並不斷在想:台灣會有這樣的實驗大學嗎?
以上,我的重點不在批評百川,也不僅想談高教實驗。當實驗教育、教育創新越來越蓬勃發展、越來越多人不斷在說「實驗」「創新」的時候,我們是不是可以認真思考自己所說的實驗和創新是什麼?它的程度究竟到哪裡?唯有當我們意識到自己在說的是什麼,我們才有可能進一步的發展。

05

國外另類/ 實驗大學案例

如果還有下一篇,我會試著介紹國外的另類與實驗大學案例,以下先提供名單供參考。(ps. 他們提供的自主程度不一)
其他校內實驗

參考資料

註1:
如高教深耕計畫、大學學習生態系統創新計畫、人文社會與科技前瞻人才培育計畫……等等。
註2:

申請辦理專科以上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參考資料

Edit description

depart.moe.edu.tw

註3:
大學法第26條第5項:
第一項學士學位畢業應修學分數及學分之計算,由教育部定之;碩士學位與博士學位畢業應修學分數及獲得學位所需通過之各項考核規定,由大學訂定,報教育部備查。
大學法施行細則第22條:
本法第二十六條第五項所定學士學位畢業應修學分數,於學士學位修業期限為四年者,不得少於一百二十八學分;修業期限非四年者,應依修業期限酌予增減。
大學為辦理教育實驗,得專案報本部核准調減前項畢業應修學分數。
註4:
于國華、吳靜吉、樊學良(2012)。文化創意產業下的教育創新。教育資料與研究,第105期。
https://www.naer.edu.tw/ezfiles/0/1000/attach/20/pta_5866_226160_84966.pdf?fbclid=IwAR3Ia89qT_wupzk35s6wxmfyA9KMVcuNSxqcAeRcOmayyFctWp1wspvyilI
Leadbeater,C., & Wong,A.(2010). Learning from the Extreme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cisco.com/c/dam/en_us/about/citizenship/socio-economic/docs/LearningfromExtremes_WhitePaper.pdf
註5:
何謂社會化學習
【學習在窗外】:打破學習時空場域的限制,學習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時間,以各種各樣的最合適的形式進行。
【他人即老師】:打破教與學的二元對立關係,同時更多的人會參與到教學過程中來。
【世界是教材】:學習的內容不限於教科書上的知識,真實世界裡的各種事物都可以作為學習的素材和物件。過去,教材是我們的全部世界;今天,全部世界都可以是我們的教材。

教育的新範式

依照孔恩所述,典範是某一學術社群所共享的世界觀,是社群成員對於研究題材和問題透過彼此認定的模型、方法和範例來獲得有用知識的狀態描述。 我在教育創新領域工作,同時我也是一個科幻迷,所以我會特別留心人們是如何想像未來的教育的。…

www.acrossbeavers.com

重新定義新時代的教育公平和變革方向
真正的教育公平指的並不是公平的接受公立教育的機會,也不僅是加大對于教育資源匱乏地區的資源投入。更重要的是,它指的是每一個人都有權利接受適合自己的教育方式,並且不論其採用何種受教育的方式,都會被公平的對待。這就意味著,各種教育型態、教育方式、教育內容都可以被平等的對待、自由的選擇,以及公平的被評估和被認可。—— 群島教育加速器發起人 顧遠

補充

你聽過「民主教育」嗎?培養學生不被機器人取代的能力,其實跟工業時代一樣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歡迎幫我按 5 次免費的綠色拍手,讓我有一點點稿費可以繼續寫東西跟大家分享
#高教實驗  #教育創新  #交大百川  #特殊選才 
分類:學習

努力成為教育創新、多元文化教育、組織進化、集體智慧的研究暨實踐者。 http://fb.me/ToBeEDUcatalyst

評論
下一篇
  • Aha|顧遠:什麼樣的知識才是值得學習的?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