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回到1976~戀戀大浦思故友(一)

回到1976~戀戀大浦思故友(一)
莒光 大埔聚落 東莒 外島兵

65年底,算算吃饅頭的日子也不到半年,我在駐守的23一1據点也提拔了一位憨實的南部子弟(記得好像是施信全弟兄),我向連長請調至26據点待退。
(由預備隊換防到一線点的7個月中,我除了接據点指揮官任務,還斷續代理過政戰士、文書、参三訓練士業務,是累了!而且當年我身高176体重卻不到60KG是竹竿型,從預備連起到一線点就曾遇到數起强悍的下港兵挑戰權威,雖然我都能驚涛駭浪中化夷平安,但~步兵班班長…真的累了,歷史上也有句慈不掌兵…)
26據点的指揮官是徐雲松上士班長,我樂當個不管事,只協助站午夜的觀測哨。徐班長是沙場英雄,鄉音重,待弟兄不錯,只是習慣阿婆性的嘮叼弟兄幾句,弟兄們背後都叫徐班長~老猴。初始,剛到26據点,徐班長待我不錯,哥倆好的喝幾杯,聽徐班長話說當年大江南北槍林闖到血守大二胆事蹟,不自覺老少二人己乾一瓶米酒。
某日~弟兄們把酒閒談看到徐班長走近,一句輕的悄~老猴來了!竟被徐班長聽一清二楚。徐班長向我招了手說:張班長你請過來。進入寤室徐班長問我~老猴(台語)是啥意思?我不加思索的回他~賀喜班長!老是賢長者敬稱,猴者齊天大聖也!武功蓋世!七十二變鏟妖鋤魔!老猴是尊稱班長你也!。瞬間樂得老徐把他私房菜拿出給弟兄下酒!並向弟兄敬酒自乾一大碗說~好弟兄!老猴愛你們。
徐班長的私房菜~徐班長跟大浦務農的村民走得近,當村民採摘碩大的蘿蔔到大坪市集,瘦小(如發育不良)的就棄置田園。徐班長把這些如人蔘細長的白玉撿拾回,刷淨掠乾切塊大半裝缶掺塩巴、少許糖、辣椒漬約半把個月,開封香、微辛辣、脆、下酒佐飯上品。
徐班長的狠勁~大浦村民常捕得小鯊魚,約尺半長,活生的。老徐特地從大坪買幾大塊鮮嫩豆腐。放一鍋水,加入那數塊豆腐,起火,把活鯊兒(不刮皮沙)放入鍋水中,蓋鍋蓋用手輕壓,不會兒鍋水呼嚕嚕的滾開,先是聽到鍋中物衝撞声先猛急促而漸慢聲竭…掀開鍋蓋魚香四溢,豆腐塊已碎成豆渣群,鯊靜躺白玉雪堆中,滴醇香的高梁去腥,起鯊切塊,弟兄們一碗米酒一碗鯊肉白玉腐,啖一口肉,浮一大白,忘了身在何方,今日不醉~因湯鮮醒酒!(他人是温水煮青蛙,老徐說他這招是白玉有餘。)
徐班長的野菜大絕~白玉蘿葡的翠綠嫩葉切碎,加豬油、塩少許、紅辣椒大火快炒,色、香、味佳!
徐班長的一夜干~海鰻也是大浦特產,可惜海鰻腥味重且多細刺,島民不愛價賤。老徐買回把海饅腹身剝開沖去腥,浸泡塩水一、二小時,吊在屋外木樑下日曬、風乾。食用時切約4指寬小片,待鍋油滚放一夜干魚片入鍋煎炸至金黄,香脆連骨刺兒都下肚。
(夜深了!歇筆!待續!弟兄們晚安!)
#莒光  #大埔聚落  #東莒  #外島兵 
分類:生活

評論
下一篇
  • 回到1976~戀戀大浦(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