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回到1976~戀戀大浦(二)


※扁擔兒挑水上土階※
挑擔~在早期的鄉下人是討生活的作息事兒。對城市人而言卻是件苦差,也是回歸原始生活的新鮮體驗。

擔水比挑擔更要有撇步。
莒光 大埔聚落 外島兵 東莒
1976年3月初打前戰星空夜踏上猛澳沙灘第一步,就注定扭轉在龍崗輕航空隊基地警衛連的悠活軍旅,這是個無水無電充滿肅殺氣的「原始」部落~猛澳預備連~連集中。
雖說來者是客,但57師的友軍也有十多位先赴台接防務,於是二天後我們在粗略熟悉連區的地理、地形和夜晚如鬼哭神號的穿林風聲涛音,白天我們幫忙下山取水,夜茫森森然幫忙站副哨。
水微濁有味、上有展輕功的水蜘蛛,内有無數逐戲的蝌蚪…這…這是我們喝的水…?!
這~不是肯得雞…(哦!打錯字了!)
那~不是清澈乾淨的泉水?!
茫然瞪著水面落葉戲風盪起的波紋…我下不了手汲水…這…能喝麼?我是不是走錯地方?!
“老弟!有水喝就不錯了!再3、4個月這泓水就不見了"
回頭看,是穿藍色製服的防砲老兵。
我回神學他用水桶把水面輕攪了一下,趨走了水蜘蛛、蝌蚪、葉兒…待浮沙沈澱,我把水桶傾注滿,挑起了擔走向土階梯要上山了!

當兵前,我是肉脚(百無一用是書生),高中畢業後也是在親戚公司坐辧公桌的設計文員,從未做過農稼或搬運的粗活。更甭提上下陟坡、狹窄土階就快脚麻氣喘,還肩脖兒擔了二桶滿滿的水。剛提了右脚上階,前桶的水就幌出些兒,再費勁的左脚踏上第二階,後桶的水也摇濺出,苦的是土階面窄不平無法同時容納二足。就這般兒水桶一上一下、左摇右幌,既怕摔倒、那根扁擔又壓得二肩好痛!咬緊牙根終於吃力的上青天~哦是終於走完土階上山徑了!
紅標仔(老芋仔士官長)在旁呵呵大笑~他奶奶的!嫩皮細肉的少爺郎~
一路像酩酊似的摇幌蹣跚向山兒上,帶著一張渗白渗汗的臉,拖著既軟又硬綳的腿兒,終回到連上伙房蓄水池,猛倒水進池…哇操!辛苦了老半天,付出了小鮮肉的第一擔,這桶裏的水潑濺到不到三分兒!
士官長說挑水上坡,水桶汲七分滿就可。上階梯,馬步要沈穩,前脚落紮實才提後脚跟上。二手抓握桶把中間(扁擔繩索擊水桶提把處)輕穩桶、繩,上坡、階要稍向前弓著,下坡重心稍後仰,呼吸氣息有序不要急促或乱了。肩脖兒可墊著毛巾舒。最重要的是不要把全付精神專注在你在挑水這苦差事上。

輕亨著歌兒、留意上土階的安全。上了坡徑一路行來随步伐規律的輕幌桶、繩,真的!只見那水輕盪到桶面卻無濺出。擔回了水,不喘也不脚麻了,只是臉紅發熱流了汗,神奇的是水桶裏七分滿的水一滴不少。

PS:這泓水也是洗衣的地方,只是洗好的衣物掠曬乾後,要用棍棒揮打衣物,等陣陣黄沙漫飛淨才能收起。

在外島的14個月終能平安回台,要感謝紅標仔孫紹熊士官長、徐雲松上士班長、祁開雲上士班長、艾雨山中士伙房班長…老士官們敎我的生活智慧與生存技能。40多年前的浮光掠影常入夢~謝謝您們!
(戀戀大浦~待續)
#莒光  #大埔聚落  #外島兵  #東莒 
分類:生活

評論
上一篇
  • 回到1976~戀戀大浦思故友(一)
  • 下一篇
  • 回到1976~戀戀大浦(三)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