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盡力

盡力了 精神官能症 自律神經失調 冠狀動脈繞道手術 洗腎
每當生活停滯不前的時候,我會問自己盡力了嗎?儘管身邊的人、事、物都成為綁手綁腳的藉口,最終還是得面對內心的自己,我盡力了嗎?
我是家裡三個女兒的長女,常常自責是不是身為長女的我不夠盡責,才讓父母罹患三高。從小在母親煮一手好菜的熏陶下,我也算耳濡目染,對烹調常識與下廚都不陌生,踏入社會賺到的薪水,也總是以美食回饋對家人的愛,說起來父母的健康我要付很大的責任!
曾經父親前前後後進出醫院的次數多不可數,幾乎忘了每次進醫院的時間與確切的病因...在我30歲前父母在同一家工廠工作,因為長期加班的勞累讓三高一發不可收拾,先是母親常工作到一半忽然暈眩,導致無法正常工作而離職,慢慢除了暈眩還合併躁鬱、失眠,每天除了在家走來走去,偶爾還會腳底腳背用力的揉蹭或左右手不停煩躁的揉蹭。離職後的一年內看遍雙北的醫院,也拜過不少神明,誰說看什麼科、什麼偏方都會去試試看,即使被騙三顆黑色藥丸要1500(很像真露丸)也不敢拒絕,最終母親也不敢吃...
在當時網路交友的機會裡,與網友在MSN裡打字訴說我的無奈與無助,網友的母親同有類似症狀,建議去精神科看看!掛號前已經先上網做了功課,也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畢竟找病因找到沒有信心了,也先跟母親做了心裡建設,看精神科不代表你有精神病,只是這個病症屬於精神科的領域,母親也不排斥後進行門診,吃了幾個月的藥,病情似乎有慢慢改善,證實母親的病確實是「精神官能症之自律神經失調」,至今藥物是有減輕,但仍無法停藥,偶爾還是會忽然暈眩,除了藥只能靠自己多樂觀不煩躁。一直很感謝這位貴人網友!
隨後的噩耗是父親,母親離職後父親繼續工作著,辛勞的以健康換取金錢的代價,三高的身體也終於抵擋不了,最後因冠狀動脈血管阻塞,必須進行冠狀動脈繞道手術,之後也辭去工作在家修養。
前幾年又因腎功能衰竭經歷多次病危通知,也簽了不少次手術同意書、放棄急救同意書...,從瀕臨洗腎邊緣撐了一年隔年再次的病危後再度重生,雖然最終仍走向洗腎之路,洗腎後與洗腎前完全不同的照顧方式,在一家人努力下,至少父親在每週洗腎三次的生活裡,穩定的活著已經很感恩。
比起其他更不幸的家庭,我算幸運了,只能感恩!這一路從懵懵懂懂的20幾歲陪父母進出醫院,只知道我是大女兒只知道全力以赴,完全不懂怎麼阻止父母後面陸續的住院次數,這是確認父親必須終身洗腎的無奈~
我的人生道路上因為父母的愛與呵護,面對危機的處理只懂得「盡力」,沒有多餘的知識能力讓父母的苦難降到最低,隨著年紀的增長網路資訊的發達,盡力變得比較有效益,每次的突發症狀都能經由初步的資料查詢,做出實驗性的測試,避免總是看錯科的窘境,至少能協助父母在上百號門診的等待下不會因為掛錯科而白等。註:(網路資訊太多,也是隨著經驗去判斷最接近的訊息,並非人人都能找到適宜的推測,急性症狀還是要盡速求醫)
人們常常說「我盡力了」,但這份盡力到底是蠻力還是實質的努力?身處蠟燭兩頭燒的時候,要不是埋頭就是逃避,在沒有協助沒有知識的情況下,沒有辦法用清楚的思緒去想該怎麼盡力,只能在無助的當下想著:「怎麼辦……」但空白的腦袋,最終會告訴自己我盡力了,因為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一路我們了解的事實是,一但住進醫院就得任人宰割,順利出院要感恩醫護人員的辛苦,出不了院的煎熬卻只能交給命運,連醫護人員也無可奈何...
盡力,是自己對道德邏輯的辯解,在很多不懂的領域裡,究竟盡多少力,自己心知肚明,所以我不再敢輕易的說我盡力了!只求找尋更多的方法,了解更多的知識,讓事情能在付出裡得到解答。

#盡力了  #精神官能症  #自律神經失調  #冠狀動脈繞道手術  #洗腎 
分類:心靈

一直嘗試尋找自我,卻很清楚我的存在本來就沒有自我,在瑣碎的文字裡我看到自己,越寫越清晰...希望能透過文字喚醒自己、了解自己、釋放自己

評論
上一篇
  • 工作接案與生活接案
  • 下一篇
  • 是太幸福嗎?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