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隨筆短篇-1

  
我對於夢到幾件事情很感興趣,在我掌握了自己的潛意識以後,夢醒後大部分的符號都能思考出來源,但仍然會有幾個意象,讓我沉浸其中。其一就是夢裡的電視,大多為映像管,這當然是跟小時候的經驗有關,無法掌握的是電視內容,你會深陷其中卻記不住,每每醒來想要努力憶起看了什麼,就會變成一片空白,卻又很肯定那電視節目非常有趣。
其二是在夢裡睡著,據我有印象最多的次數大約是三次,睡著以後又睡著了三次,這件事情有趣的地方是在於感覺,並沒有潛入更深的意識之中,而是有一種醒來的感覺,當你意識到睡著的時候,必然伴隨著醒來的認知,每當在夢裡睡著一次,就會在另一個夢裡醒來。
下次再說說七等生的作品,我正在閱讀,我想,他也是個藝術家,他的文字藝術之中,包含了視覺藝術、表演藝術的概念,那些現代寓言故事時而沉悶時而有趣、艱深。
-------------------------------------------------------------------------------------------------------------
那個聲音不斷的在腦中哭泣著,克莉絲汀娜,聽我說,聽我說說我那可憐的故事吧?
不,不要,我不想聽,那不是我需要知道的事情。
偶爾劉永明都會在那個聲音的呼喊嚇醒來怒吼著,他揉了揉太陽穴,把電視關上,這個甚至連夢都稱不上的夢境,困擾他好些年了,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只想知道會什麼時候結束。
也因為這件事情,他被自己的妻子逼得要分房睡,當然,妻子還是深愛著他,但是這跟好好睡覺是兩回事,可是就是不怎麼能習慣自己一個人睡覺,就算是年輕的時候,永明也會習慣抱著什麼睡覺,或是開著收音機、打著燈,電視機的燈光和聲音可以一次達成這兩件事情,他是個害怕寂寞的人,那個腦中的聲音不僅沒有在夢裡讓他覺得不孤單,反而讓他現實必須一個人睡。
當然,心理師、精神科醫師他都去看過了,得到的答案和結論,就是現在他一個人躺在床上,在這個故事中我們會知道克莉絲汀娜是誰嗎?劉永明會有什麼進展嗎?他能再次跟最愛的妻子同床共枕嗎?
你不會知道,因為我也不知道這個故事的後續,所以沒辦法告訴你,這就只是我信手從書架上捻來的一本書的章節,在歐洲文學的欄位,這一段章節並沒能吸引我繼續讀下去的動力,於是又放回了架上,那個書架、那個圖書館、那個城市,我已經再也回不去了,唯獨那台電視吸引著我,書中沒有提到是什麼樣的電視,可是,能讓一個人不孤單不寂寞的入睡這點。
於是我走訪了一家又一家的電視行,店主們對於我的要求感到反感,我總是背著一套簡單的被褥,躺在店裡要求他們幫我換上一台又一台的電視,當然,在我願意掏出錢做這樣的測試以後,反感的表情變成了困惑的表情,但畢竟是一個無本的生意,自然也沒什麼好拒絕的。
這樣的行為並不是一直持續著,也並不是那麼的執著,我也曾想過,也許去把那本小說找出來會比這樣無頭蒼蠅般尋找要來得靠譜些,不過兩件事情都很困難,那倒不如直接專注於結果就好了。
#夢境  #小說  #短篇  #隨筆 
分類:日記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