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時家小鬼(5)

 
第五章
方梁生跟著酈桂走向木門,他當然沒看到酈桂看到的生意盎然,滿心以為自己進門會看到一群人,肯定有那種裝扮奇奇怪怪的人,還有跟自家小少爺一樣被騙來的。接著小少爺跟那些傻瓜會被那群騙子給說服,散盡家產就為了得道成仙。
方梁生跟李迪瞠目結舌地瞪著眼前的景色,但身為資深管家的方梁生眼角瞥見有人向他們走過來, 一個拐子撞醒對還傻愣著的李迪,兩人確認自家小少爺/老闆很是淡定,連忙在酈桂身邊站正,拿出專業的態度以便應對。
其實,就算方梁生想勸些什麼,於酈桂而言都聽不進去。現在的酈桂就跟大部分的動漫迷還是小說粉絲一樣,想象中的事物出現在眼前,除了興奮以外什麼都聽不進去。
踏進門時,一陣光芒照射過來,三人都下意識閉上雙眼,再睜開時就見他們三人正站在一潭碧綠的湖泊前。
不管方梁生李迪兩人內心有多少波瀾,酈桂主動往前一步和來者打招呼。
「三位好,我是學務組的徐嶄,酈同學歡迎入學,通知書及學費繳交給我就好。」徐嶄接過酈桂的入學通知,然後順便拿到裝錢的信封袋,徐嶄很乾脆地打開數了數,再抬頭對上三人的笑容燦爛許多。
徐嶄把信封袋仔細收好後,把一直吸引酈桂注意的籤筒遞到酈桂面前,「酈同學雖然是榜首,可還是插班生,宿舍只得用抽籤來決定。來吧,選一支籤。」
方梁生聽到榜首先是一驚,他還不知道小少爺什麼時候去考試,後來又聽到抽籤這件事,他就忍不住皺著眉說道:「抽到不好的房間能不能換?我們少爺有點潔癖,既然是榜首,貴校對資優生難道沒點優待。」
徐嶄聽完方梁生的話笑得依舊燦爛,卻是直接拒絕,「不能換,抽籤也算是實力的一種,規定是不能換⋯⋯」見方梁生仍想開口,徐嶄笑著打斷他接下來想說的,「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就算貼錢也不能換。不過如果覺得宿舍條件差了點,學校也不反對你們花錢幫忙增添設備。」
自己貼錢增加設備不就等於免費幫學校出錢,這跟花錢換籤有什麼不同?
方梁生再度確認這學校就是個騙錢的地方。先是徐嶄收到學費就笑成那樣,後來又要他們花錢買設備,接下來肯定會有更多坑錢的招數。
方梁生還想表示他的不滿,不過自家小少爺已經興致勃勃的抽了支籤。
「東南,丙。」酈桂抽出籤朗聲念出舍號後,竹籤上頭也浮現酈桂的名字。
方梁生、李迪兩人同樣都看到這奇特的瞬間,不過被陰謀論壟罩的方梁生還是覺得這都是設計好的,沉著臉瞪了徐嶄一眼後,轉向酈桂時又是愁眉苦臉,想勸又不敢勸的模樣。
徐嶄根本不把方梁生的怒氣當一回事,等酈桂抽完籤後就領著三人順著湖畔往前走向山坳處,那邊停了輛小巴。
整輛小巴只有十幾個座位,徐嶄讓三人自己找座位,也順勢擔任駕駛,一邊穩穩地開車,一邊說道:「酈同學在校搭車有座位就盡量坐,記得要繫好安全帶,今天原本的司機休假才輪的到我開車,平常的話⋯⋯他可不讓人碰他的寶貝愛車。」
很一般的勸戒,但酈桂記住了。
開了一個多小時的車,沿路都是叢林山景,最後徐嶄也停在樹林間的空地上,一個怎麼看都不像學校或宿舍的地方,但徐嶄還是讓三人都下車。
沿著樹林間的小路走,酈桂有別於方梁生和李迪的難看臉色,跟在徐嶄身後問道:「這裡離校區有多遠?我怎麼去上課?要怎麼選課?」
「之後你就曉得。」徐嶄帶著三人到了林間的木屋,門牌除了丙字以外,還多了兩個名字,右邊寫了時寒。
徐嶄讓酈桂伸手去摸門牌,酈桂聽話地伸手,門牌摸起來就是很一般的木頭材質,不過最特別的是當他摸完,門牌空著的左邊慢慢浮出酈桂的名字。
「好,登錄完成,酈同學,你試著開門看看。」
門上沒鎖沒門把,酈桂只把手放在門上,門就應聲開啟。但徐嶄沒讓酈桂先進去,反而讓他往後幾步,讓滿臉狐疑的方梁生也跟著試試看。
方梁生先是摸摸門牌,確認上頭沒有機關,又推了推小屋的門,一下沒推動又使勁推了一把,門沒有開,方梁生再讓李迪也過來開門,看似單薄的門板仍是聞風不動。
徐嶄看兩人放棄後才說道:「酈同學,以後只有經過你跟時寒同學的准許,其他人才能進入。麻煩你開門讓我們進去,讓你的家屬看看裡面的環境,免得他們一直操心。」
小屋是一樓半的木屋,進去先看到一個簡樸的客廳,沒有任何視聽設備,一旁還有小廚房跟共用的浴間,先不管方梁生對共用浴室有什麼不滿。酈桂跟時寒的房間在客廳的兩邊,把客廳當作中心分開兩人,是哪種只要不是太過分都不會吵到對方的距離。
房間的配備基本且簡單,床跟桌子跟雙門衣櫃,頂多桌上附贈整套漂亮的書寫工具,除了電燈跟插座外,房間裡沒有任何電子產品。
對此,徐嶄表示其實報到時間也是隨機的,跟籤運一樣。
方梁生對這間學校什麼都靠運氣這事表示非常憤怒,偏偏該在意的小少爺反而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還催促他們趕快把行李放進房裡。
酈貴三人把帶來的東西收拾好,整個房間看起來總算有點人氣。
徐嶄等方梁生李迪幫酈桂打掃房間整理行李全都辦妥,又等著方梁生拉著酈桂交代碰到事情記得給他電話,他一定會盡快過來之類⋯⋯拉拉雜雜許多事情後,直到方梁生甘心了才帶著他們倆人離開。
且不說方梁生和李迪兩人被徐嶄送回舊大樓社區後,方梁生像是大夢初醒,他和李迪對看確定剛才不是自己在作夢後,忍不住懷疑道:「剛才我們是吸到迷幻藥了嗎?」
方梁生拿出手機想聯絡酈桂,但不管打了幾通,電話都是響了幾聲後,帶著機械感的女音制式表達對方不在服務範圍內。
此時,酈桂終於可以享受自己的時間,他捧著杯子到廚房泡咖啡喝,喝著咖啡看著對面的房間,想到門牌上的名字。
時寒,是之前舊學校競賽的對手之一,他還記的最後看到這個名字是在排名第九名。雖然酈桂不知道是誰,但心中隱約有種感覺——興奮的感覺。
#BL  #耽美  #小說 
分類:親子

歡迎入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