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12

分享

在這個影像被粗製濫造的時代...

  最近因為大數據的關係,常常在我的Facebook版面上看到一個關於相片風格濾鏡的廣告,廣告的男主角拿著一台相機(或手機)隨手按一張照片,然後告訴你這照片一點都不好,接著男主角告訴你,其實你用相機或是用手機拍照片並不重要,重點是不管如何拍照後要加上他們的相片風格濾鏡,這樣你照片才是好的。
自從網際網路與智慧型手機的興起後,這樣扭曲攝影性質的廣告說真的屢見不鮮,從後製的相片風格濾鏡到器材方面都有,而且幾乎都是千篇一律的方式,告訴你買了甚麼東西或用了甚麼東西,你的照片就會變得很厲害。
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好的器材或輔助當然能讓你更輕易地拍攝照片,但並不代表你拍出來的就會是好照片。
難道顏色代表照片的一切?還是這其實只是針對不想學習懶人的自我安慰。
風景攝影 慢速快門 漸層鏡 風景 攝影

Fujifilm GFX 50S + EF 16-35mm F2.8 II L Higrace Reverse 0.9 + ND4000
想想一張好的照片真的是套個相片的風格濾鏡就能夠被創造出來的嗎?

追本朔源的來探討,其實可以發現其中的脈絡是有跡可循的,當影像開始能夠輕易地被製造,且快速被分享的時候,拍照的目的開始變質了。
你可以看到許多的照片顏色調的好美,但你在網路上滑過去時,短暫的覺得賞心悅目,但仔細一看,這張照片沒有故事,沒有技術,沒有想法,甚麼都沒有,華麗的虛有其表。而他們也不在乎這些,他們追求的就只是盲目的讚數,還有更多的分享而已。
食指動動按按快門就有影像可以產出,輕鬆不已,這時還會有多少人會願意花時間去了解攝影,理解基礎、理解原理呢?

風景攝影 慢速快門 漸層鏡 風景 攝影

Fujifilm GFX 50S + EF 16-35mm F2.8 II L Higrace Reverse 0.9 + ND4000
你懂攝影嗎?還是其實你懂得只是按快門

仔細想想為什麼有很多人超愛用手機拍照,然後拍出來還會嗆用相機拍照的說,我用手機拍的就比你更好看了?
因為現在手機拍照十分的簡單,許多的時候都有AI的輔助,從曝光到修圖,在你按下快門的當下手機就幫你處理好了。所以你可以明顯感覺到手機大部分在拍攝風景時會是一個較低對比,但較高飽和的色調,這種原因是抓到大眾在拍攝較高反差照片容易失敗,而且喜歡顏色鮮艷照片的心態,所寫出來的自動修圖程式,這樣的程式保證了拍攝出來的照片不容易失敗,同時又相對而言討喜,但犧牲掉的就是照片的立體感與畫質,這兩個在現代人眼中相對不那麼重要的東西。
風景攝影 慢速快門 漸層鏡 風景 攝影

Canon 5D Mark III + EF 100mm F2.8 L Marco 逆光與高反差的照片相對而言難拍,手機廠商抓準了拍攝者的心態 讓拍照的程式透過修圖降低失敗率


攝影一直以來許多時候會不被認可為藝術學科的幾個原因,大致上我個人認為有三點。
其之一
現代影像出產的難易度極低。比起繪畫、雕刻等等的學門,影像產出的速度來的快個幾千幾百倍,所以數量過大,難以認定是藝術的範疇。
其之二
器材的使用占比大於其他藝術學門。你想拍攝微距,你就需要微距器材拍攝的器材,而且許多時候機器的性能決定大部分你拍攝題材的難易。這是相對於其他藝術學門不一樣的地方。
其之三
作品的被再製性太高。攝影很容易有所謂的芭樂點,或者芭樂題材,許多人死守在所謂的王位,拍攝出的照片往往極為相似,甚至把這些照片全部印出來擺在眼前,可能拍攝者也認不太出來哪張是自己拍的。
風景攝影 慢速快門 漸層鏡 風景 攝影

Nikon D850 + SIGMA 105mm F1.4 Art有在拍螢火蟲的大概都知道這的地方吧 可以說是芭樂點中的芭樂點了

我也是拍照來到了第五年,當我開始使用漸層鏡與減光鏡拍攝慢快門時,我在不用擔心曝光的狀況下,我開始思考怎麼樣讓照片與眾不同。而這個不同是不違反形式美學的狀態下,能達到個人獨有的風格,同時降低被再製的可能。在這樣的思考下,當然照片的產出速度也就逐漸趨緩。我試圖將每一張照片形塑成我自己心中的藝術品。
風景攝影 慢速快門 漸層鏡 風景 攝影

Fujifilm GFX 50S + EF 16-35mm F2.8 II L Higrace Reverse 0.6 + ND64CPL
估計就算跟你們說了,到現場你也找不到同樣的畫面可以拍攝,這才是我覺得屬於攝影師視野


最後,我覺得可以仔細想想,每當打開網路時,爆炸多的照片就如潰堤般洪水般襲來,然而這些少了思考,少了基礎,少了故事的照片,究竟還剩下甚麼?
為什麼以前一張照片可以流傳很久很久,久到即便是現在也能夠廣為人知,
為什麼現在的照片常常在網路上只是一兩天,就已經消失在茫茫圖海之中。

風景攝影 慢速快門 漸層鏡 風景 攝影

Canon 5D Mark III + EF 16-35mm F2.8 II L Higrace Reverse 0.9 + ND64CPL

我常常會思考,攝影的本質到底是甚麼,是紀錄、是創作、還是藝術,抑或是自我的昇華。
但絕對不是一張僅僅只是套了風格濾鏡顏色好看的照片而已。

拍照很簡單,但攝影很難。


 筆者: 鄭育昇 養了兩隻貓,一隻叫做咪呀,一隻叫做玄玄,曾經想成為作家,後來發現影像比文字更有傳染力,慢速快門中毒患者。 
#風景攝影  #慢速快門  #漸層鏡  #風景  #攝影 
分類:攝影

所有的攝影 都是種預謀

評論
上一篇
  • 讓時間為你做畫 – 我所知道的慢速快門
  • 下一篇
  • 爵士將死 – 從進擊的鼓手談攝影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