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捨].我會很想你..

我會很想你,雖然我們為了公事吵架的時候總是敞開嗓門誰也不讓誰.
我會很想你,以後不能再一遇到任何小眼睛小鼻子的事就撥分機給你發洩怒火.  
我會很想你,在內部系統裡,再也不會跳出你的名字,兩人敲著內部簡訊,巴拉巴拉說不完私密小事鬱悶不滿與生活瑣事.  
我會很想你,來不及吃早餐的時候沒有你的零食櫃可以搜括食物,連隔離霜都來不及擦就上班的時候沒有你的化妝包你的粉底口紅來拯救.  
我知道,接下來的你,過的是更幸福甜美的生活,一直以來,我都鼓勵你這麼作,但是,當這一天,你真的要離開台北,離開跟我密切重疊的生活圈,我的心裡,酸酸的.  
我會很想你,你知道的.  
我有很多不捨,還有更多懷念.  
第一次見到你我們都才二十好幾,是每天踩著高跟鞋穿著套裝的年輕女記者.
我們當時工作的那家電視台現在已經在頻道叢林裡消失倒閉了,當時的記憶,卻如此鮮明.  
回憶裡的場景,想起來瑣碎卻都讓人忍不住想開心的微笑.記得我們去你新家,大按摩浴缸正對著大片的台中市夜景,你特准我們穿著衣服坐進浴缸裡,假裝慵懶的一邊泡澡一邊享受窗外的迷人夜景.  
記得我們在你房間裡,看著你在美國留學時那個上海男友的照片,大家吱吱渣渣嘖嘖稱奇,怎麼那麼帥,大陸男人原來也可以這麼帥,一邊無厘頭天馬行空的說著,要是後來嫁去大陸當高幹的媳婦會怎樣.  
那時候,青春正燦爛,我們,好像,永遠都是笑嘻嘻.  
後來,你先離開那家公司,很勇敢的上了台北,我們一堆同業在KTV送你,與你擁抱輕聲說再見,以為就此緣分淡去.  
那時候,以為我們就這樣道別了,沒想到,三年後,我們又在同一家公司相聚,一聚,就是十年的光陰.  
我們的感情,好像是在台北重逢之後躍進.  
那時候,你還是記者,我還是晚間新聞主編上的是半夜才能回家的晚班,你值小夜的時候,我們會一起下班,你陪我走在有著微弱燈光的松仁路上,襯著對街華納威秀的燈火燦爛,走到附近的停車場開車,我順道送你回家.  
不知道為什麼,我記憶裡有一個印象很深刻的場景,有個半夜,剛下班,我們共撐一把傘,聊著一些有的沒的事,慢慢的走去開車,在回憶裡,那個雨夜有種安穩的幸福,淡淡的可是很溫暖.  
你的傻大姐個性,你的單純直接,雖然從來沒有告訴你,但是,這樣的特質,真的,讓我很喜歡你.  
很捨不得你,捨不得我們一起走過的十年..  
很放心的跟你說再見,因為知道,接下來的你,會過的比現在更好更幸福.  
我們的緣分,這麼長這麼深,雖然不在同一個城市了,不做同一個行業了,GIGI,你還是我,永遠的,好朋友.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小日子].你好嗎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