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山居].才剛結束已經開始想念

結束了,工務和水電離開前,將躲在消防箱角落方便工人進進出出的大門鑰匙交回我手上,看著他們轉身進了電梯,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點悵然若失.  
裝潢的過程一切順利,順利到我常常跟設計師還有死黨說,怎麼可能這麼美好,是不是有什麼波折躲在暗處還沒有現身?從頭到尾,幾乎完全沒有煩心的事情,很少來監工,結果卻深得我心,每次更新的裝潢進度,看了從來都只有想拍拍手的份.  
因為預算有限,設計師只收了畫圖的費用,介紹了她經常配合的工務幫我監工.所以,我的約是分別跟設計師與工務簽的.可是,我從頭到尾,完全享受到設計師的體貼,家具是設計師陪我去挑的,牌子是我喜歡的,折扣卻是設計師級的,沙發布窗簾是設計師跟我一起在店裡奮戰到半夜十一點的,五金把手也是設計師帶我去專業級店家挑選來的,便宜又典雅,還有燈具,先是帶我去找了個收藏舊燈,一身藝術性格的老頭,在那裡找到我愛不釋手的餐桌燈與陽台燈,後來,設計師跟其他業主去品東西挑家具時,打來電話說發現有個燈很適合當我家的客廳主燈,如果我同意就順便幫我買了,因為那個業主跟裡頭的店員是同學,可以打折,吼,不要說我超佩服這個設計師的眼光,她選的我都愛,服務別的業主的同時還沒有忘記我,光是這點心意就夠讓我心頭暖暖.  
原本只畫圖的設計師跟原本只監工的工務,在過程中密集的討論,身為業主的我,幾乎沒有煩過什麼心.不煩心,真的是裝潢過程中莫大的幸福啊.  
身為一個超健忘又兩光的業主,我常常想到什麼就打個電話給設計師與工務,後來,一跟設計師通上電話,常常一聊就是一兩個小時,幾乎忘了,她到底是設計師還是身邊的朋友.  
搬家前一天,工務希望我可以早上九點到現場,確認最後的細節,自私的業主我,休假的第一天就要早早起床,有多難啊,我死纏濫打,硬是逼工務最後只好說:好啦,沒關係,下午再到就好.設計師獻計說,遇到這種不想那麼早到的時候,不能直接說:我很累想多睡一下,不然,工務會想,拜託,你累我比你更累.要找個藉口,說是去拿個什麼東西再彎過去.既然設計師敦敦教誨,那天我就順便去拿了一個訂了很久的壁燈,為遲到聊表心意.  
工務很包容,設計師很貼心,明明根本只收了畫圖的錢,過程中數度不放心來現場看拆除看木工看顏色,那天更是硬是從中午陪我到晚上八點多,盯著水電跟工務把所有的事情都弄完,過程中幾次水電拿著東西來說:這不能用不能用,都被設計師四兩撥千金輕鬆解決,卡到天花板的壁燈,把頂端摺出一個美麗的弧度,一邊折還要一邊跟水電說:要放感情下去折,放感情下去事情就可以解決.大家點頭,是是是.  
小浴室有個迷你方形洗手台是我在IKEA買的,水電弄了兩下發聲說出水閥有問題,設計師接過來,一邊跟裝冷氣的師父聊天,一邊把問題給輕鬆解決.光影從美麗的陽台穿過落在地板上,我忍不住很感性的跟設計師說,謝謝你來陪我.  
因為我知道,在年節水電木工超忙的時候,如果不是設計師把這兩個問題速速解決,讓師父啞口無言,師傅大可以理所當然的說,材料有問題,先去換個改天再來弄.  
過程中,花店送來兩大盆白花天堂鳥,是我之前看過她家陽臺擺了直說好看的,看著花店把花擺進陽台,設計師東挪西挪找了個好角度,這個陽台,完全就是我讚不絕口的設計師家的味道,白窗框邊的白花天堂鳥與忙著搬盆栽的設計師,非常溫暖,十分感恩.  
工程結束了,我卻像畢業了一樣,捨不得起過程中的點點滴滴,下了班不必再去挑東挑西,一大早工務不會再打電話問有沒有吵到你,在公司裡我不必再一手接記者的回報電話,一手忙著跟工務確認這個那個.  
設計師與工務,這兩個令人心情愉快的來電顯示,曾經,密集的在我手機裡跳躍著,而我,才剛結束已經開始想念.  
謝謝小八,一切都是她開的頭.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相遇].設計師的一篇文章
  • 下一篇
  • [山上的房子].搬家之前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