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捷克].出發前的倒吃甘蔗

我從來就知道世事不可能完美,太過圓滿的生活總是令人忐忑.於是,出發前的小波折,也算是另一種對旅程的美好預告,至少,讓我覺得,有倒吃甘蔗的感覺.  
話說在我訂完位,開完票之後的幾天,舊疾復發然後發起高燒,接著,我隱隱約約覺得耳內抽痛.於是,請了病假,說真的,我不太愛請假,不是自命清高,而是我們這種工作,少一個人就多一個坑要管,與其在家想像同事的抱怨,不如乖乖上班去比較實在.  
結果,不愛請假的我不但請了假,還一口氣分成四天兩天的一共請了六天假.中間之所以去上了一天班,是因為那天是假日,輪我當班,要是我不去,就要協調休假的同事去代班,我已經請了四天,實在不想再麻煩別人,雖然有點暈暈的,還是上工去了.幸好,那天編輯們非常乖巧聽話,主動分擔了很多工作,我在暈眩中,幾乎沒做什麼,就下班了.  
生病的前幾天,我先在家附近的診所看病(政府不是提倡醫藥分級,叫我們不要沒事就跑去大醫院嗎?),換了兩家,藥越吃越難過,終於,有一天半夜,我耳朵痛到想去撞牆,吃了醫師的藥無效,我又私自連續吞了三顆普拿疼,還是一點用也沒有,終於,在半夜兩點多,再也忍不住,到和平醫院掛急診.  
這是我一次在和平醫院看病,唯一的感想是,和平會染上SARS,還真不是沒有道理.那天,我掛了號,坐著等護士小姐叫醫師來,過沒多久,來個一個住院醫師,他帶我穿過一個長廊,搭電梯到診間,開始檢查耳朵上藥,我半躺在椅子上,在痛意中,隱約看到蚊子飛來飛去(難不成我來有飛蚊症?我想),斜眼一看,就在距離我頭不到五十公分的地方,是一個塞滿了垃圾的垃圾桶,蚊子在上頭飛舞(我沒有細看有沒有蒼蠅).  
在看診的過程中,這個住院醫師一直問我我看過的耳鼻喉科醫師怎麼說(你管人家怎麼說,你自己怎麼說?),還一直懷疑我是因為關節咬合才覺得痛(這時候,我開始後悔,早知道我應該直接衝去找我堂弟,他雖然是個牙醫,搞不好懂得還比他多....)  
還好,在他上過藥清過耳朵之後,我終於,比較沒那麼痛(也只是比較),可以好好的睡一覺.  
病痛趨緩之後的幾天,我等不及等公司的團體健康檢查,先去驗了血.說真的,在發燒,昏睡,看診,吃藥的過程中,我深刻的感覺到健康真的很重要,當然,也不免想到,我萬一去了,該怎麼辦.我留下來最大筆的應該是保險金,那就給我的父母,活期存款(不多)跟持續套牢一直沒有跟著大盤漲起來的股票們,就給我老公,至於擺著等萬一要用的定期存款(一樣不多),就遵照我每次出國之前說的,留給TERESA.  
雖然人生苦短,但是,我真的不想讓它太短啊.於是,我依照醫生的囑咐,
 一天至少一餐吃五榖飯,
 多喝水,
 多運動,還有還有,
 這次,我真的下定決心,要乖乖去上瑜珈課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捷克].簽證--漫長等待
  • 下一篇
  • [捷克].機票--相見恨晚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