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說說].那些美麗的小插曲

我從來沒有真的當過老師,可是,我擲過很多年的教鞭.  
一開始是大學一年級時,有一次,爸媽教書的學校遇到老師臨時請了兩三天的假,找不到代課老師,從小看我長大的學校主任,知道我已經放暑假閒閒在家,臨時抓我去救火.  
還記得初體驗那一次,一向自律慎嚴的爸媽非常緊張,一直從自己教書的教室跑來看我在搞啥,放學回到家,還拼命催我要準備教材,要想想明天上課要怎麼講解.  
居然隨便抓一個大學生去代課,這在現在,應該是會被家長告到教育局去的事,搞不好還要鬧上電視新聞.  
可是,十多年前,老師還沒這麼多,也沒有所謂的流浪教師,代課的資格非常寬鬆,又是在南投鄉下地方.不但沒有人質疑,很多家長還不嫌棄的拼命讚美我教的好.  
在我爸媽的鞭策下,我也確實教的頗認真,尤其是我那時唸中文系,理論學了一大堆,改作文格外賣力,滿滿的評語跟眉批幾乎都比小朋友文章的字數還要多.  
有一次,督學來學校視查,堆了一教室各年級各班的作文作業本等著督學審閱,督學最後拿著我代課時批改的一篇作文跟教務主任說,他想看看這個老師,這個老師很認真,教作文的方式很有啟發性(這可不是我說的,這是教務主任轉述給我爸媽跟我聽的),教務主任當時很不好意思的告訴督學,這個老師其實不是學校的老師,他是大學生來代課的.督學聽了大驚,可也沒深入追究.  
不過,從此,我大學四年,就有代不完的課,老師請事假病假還是什麼假的,主任都會打電話來問問,我有沒有空去代課,尤其是小學已經開學,大學還在放假的時間,我通常很早就被預約.大四時學分已經快修完,常常跑回家,課也代的非常瘋狂.有幾次,還翹課專程去代課.  
畢業前一個多月,有個老師說她要去進修,要預約我畢業後去幫她代課,於是,我一畢業,找到工作,放了個短短的暑假,就到小學裡跟那群小六生一起生活了難忘的三個月.還記得,那群可愛的不得了的學生,發育很好,個子都很高大,每次早上升旗時,最喜歡喊我說:老師,老師,你躲進我們隊伍裡面,就沒有人看得到你.  
我跟他們一起上下課,一起吃營養午餐,一起玩耍搞笑,偶爾也裝大人罵罵他們不守規矩.三個月過去,離開這些小朋友,上台北向我的第一份工作報到,心中真是萬般不捨.  
後來,我離開第一份工作,回到南投的有線電視台跑新聞.當時,有社區大學開了一個阿公阿媽的國語習字課,要請媽媽去當老師,我媽婉拒,不知道是太缺人還怎麼的,那個主辦人居然要我去.於是我開始了一段,一個星期兩次,下班後開車趕著去教阿公阿媽說國語寫國語的日子.  
上課地點是在鄉下的活動中心裡附設的幼稚園教室,夏天蚊子很多,沒有冷氣,只有屋頂上,幾隻電風扇轉來轉去.阿公阿媽不多,只有十幾個,戴著老花眼鏡,擠在小小個課桌椅上,很賣力的跟著我學國字.我很佩服他們的向學,也很喜歡他們的淳樸.看著他們用拿鋤頭農具的手,賣力的想要寫出端整的字,很令人動容.  
我跟阿公阿媽們相處的很好,大概因為我當時年紀小,又從小就很有長輩緣,為了消除阿公阿媽的不自在,常常在課堂上搞笑,尤其是我的爛台語,常常讓她們哭笑不得,我常常跟阿公阿媽說,我教你們說國語,你們教我說台語,彼此都是老師喔!  
那時候,我常常把八點檔劇的對白,拿來當教材,教他們怎麼說怎麼寫,教到蔬菜水果什麼吃的用的,也會把實物搬到教室去,更猛的是,我還用零零落落的台語講黃色笑話給阿公阿媽聽,大家笑得靦腆又開懷.  
阿公阿媽幾乎都務農,環境比較好的,會打扮的很正式來上課,環境比較差的,要在晚上走好遠的路來上課.有的阿公阿媽住的遠,又不會騎車,我下課會順便開車把大家送回家,阿公阿媽們也常常帶自家種的青菜果子來:老師,你吃吃看!  
被這些長輩稱老師真的很不好意思,那段日子,我跟阿公阿媽學了很多東西,知道生命的飽滿,其實很大一部分,來自於知足與努力向前.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好貨].藏在超市裡的無窮美味
  • 下一篇
  • [自在].一個人的西班牙美食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