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耶誕節]

 正式過起耶誕節,是十四歲進了教會女校那年,也是從那年開始,不是教徒的我,開始知道什麼是彌撒,什麼是聖歌,什麼是平安夜. 
我很喜歡那所學校,很感恩爸媽從我國小畢業就一心想把我送進去,還讓我濫竽充數的去考了音樂班.雖然最後是到了高中,才終於成為那個學校的學生.不過,我很喜歡那個時期的同學,當年的同窗,現在變成相識十多年的朋友,在她們身上,我總覺的,就是多了一點平和良善的自在安然. 
那時候,耶誕節是個大日子,前一個月,各班已經忙著佈置教室,窗台上貼滿棉花冒充的白雪,到處都是祝福的卡片,暖暖的耶誕歌曲,還有比我們更期待這個節日的修女們,老早就精心佈置的耶穌馬槽. 
平安夜那天,住宿生的晚餐特別豐盛,一人一大袋耶誕禮物,柺杖糖是絕對少不了的.入夜後,全校師生家長一起望彌撒,跟著風琴唱起聖歌,那種氣氛,無關宗教,卻著實叫人著迷. 
我沒有因此變成教徒,卻從此愛上了耶誕節. 
大學時,我們一群十來個好朋友,一起在學校附近租了一棟雙拼民宅住,四年耶誕,固定是火鍋大餐加耶誕舞會,再回宿舍,交換禮物. 
後來,進了新聞圈,每年的耶誕夜,就是工作工作工作,因為這樣的機緣,過了好些個,不太一樣的耶誕節. 
有一年在冷冷的清境農場,在一堆遊客身邊連線,雖然不是來玩樂,工作起來其實很歡喜;有一年,在南投羅娜,拍原住民的八部合聲,兩千多公尺的山上,黑壓壓的天空有閃亮的星,沉厚的樂音,揪著心不停往上飄,那一刻,整個人,暖暖的,乾乾淨淨的. 
最難忘的是被同業帶去仁愛深山,跟泰雅原住民過耶誕,小小的部落裡面,我們是唯一的外來人,返鄉過節的族人擠滿了教堂,我們跟著望彌撒,還跟著回他們佈置的很耶誕的家,烤肉喝酒.......... 
結婚蜜月時,百般挪假,終於順利在十二月初出發,到西班牙待了快一個月,扎扎實實的過了一個南歐風味的耶誕節.到現在,我還很清楚的記得,Codaba大教堂裡的莊嚴溫暖;Sevilla小鎮黃昏時分,石板小徑上,扮成小天使的西班牙小孩,走在前頭蹦蹦跳跳的模樣.天要暗了,風更冷的,我卻幸福的只想微笑,那個耶誕夜的黃昏,一輩子都忘不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