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書寫,我的無名]


西班牙/巴塞隆納/著名商店Papirum的手工筆記本/
價格不斐,而且是非常不斐,我千里迢迢提了回來,完全,捨不得用
Baxida de la Libreteria2/93-301-0575 
我的書寫記憶,開始的很早,
還在唸小學低年級,剛剛學會握筆開始,
在同一個學校教書的媽媽,就開始利誘我和弟弟書寫,
寫一篇日記,發五塊錢,背一篇國語日報上的文章,發三塊錢, 
實在不記得,二十幾年前,五塊錢可以買什麼,
不過,可以想像,那個時候,那個年紀,五塊錢絕對不是個小數字,
所以,可以想見,我跟弟弟,有多愛寫,只恨一天只能有一篇日記,
不過,我們三個小鬼,還算有良心,知道不能寫的太敷衍太草率,
否則,有騙媽媽錢的嫌疑,所以,寫的不見得好,寫的卻都很長, 
在我們那個年代,每個小學生都有一本郵局儲簿,
每個星期三,由老師充當櫃員,大家捧了零錢,排排隊,來儲蓄,
因為寫日記跟背文章,我跟弟弟本子上的數字,一直都非常漂亮, 
就這樣一直寫寫寫,一直到唸私立初中時寫進全國語文競賽前三名,
我媽很驕傲的認為,一定是她的利誘政策,養成我的文字緣,
可惜,後來終究證明,小時了了,大一定不佳,
現在的我,完全沒有任何一點突出的成就,
幸好,那種就是要寫的習慣,
讓我學會,在生活裡,紀錄著,也自得其樂著, 
除了小學時期作業本日記已經不知道流落何方之外,
初中到大學,十多本,滿滿的生活記憶,
有時候,抽一本出來,
細細閱讀,彷彿跟當年的自己交談,那些心情,那些喜悅,那些無措,
現在看來,都讓人只想,輕輕的嘆息,淡淡的微笑,
同時,無限慶幸,幸好,幸好,真的幸好,那個時候,我寫了下來... 
當了記者之後,雖然每天的工作就是寫寫寫,
我的日記,還是習慣性的持續著,
只是,週期拉長為一週一次,甚至是一月一次,
在那些跳躍混亂的文字裡,工作上,情感上,都有太多徬徨與掙扎,
在這篇與那篇的空白中,看見一些不得不經歷的無奈, 
我在書寫中,紀錄,醒思,舒緩,
透過文字,抓住了一些什麼,
也放過自己,放過了一些原本難以釋懷的的....... 
PS因為愛寫,也愛上了筆記本,幾年下來,藏量著實豐富,
只是,買的似乎永遠趕不上寫的,
尤其是開始在網路上敲打之後,從明日報一路到無名,
網誌已經完整的紀錄了一切,
這些筆記本,只好,變成珍藏......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