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女兒賊]

 我當女兒賊的歷史由來已久。  
從十幾年前,還在教會女校住宿時,被宿舍修女戲稱女兒賊的那一刻起,
這個封號,越來越,當之無愧。  
那時候,每個星期六中午放學回家,身上不過就是簡單的一只書包,
等到星期天晚上收假回學校宿舍,大包+小包,行頭豐碩又壯觀。
不只我,宿舍裡,人人幾乎都是如此。  
年紀小就住宿在外,父母難免放心不下,
再加上我就讀的教會學校,家長環境都還可以,對女兒自然寵愛有加,
怕孩子想家,又怕唸書累了,不但放假回家拼命補,
收了假,也還要這塞那塞的,裝滿行囊帶回宿舍,才算放心。  
管我們的宿舍修女,雖然早就見怪不怪,星期天日傍晚,還是常常站在宿舍門口,
微笑著一遍遍搖頭,看我們這麼不辭辛苦的,把吃的用的喝的,一大袋扛來。  
標榜清貧向學的教會學校裡,雖然學費貴得要命,卻嚴格要求學生要減低慾望,努力讀書,
所以,福利社裡是從來不賣零食飲料的,想吃可以,自己帶,
而且得統一擺在宿舍房間的小儲物櫃裡。  
我還是個小高一的時候,有回傍晚收假回校,
在校門口正為了要不要帶幾顆蘋果進學校宿舍,與我媽僵持不下,
我嫌麻煩,她嫌我囉唆。
這時候,只見一個老高三的學姊跳下他老爸的轎車,打開後車廂取行李,
整個後車箱裡,滿滿的全是零食,看得我目瞪口呆。  
吃的喝的,學校沒賣,從家裡拿好像還理直氣壯點,
用的雜物,福利社買就得了,幹麻還大老遠從家裡帶來?
當過女兒賊的人都知道,生活上的小東西,便宜歸便宜,玲玲總總加起來也要花上一筆錢,
零用錢才那麼一點,誰願意把錢花在這些瑣碎的東西上。
所以,從家裡搬牙膏鞋油洗衣粉不稀奇,拎來一大筒衛生紙,也沒啥好奇怪的。  
女兒賊當久了,我早就養成離家前,再打開冰箱仔細搜尋一下的習慣。
連我媽也被傳染,有一次,我已經出了大門,只見我媽雙手捧了個大香瓜追出來,
一迭聲喊:你說要帶去學校吃的香瓜忘了拿了。  
後來,我唸了大學,在外租房子,女兒賊的層級又往上提昇了一大步,
鍋碗瓢盆,拿,蔬果青菜,拿。
等出了社會,有了一部小汽車,來去更加方便,搜括的就更徹底了,
再加上這幾年,家裡闢了個小花園和菜圃,要菜有菜,要花有花,簡直沒什麼不能拿的。
冰箱裡,生的熟的,院子裡,含包發芽的,
只要看中意,爸媽二話不說,急急找來容器,往我的小愛車上搬去。  
當了十幾年的女兒賊,早就練就一身好功夫,目標精準,動作確實。
那被拿的人,明明遭了賊,
不但不斥責不生氣,還高高興興幫著打包,歡歡喜喜送出門,
唉!誰說當父母的不傻呢。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Cosco共購記]
  • 下一篇
  • [復古單車.無印]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