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大陸二三事-防疫流水帳之HR篇

 本文實際撰寫時間是2020/4/25

趁著這段時間來分享一下疫情這段時間,我在大陸的所見所聞;我以一般民眾&公司HR兩個角度來撰寫;文章很長,而且一定很主觀,有問題的地方就...跳過吧~哈哈~

前情提要:
誠如一般民眾篇所說,雖然大陸中央已經公布春節延長到2/2,但我擔心隨時有可能封鎖對外交通,因此我1/27初三就回到東莞,但完全沒想到後面發生的種種事情讓我每天都後悔回來上班...... 
*1/29~2/2
原本的春節是1/29初七就該開工了,因為中央的政策延長到2/2,我們東莞廠也延長春節了,不過台灣總公司還是正常開工;這時候疫情已經完全擴散跟失控(我個人角度,雖然官方總是正面陽光啦...),因此自1/29早上8點開始,我的手機就沒停過了...讓原本並沒有打算進公司的我,在10點的時候進入公司大門。 
電話的那一頭:
 「請問你是XX公司的人事嗎?我是新安社區的OOO....請你們盡快提供...」
「...我是長安鎮政府商業司...請你們排查一下...」
「...我是長安鎮安監局...你們要回報那個給我們...」
「...我是東莞市防疫中心...剛剛給你們的表格要盡快給我們...」
「...這裡是新安派出所...那個...」 
..........
我看著手機螢幕中的微信圖示,跟公事有關的訊息數量在一個早上就已經突破3位數,政府、總公司、公司其他單位的主管同仁、廠商...我心裡的滿滿的三個英文字:WTF!!!(註1) 
註1.在1/29~2/2這幾天,我是整個廠內最大的主管,想當然我也是理所當然的負責窗口;而當時扣掉一線OP以外,廠內可調動人力僅不到20人,也因此上從政府單位的對接,下到廁所水龍頭爆掉都會經過我。 
隨著大陸染病人數直線上升,政府管控的力道也以倍數增強;每時每刻都有可能頒布紅頭文件(政府標準公文);如同我前一篇所說,大陸從中央一直到地方會有層層單位,每個單位都會發布文件,最常見的就是中央出了一份文,省裡根據該文也寫一份文,市裡根據省的文也寫一份文,鎮裡根據市的文也寫一份文...這樣的一層一層具體到公司或是個人;我印象中,在3月以前的無數個凌晨都會收到某某措施發布的消息,更令人傻眼的,就是這些文件很常是有衝突、很抽象或者...就是一篇廢話...。(註2) 
註2.我曾經看過社區(已經是地方公權力的最小管轄單位)發過一篇文件,我仔細看過內容並跟防疫中心的一篇文比較了一下,99%都是社區複製貼上的,社區竟然還有臉在文後蓋他們的公章...
社會氛圍是瀰漫著一股恐懼和無所適從,不過我真的覺得這時候恐懼是很好的,能夠逼迫所有人保護自己,甚至在我去麥當勞買東西的時候(Errr...因為所有店都關門,我連續吃了3個禮拜的麥當勞早餐),店家都主動執行無接觸點餐取餐了。(註3) 
註3.大陸很習慣用QR code點餐,所以在政府還沒說完全取消內用的措施之前,麥當勞就已經全面執行手機點餐的措施(至少我去的那一家是這樣) 。
*2/3~2/12:
這段時間雖然中央還是維持春節延長到2/2,但隨著疫情根本沒有和緩,中央給予各省自行決定開工的期限(我覺得根本是中央不願意負擔再度延長假期的經濟損失責任),廣東省就自行訂出了2/10復工的日期(註4)。從此刻開始,復工就變成整個大陸的企業與政府的共同目標了。
然而,基於公司的某些原因,復工的總負責窗口就落在我的頭上。
雖然廣東有頒布比較明確的文件,但復工需要一些比較明確的標準(像是公司物資的存量、防疫措施等等),東莞卻遲遲沒有頒布相關的作業細則;直到了2/8的凌晨才有了第一份稍微具體的文件。當然「稍微具體」是不夠的,還需要更多具體的文件指引才有辦法完成,也因此2/10要復工根本就是天方夜譚(註5)。 
註5.其實那時我們周邊的企業都一致認為,我們所在的社區管轄單位根本不想讓大家復工,所以才會這麼晚頒布,又要求很多很細節的資料。
簡略的說,復工需要「文件審查」與「現場審查」通過才行。我記得文件審核我送了7次,在2/10那天還一天內送了4次;2/11進行第一次現場審查,2/12進行第二次,當天下午才電話通知2/13可以復工,至此我復工的工作就算畫下一個句點。 
*2/13~
雖然正式復工了,但各省的管制導致諸多的問題一一浮現,對HR來說最直接的問題就是「人力」跟「考勤」。
人力部分,工廠一線DL是人力的大宗,但因為疫情的關係,必須要管制公司內每一個人的狀況並且回報政府各級單位,想當然爾這管控之麻煩;再者,人力直接相關的就是生產,如何讓生產單位順利完成每天的工作,比起正常狀況來說也更為困難。(註6) 
註6.我有算過,同一份員工健康狀況回報資料,我每天至少要回給三個不同的單位。這也再次顯示大陸雖然資訊化發達,但碰到這種時刻卻沒有發揮整合效果。 
考勤部分,政府每天都有不同的文件發布,什麼時段要怎麼計算出勤、什麼時段要不要正常給薪(這個我跳過,太多太雜了),如果都很具體也就算了,但...u know~(仰天長歎ing)
考勤的延伸是計薪,直接與員工的利益相關,因此政府的模糊作法也間接造成公司員工的微辭。

這期間的感想跟大家分享: 
第一,是大陸政府的指揮鏈混亂與態度應付。
我相信這段時間不知道世界上其他國家怎麼運作的大陸人,一定會認為大陸的管控非常優秀,超級有執行力;但身為每天跟政府單位打交道的我,只是見識到政府在這波疫情下的混亂罷了。
指揮鏈的問題白話一點就是扛責任的人,整個期間我看到的就是無數的皮球被踢來踢去,例如:我問社區說政府不是有分發給企業口罩?社區承辦人叫我問鎮政府,問鎮政府卻跟我說問社區...;同樣的事件太多,幾乎天天都上演。
態度應付,這段時間我所應對的公務人員,小到來巡邏的民警大到鎮政府的司長,沒有一個(對就是0)是真的為企業著想的,每一個給的態度都是「就是這樣啊~上面這樣說就這樣做啊~你們不好做甘我什麼事」;
這裡說個小故事,復工後因為疫情關係要上傳每個員工的個人健康資料到政府系統,有一天派出所突然有10個警官殺進公司(我是他們都到辦公室坐好了才被通知到,門口也我管的,所以你看他們手腳之快),要求我把所有員工資料上傳到某個系統上,我提出此系統無法批量上傳導致無法三天內就完成這個作業,他們就說:「你們派一個人每天一直key就好了阿,一個不夠派兩個嘛~」......Errrr......這跟何不食肉糜、一個便當不夠可以吃兩個有什麼差別阿?我們公司接近3000人啊...這還不算每天入離職的人喔...;如果你覺得這是下限那你就錯了;三天後,想當然我根本無法達成,有個警官就打給我說:「不是跟你說要完成嗎?你們如果在星期X之前還不完成,那我們就會加強你們公司的稽核,因為我們嚴重懷疑你們復工復產的防疫措施不完善,如果稽核狀況不好,那會影響到你們復工了。」講完電話就掛了。這是赤裸裸的威脅阿~意思就是東西交不出來你們就給我停工!!他們很簡單,就是不管你的死活,他要達到他的目標就是了;我呢?默默打電話給鎮政府的人出面處理了,小小派出所警官還威脅不了我的啦~哈~
第二,是恐懼的社會氛圍,顯現官媒控制的無力。
隨著疫情升溫,官媒已經壓不住各種假訊息,那時候最常見的就是朋友圈跟群組裡面會流傳一些消息,像是「某某村已經群聚感染了,全面封城已經迫在眉睫!!」等等這種聳動的文章或訊息,也造成很多官方的微信公眾號都設置了「闢謠專區」。不論是否真實,這些消息的確被廣為流傳也造成社會的恐慌(身為HR也負擔了一些闢謠的功能),在疫情大爆發的期間中,官媒的正面力量猶如杯水車薪,隨著染病與死亡的數字和緩,官媒的正面聲音才真正的發揮穩定民心的效果(Errr...也有反效果就是了啦)。
第三,是身為企業的無助,公權力是什麼?別製造問題就好了
很多小企業小工廠其實在這一波疫情下已經紛紛中槍落馬,最諷刺的是,往往最需要幫助的都在政府伸出援手之前就已經倒閉(這一點我覺得全世界都一樣);另外還有一種狀況,類似前面的第一點;像是口罩好了,政府完全無法給予口罩的資源,甚至跟企業說去哪裡買都沒辦法(對啦官媒一直說有多少企業投入生產口罩,一天可以生產XX片之類);那企業只能自己想辦法,我們公司的口罩哪裡來?是透過各種管道從國外運進來的,但成事不足的政府單位還扣了一批在碼頭......(我們家關務知道被扣關時整個大爆炸) 

寫在最後
在真正危難發生的時候,才能看到真心與假意,這也是促使我離開的原因
我本來就是人性本惡的支持者,但疫情期間更讓我堅信這一思想
雖然很八股,但我覺得生命安全比什麼都來的重要...
#大陸  #東莞  #防疫 
分類:職場

如果用關鍵字介紹自己,那我是:HR、大陸、外派、負能量、電影、錢、旅遊、碎碎念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