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茗》上

  
  
我一直都覺得我是一個平凡人,也會這樣平凡的活到陽壽盡的那一天。
要知道當其他小朋友還在夢想偉大人生,長大後要成為醫師律師會計師、總統將軍大市長的時候,我只想成為朝九晚五的辦公室白領,行政職的那種,能養活自己就好。
這個夢想格局真的很小,實行起來也真不費力。
普通的升學,大學也是國立吊車尾的商科,恰巧維持在中間值的成績。畢業後直接在學校附近的私人企業謀了一個行政助理兼任會計的職位,平淡無奇的就這樣一天天工作下來。
故事是發生在我出社會後三年。
從畢業就開始租賃的房子,被房東無預警告知說要收回停止出租給我,我不得不在短短幾日內找到新的小窩,免得露宿街頭。
那幾天真不是給人活的,每天下班都是跟著仲介看過一間又一間的套房。有些質量奇差無比又貴得像帝寶一樣,只是想要一間舒適乾淨的窩,讓我下班後能舒適的放鬆睡覺真的這麼難嗎?
別看我這樣無欲無求的,對居住品質我是算講究的,首先空間要明亮不得過於狹小,廁所必須乾淨整潔,隔音要好等等。
看到這邊大概就有人想吐槽我預算太低根本在癡人說夢。欸不是,一個月八千在台中找一個這樣的單人單間套房應該綽綽有餘吧?
總之這些都放一邊,終於在無限輪迴的看房酷刑後,我用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價格租到了一間公寓套房還附帶地下室機車停車位,讓我的好夥伴不用餐風露宿。重點是新屋廁所很乾淨,才交屋大約兩年左右。後來想想我真的是太過粗淺毫無危機意識,才失心瘋的簽下這個租賃契約。
入住的第一晚我照著家裡傳統拜了地基主,簡單素菜三道,只是拜完後一直請示不到已經用餐完畢的聖筊,雖然有些奇怪,很快就被我拋到腦後只當地基主可能剛好出差不在家吧。摸摸鼻子把供品收一收,金紙就帶去附近的土地公廟化掉了。
希望新家的地基主會記得去領。
當晚相安無事,隔天醒來只依稀記得夢見一雙明亮的眼睛,帶著細碎的光線,非常乾淨漂亮的眼睛。
夢境是淺意識的投射,會隨著人的清醒程度模糊淡忘。抵達公司投入工作後,很快便被我拋諸腦後了。
沒辦法,遇到兩個月一次的報稅期間再加上公司發薪,真的連狗都沒有我這麼累。所以當我發現睡到半夜疑似被鬼壓床的時候,也只是心中默默吐槽自己累成這樣也是滿厲害的,連眼睛都懶得睜開就又睡了過去。
直到這個現象頻率高到幾乎每晚都會的時候我才覺得不對勁。我的神經一定比海底電纜還要粗……
經過一番抗爭,我終於在被壓制的情況下張開眼睛。
祂離我非常非常的近,近到如果祂有呼吸我一定會感受到撲面而來的氣息。眼睛是真的美麗是我說不出來的琉璃顏色變化萬千,像是閉上眼在黑暗中看見的奇怪色彩,你無法言語形容,祂就是這樣的色彩。就真的很美,撇除那張沒有皮膚只有臉部肌肉的臉的話。當然血液已經停止流動,而我看得清楚祂臉部一分一毫的肌肉紋理。
如果你有認真近距離觀察過人的視線,你會發現就算是專注盯著某樣事物的時候,眼球還是會很小幅度的震動。而現在這個情況下我連眼部周圍小肌肉的舒張拉縮都看得清楚,可見是貼得多近了。
我真的很佩服我的心理素質,這樣都沒有嚇到暈過去(也可能是有,只是我當作自己睡著了),總之這樣的瞪眼遊戲持續三天後我不幹了。
尼瑪,真的很累好嗎,我還活著,活著的人是需要充足睡眠的!
想當然爾我無法開口,於是我在心底跟祂對話。對話之前總不能沒禮貌的喂或欸的叫人,所以我問啦,該怎麼稱呼你呢?芳瑜?小於?阿牧?給個提示好不……
我開始漫無目的亂叫,我猜最後一定是祂覺得我很吵,受不了了。
茶茶。
是的,這個名字突然憑空出現在我腦袋,連我都驚訝到停止思考,腦內除了這個名字,思緒出乎意料的很空。這種感覺就像運轉過度的大腦突然停止,片刻間的一片空白。
「原來妳叫茶茶啊。」
我發現我可以開口說話了,但我真的太累,再度睡過去前,我的餘光只看見茶茶美麗的眼眸在黑暗中閃爍,帶著些許詫異。
如果撇開像人體模型外露的臉的話,那倒是挺詩情畫意的場景。
這是我與茶茶平淡無奇的相遇。
#原創小說  #靈異 
分類:藝文

這樣一名女子,與其名呼應,她可能柔情似水,但柔亦能克剛,眼底藏的是瀲灧山水。 偶爾衣衫隱入寒鴉暮色,很多時候她喜歡提筆紀錄一些值得被記憶的生活碎片。

評論
上一篇
  • 《舊》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