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Aha|顧遠:什麼樣的知識才是值得學習的?

《為未知而教,為未來而學》閱讀分享

本文授權轉載於Aha社會創新學院
教育創新
今天我要分享的書,它的英文書名很簡潔,叫Future Wise,但比較難直譯,所以中文譯者把書名翻譯的有點繞口,叫《為未知而教,為未來而學》。看完整本書,我覺得這個譯名還是很貼切的。
教育創新
這本書的作者David Perkins,是哈佛教授,研究的領域簡單來說,就是關於「如何學習」的。他是一個著名的項目「零點項目(Project Zero)」的發起人之一,這個項目研究的學習的方方面面,出過很多研究成果。順便說一句,零點項目還有一個創始人叫加德納,也是哈佛教育學院的教授,提出過「多元智能」理論,做教育的各位應該都知道。

Project Zero

The Education that Matters conference will highlight research and practices aimed to enrich essential thinking and…

pz.harvard.edu

回來說這本書。它開宗明義,就是為了回答一個問題:「什麼樣的知識是值得學習的?」或者換成學生的問法,就是「我為什麼要學這些東西?」這個問題可能很多老師和家長都遇到過。最簡單的回答是「因為考試要考」,這個回答太無聊也太不負責任了。好一點的回答是「因為對你以後有好處」,但這個回答也很難有說服力,因為估計大多數人都說不上來學習二次方程究竟對自己未來的生活有什麼好處。
珀金斯教授把對這個問題的探討限定在了K12階段。也就是說,既不是關於閱讀、算術這樣的基本生存技能,也不討論一個人在工作以後因為職業需要必須學習的專業技能。因為這兩塊知識,不存在異議,每個人都值得或者說必須學習。而從小學到高中這12年裡,到底什麼知識值得學習就不是那麼確定了,有必要反思。
教育創新
在全書的第一章裡,珀金斯教授首先剖析了他認為現在傳統的學校教育教的內容存在的三大問題。一個是過分重視學業成就,通俗點說,就是各學科的考試分數,而不管這個分數的高低意味著什麼。第二個是過於關注「瞭解性知識」。這個概念可以用北京十一校的特級教師魏勇的話來解釋,就是「凡能百度到的,一定不是教學的真正價值所在」。第三個問題是過於強求專業知識,而忽略了與生活有關的軟知識。也就是說一個學生可能是個解二次方程的高手,卻經常在微信朋友圈里轉發一些「80%的人一用就靈,是中國人就轉」的文章。作者在這裡提出了一個觀點:在K12階段,教育應該塑造的是「業餘的專家」,他們能夠自信地、正確地、靈活地理解和運用基礎知識。業餘專家可能在解二次方程上不具有專業技術能力,但是很清楚知道平均數、標準差這些基礎概念,也能將這些概念應用在對一些統計數據的評判上。
珀金斯教授對傳統教育內容的這些批評用最簡單的話來概括,就是這些內容都不是以「學習者為中心的」,而是知識本位和學科本位的。這一章的最後有一個例子讓我印象特別深刻。作者講到他看到過一個老師組織學生用跳舞的方式來學習細胞的「有絲分裂」。學生從教材裡寫的有絲分裂的各個步驟中提取線索,自己來編舞,用肢體語言來表現枯燥的、教條式的生物知識。這看起來是一種很好的課堂教學實踐創新。但是作者指出,這種方式的確有助於學生記憶和理解有絲分裂這個知識點,但卻沒有回應一個根本性的問題:學習有絲分裂和學生的生活和未來到底有什麼聯繫?這真是一個釜底抽薪的問題。反觀我們聽過的、見過的、甚至參與過的類似的課堂教學實踐,很多時候,我們為之叫好,僅僅是因為它的形式更新穎,而忽略了它在教學目標上是否有所突破。
作者「破」了以後就該「立」了,所以接下來兩章,作者直接提出了自己心目中值得學習的知識,注意的標準,而不是具體內容。作者認為值得學習的知識是對學習者的生活和未來有關和有用的知識,有助於解決生活中面臨的問題,有助於培養學習者的好奇心和持續學習的能力。這聽起來沒什麼了不起,對教育變革者而言,有點像常識。
不過,珀金斯教授進一步將這個定性的標準分解成了兩個更有行動指導意義的標準。第一個是:值得學習的知識應該有助於培養學習者的全局性的理解。作者再次舉了一個很棒的案例。有個人居然認為中學時學到的歐姆定律是自己學過的最值得學習的知識。因為他透過這個定律看出了某種普遍的規律。歐姆定律講的是電流等於電壓除以電阻。這個人意識到這個關係在很多其他領域也大致成立,比如氣流量等於氣壓除以導管的阻力。他用這個原理自己改造了家裡的通風系統。這個關係甚至可以應用在社會領域,比如貪污等於權力除以社會和法律的約束力。
教育創新
我好喜歡這個例子,這是典型的透過現象看本質,只有具備這種能力,才可能觸類旁通,才可能應用於實踐。順便推薦一本書,《一個數學家的嘆息》,講的是數學應該怎麼教學,不是去背公式和套公式解題,而是培養一種數學思維方式,很有啓發。
回到這本書。那我們該如何判斷對某種知識的理解是否具備「全局性」呢?作者給出了四個標準,這是整本書裡我最受啓發的地方。
四個標準是:
1) 全局性理解應當有助於呈現物理、社會、藝術等不同世界的運轉機制。用我的話來說,就是上面說過的「透過現象看本質」。作者在後面第六章裡進一步地探討了這個問題,把它歸結為不同學科的認知方式。我們對世界的認知方式越多樣、越透徹,就越能豐富我們對事物理解,越能找到更多的解決方案,越能相互理解溝通、越智慧。
2) 全局性理解應當能夠指導我們採取有效的專業行動、社會行動、政治行動。也就是說,知識是有用的,不論是個體生活,還是參與社會生活。
3) 全局性理解應該敦促我們變得更有道德觀,更有人性,更有同情心,更願意規範自己的行為。在現在學科本位的教育中,特別是所謂「理科」的教育內容中,大概這方面是最欠缺的。學習就是學書本知識,對自然的敬畏、對他人的尊重、對美好的嚮往,這些考試不考,所以學校也就不教。就算教,也是專門再弄出一門課程,好像這些內容都只是這一門課程的責任,而事實上,對任何知識的學習都可以和培養人的心性有關,就看老師怎麼教了。
4) 對某項知識的全局性理解在真實生活的很多方面會找到應用的機會,並且可以遷移到其他知識領域。
我為什麼覺得這四個標準特別好,是因為它給重構教育內容、設計教學過程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思考框架。對教育變革者而言,解構教育已經不再那麼困難,對現行教育的批判已經非常多,但解構完了以後呢?你說現在的教育內容不好,那什麼是好的?你說現在的教學方式不對,那什麼是對的?答不出來,所謂教育變革就很容易變成溜西瓜皮。
我就不止一次地聽到做教育的年輕人說:「我不用多想應該教什麼,怎麼教,我就用心去陪著那些孩子就好了,他們要什麼我就給什麼。」這種話乍一聽蠻感人,實際上很誤人,很不負責任,反映出的是缺少深入地對重構教育的思考和有勇氣的嘗試。再比如「以問題為導向」或是「以項目為導向」的學習方式,也不是隨便找個問題,然後讓學習者自己去探索,自己在旁邊美其名曰是在協作,其實是自己不知道該幹什麼怎麼幹,只能被動地響應。一個活動做完了,也很難說得清楚到底對學習者有什麼幫助。(注意,這段話並不是針對Aha加速營里的小夥伴說的,而是泛指一般情況。這種情況非常普遍,但也完全可以理解,畢竟大家都在摸索。)
所以,這四個標準我認為對於重構教育內容、探索更有效的教學實踐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思考框架。如果對一項知識的學習可以做到這四個標準 — — 其實很難啦,能實現其中的兩個我覺得就很牛了,它就可以幫助學習者在遇到真實問題時:快速地判明問題的性質、審慎的思考,並能夠激發進一步的深入學習。用作者的話來說,現在的教育教的是「配方知識」,就是看到A,就知道B,類似於標準答案式的知識。這種知識也許可以解決日常生活中遇到的90%的問題,而之外的10%才是真正影響學習者一生的,這10%問題的解決靠的就是全局性理解。
接下來一章,作者分析了值得學習的知識應該滿足的第二個標準:開放問題。
這一章很有顛覆性。我們都知道提問對學習很重要,但現在課堂上大多數的提問,只是為了檢驗學生是不是掌握了某項被灌輸的知識,而不是為了激發學習者去主動尋找答案。 所以有很多教育變革者就開始嘗試PBL、探索性學習等新的方式,大量使用開放式問題做引導。還有著名的蘇格拉底式的提問法。但是作者說這些也都不夠,它們還是只是把提問當做方法,而沒有把問題本身也當做內容。說老實話,這個觀點我沒有完全理解。待會QA環節,如果誰有想法可以分享一下。作者提到一點很重要,就是讓學習者負責提問。這實際上是將學習的責任交還給學習者,能提出好問題本身就是檢驗學習者學習能力和對知識掌握水平的一種標誌。
這一章裡,我總體的感覺是教學過程中的「問題」設計是非常有難度的事情,差的問題只是在檢驗是否掌握已有知識,好的問題會誘導學習者意識到自身的誤區盲點,更好的問題會激發學生主動探尋的熱情,而最優秀的問題才能導向對知識的全局性理解,激發更深入地探究。其實這本書本身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全書都基於一個好的開放問題:什麼樣的知識是值得學習的?
看到這裡,我們已經可以很明顯地看到作者對待學習採用的是非常實用主義的態度。作者自己也毫不掩飾這一點。他會把「投資收益」、「機會成本」這樣的詞用在關於什麼是值得學習的決策裡。我在很大程度上認可這種實用主義的態度,就像我很認可杜威的這句話:
教育創新
「教育不是為了將來的生活在做準備,教育就是生活本身」。
我很認同作者提出的值得學習的知識的標準,而我同時也在想這樣的標準在實踐層面上可能會遇到的挑戰。比如說如何平衡學習者當下的需求和未來的需求?如何平衡學習者自己認為的需求和教育者認為他們有的需求?如何適應不同學習者的不同需求?而且,如果太過強調每項知識背後所能帶來的深刻洞見和倫理道德的提升,處處微言大義,很有可能導致知識的虛化,某項具體的知識變得無關緊要,只是傳遞某個深邃認知和道理的工具,有「半部論語治天下」之嫌。
而最現實的一個問題是:我們應該如何將現在的傳統教學內容和教學方法轉變為面向生活面向未來的教學呢?作者在後面幾章裡給出了自己的建議。
最低一個層次,教師可以在現有的教學內容裡嘗試按照上面的兩大標準設計教學方式,這是「點」。中間一個層次,作者樂觀地指出,在我們熟悉的每個學科中都包含著有「生活價值」的學習內容,所以教學內容和教學方式的轉化沒有想象的那麼難,我們可以在整個學科範圍內做調整,這是「線」。
更高一個層次,可以跨學科,進行主題單元式學習,這種方式其實也是面向生活面向未來的學習的天然要求,這是「面」。每一個層面的轉變,都會加大教師的工作量,因為值得學的知識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而且每一種知識都要按開放問題的方式來教學,都要實現全局性的理解,所費的時間也比原來的直接灌輸要多得多。作者的建議是「聰明的採樣」,就是不要求面面俱到,在關鍵領域選取關鍵的知識點就可以。作者的這些建議在我看來更像是一種鼓勵和倡議,實踐中將不可避免的遇到許多挑戰,比如如何培養老師學會新的教學方法?打破了原有的學科為本的知識結構,新的能力為本、應用為本的知識結構又是什麼樣的呢?
全書的最後,作者再次強調寫這本書不是為了提供具體答案,而是提供標準。在我看來,其實也是在對教育工作者而言 — — 包括教師、家長、教育政策的制定者,還有我們這些教育變革者、教育創業者、教育基金會等,提出更高的要求。我特別想對Aha加速營的小夥伴說一句的是,作者寫這本書默認的教學發生的機構是學校,而在現行教育體系內做出這樣大的變革是非常艱難而又漫長的。我們加速營里的夥伴,從事的是所謂「體制外」的教育,我們和許多做另類教育的人一樣,具有更多的靈活性,也更有可能去做更多大膽的嘗試,而這本書給了我們一個清晰的方向。
最後,我想說的是,這本書具備了我心目中一本好書的各種特質:有明確的問題意識、有獨特的見解、有有趣的案例、結構清晰、文字曉暢,能把人們隱約感覺卻難以表達的東西用簡潔的語言說清楚。這本書值得向每一個教育變革的實踐者推薦。

Aha社會創新學院
教育創新
Aha,創新催生公民 教育通向自由
我們的公號文章皆為原創,探討 「社會創新、教育創業、社會投資」等主題。我們希望透過這些文章,呈現Aha在這些領域內思想的深度、視野的廣度,和對行業發展的前瞻。希望讀者們可以從中獲得實踐上的啟發,並享受閱讀和分享時帶來的快樂。
微博:新浪@Aha社會創新學院
微信:AhaSchool
聯繫郵箱:[email protected]

#教育創新 
分類:學習

努力成為教育創新、多元文化教育、組織進化、集體智慧的研究暨實踐者。 http://fb.me/ToBeEDUcatalyst

評論
上一篇
  • 高教實驗,到底在實驗什麼?真的創新嗎?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