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1

分享

放鬆,就很美!

黃靖雅  總編雲書房  明就仁波切 措尼仁波切 微細身

這是措尼仁波切和明就仁波切,在喜馬拉雅山上努日的老家拍的全家福,可愛的措尼仁波切,經常這樣笑到翻過去。

〈總編雲書房〉系列之五
  

文:黃靖雅(眾生文化總編輯)

先說個《西遊記》的故事,看看您是裡面哪種人:
話說有一次孫悟空遇難,他的七十二變不敵紅孩兒三昧真火,就去向觀世音菩薩搬救兵,觀音菩薩答應借三江四海的水,幫他去滅三昧真火,就把手中淨瓶往海裡一扔,過了一會兒,淨瓶被一隻大海龜氣喘喘吁吁的馱了出來。觀音菩薩讓孫悟空把瓶子拿起來,小小一支淨瓶,齊天大聖竟然怎麼也拿不動。原來是觀音菩薩丟淨瓶下去時,已經借了三江四海的水在裡面了。
後來學者解讀都說:
觀音菩薩用兩根手指,就輕巧的把三江四海的水裝進淨瓶,是「舉重若輕」;
大海龜使盡全力,終於馱動那支淨瓶,是「舉重若重」;
孫悟空怎麼也舉不動,那就連「舉重若重」都算不上了。
觀世音、大海龜、孫悟空──您是哪一組?
我一直是「大海龜」那組,做什麼事都太用力,「舉重若重」。
  

▍教人放鬆,自己頭髮掉滿地?

是的,用力過猛,「舉重若重」。
眾生文化九月新書《先幸福,後開悟:措尼仁波切指引「微細身」實修法》,背後一樣有個「舉重若重」的過程,最後書是順利出版了,但中間就像大海龜馱小淨瓶一樣,步履蹣跚,累翻一掛人──包括我,初稿執筆者。
時空再往前推到幾個月前。那時從印度聖地祈願法會回台不久,正全心投入微細身的書稿整理工作,有一次到美容院洗頭,美髮師說:「小姐,妳是不是在做一件壓力很大的事啊?頭髮怎麼掉成這樣……」
我楞了一下,開玩笑說:「是啊,我正在寫一本書,教人放鬆!」
「教人放鬆,自己壓力這麼大啊?哈!」美髮師聽出那個反差,笑了出來。
這本教人放鬆的書,是「放鬆微細身」,但教的人可不是我。
我只是個承蒙作者措尼仁波切不嫌棄,委以「把多場教學紀錄整理成一本書」的重任(但我怎麼一直覺得,我好像是被仁波切中文官網「台灣芬陀利迦」的同學們A下去那個坑的呀?因為謝謝他們,是他們向仁波切推薦我擔任這工作的),所有的教言都是仁波切說的,我是個砌磚成牆、粉刷打磨的文字勞工,只是整理,可不是原創。
《先幸福,再開悟》的封面上就說:
「真正的原創,是佛陀本人,微細身是佛教法。」措尼仁波切說。
連措尼仁波切,這樣一位把微細身教法以現代人聽得懂的善巧方式說出,讓它發揚光大,堪稱是今日「微細身教學第一人」,都不敢以原創自居。仁波切提醒我們:佛陀在密續中多處提到微細身教法,這是佛陀的八萬四千法之一,一法治一病,微細身教法,治的正好是現代人特別嚴重的脈、氣、明點的毛病。
  • 在身心之間,有個「第三世界」,
  • 搞砸了是雷區,搞定了就是寶藏,
  • 它決定你幸不幸福,影響你開不開悟,
  • 它是「微細身」。
這樣「比身體微細一點,比心靈有形一點」的微細身,由脈、氣、明點組成,它的平衡健康,是菩薩道的基本盤,微細身健康了,擺平了躁動、受傷的自己,擁有愛人和利他的能力,這條道才60分起跳。
如果我們曾經發願生起菩提心,菩薩道是條必走的路,但上面也有各種坑,夠你跌得滿眼金星──其中自己挖的一大坑,就是微細身。
微細身有狀況,直接傷害菩薩慈悲利他的事業,不信?我們就來個微細身自我健檢:
──就「氣」來講:如果你三不五時氣就超速衝上頭,弄得脈很緊張,躁動緊繃,因此表情不耐煩、言語充滿攻擊性、偶爾還因焦慮而目露兇光,這樣要讓人如何放鬆親近?
──就「脈」來講:如果你動不動就因脈裡的印記被觸動而暴怒,過度反應成了日常,請問誰會對「脾氣大、容易失控」的菩薩生起信心?這樣要怎麼行持菩提心?如果你對自己的習氣不覺察也不調整,做不到「自覺」,怎麼可能「覺他」?
──就「明點」來講:一個明點僵滯不動的人,整個人槁木死灰,沒有生命的光采,如何讓人相信你充滿正能量,「發願做眾生的僕人」、對利他充滿熱情?一個不快樂的人,怎麼引導別人得到快樂?
  

▍編寫過程,其實是個療癒和祝福

話說回來,我在執筆整理初稿時,常和眾生文化同事開玩笑說:「我寫微細身,寫得微細身都快失衡了!」
因為寫不出來焦慮啊。一焦慮,老毛病就犯了,氣加速加速加速,就在脈裡亂衝,衝到頭頂,然後我就感受到措尼仁波切那傳神的形容:氣超速,就像同時「一腳踩油門,一腳踩煞車」,心裡聽到一種引擎空轉的聲音,輪胎因為高速原地打轉而冒出白煙……。
但寫完之後,心裡覺得這整件事是個加持,這個過程對我來說是個療癒,對我的微細身是很深的祝福。
因為要消化之後,再用文字表達出來,不能不求甚解糊過去,甚至要到字字計較的地步,因此對仁波切的微細身教法,有了前所未有的清晰和完整的理解。
比如說我的老毛病「氣亂衝」的問題,現在就很清楚,其實處理方法很簡單,就是:當下覺察,再把氣引導回它的家「丹田」,一再這麼做,養成習慣,可以改變急躁的習性。
還有,現在因為一再練習,而漸漸可以感受自己脈上的陳年舊傷、扭曲的習氣,那些一直沒好的印記、不健康的習氣,可以用微細身教法中的握手修持,和連結本質愛,讓它們鬆開來──那真是溫柔的解藥,而且很有效,歡迎大家試試!
  

▍還沒利益別人,先利益到自己

那我過程中焦慮什麼?
因為全書十幾萬字,我至少每個字整理了兩遍。為什麼兩遍?因為初稿出來後,編譯小組決定換版本,就是改用不同場的教學紀錄,所以全部重來一次。
書稿改了又改,改到連美編都要我另請高明,流程相關的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劫後餘生」,書終於送進廠去印刷時,我心裡嘆了一口氣:「其實,還沒利益別人之前,先利益了自己!」
說以上這句話的,除了我,還有仁波切官網「台灣芬陀利迦」的七人編譯小組。
我的一位編輯朋友看到《先幸福,再開悟》,說看得出我下筆的痕跡,害我有點不好意思,這表示露出馬腳了──因為我清楚,一如本文第一段的《西遊記》故事,我就是隻笨重的大海龜,老是「舉重若重」,太用力,做過頭。
他們多數都要工作,所以審校都是以線上方式約在晚上,討論到凌晨,第二天一早還要上班。所有的細節大家都據理力爭,也就是吵吵吵,吵不出結果還要請出仁波切釐清和確認,最後書再延兩個月才吵成定案,人仰馬翻的一群人,終於覺得這份法供養算是可以令自己安心。
  

▍我是笨重的大海龜,只會用蠻力馱淨瓶

比如去年(2019年),噶千仁波切交辦了一項工作,要我把《乘著道歌的翅膀:密勒日巴尊者道歌精選集》翻譯成中文(根本頌部分,是用慧炬出版社授權的張澄基教授譯版),感動我心至深的上師交辦,當然使命必達,但我的藏文是三腳貓貨色,所以賴著從不拒絕的耶喜老師幫忙一起翻譯,耶喜老師常常累到深夜在微信另一頭睡著。
最後書終於在噶千仁波切來台前付印。記得那天,我到化育辦公室吃午飯時,忽然很搞笑的發覺:我像一隻松鼠,只剩上下門牙可以咬了,左右兩排臼齒都因火氣大而酸軟無力,只好像松鼠那樣用門牙吃完一頓飯,提早體會80歲時吃飯可能的「口感」。
措尼仁波切常在課程中說:「放鬆,就很美!」對身體、心靈以及微細身而言,都是這樣。我嚮往並學習這樣的境界,但習性使然,我又再次用力過猛了,希望以這樣很認真但很笨拙的方式所作的法供養,有緣聞思修者都能受益。
願這本書中所呈現的措尼仁波切所教微細身教法,能像明就仁波切在序中所說,像一場「悲智雙運的及時雨」,滋潤到所有需要「放鬆微細身」的生命。
( 攝影:殷裕翔 )
#黃靖雅  #措尼仁波切  #微細身 
分類:心靈

是個學中文的人,小時候寫過詩,長大學過茶道,學佛,現在是眾生文化總編輯,以出版正法好書為榮,相信利益眾生是可能的。

評論
上一篇
  • 在喜馬拉雅山上,遇見措尼仁波切
  • 下一篇
  • 「會痛,但不苦!」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